当前位置 | 首页 >> 崇明:非遗"牡丹亭"期盼有传人

崇明:非遗"牡丹亭"期盼有传人

2016/12/13 10:22:08 来源:东方网 选稿:丁怡隽

  据崇明区消息:前段日子,崇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长三角地区江南丝竹行街表演,其中一支来自崇明本土的“牡丹亭”表演队,身着彩服,手持竹竿撑起亭样牌楼,后接长布篷,乐手在布篷下边走边演奏的场景,引得众多市民驻足观看。

  “牡丹亭”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江南丝竹中的一种独特演奏形式,目前只流传于崇明。不过,近几十年来,由于社会结构、生活习惯等的变化,曾经风靡一时的“牡丹亭”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现在,它的传人希望有人接力,把这一文化瑰宝传承下去。

  “牡丹亭”风靡一时

  日前,记者来到向化镇的“牡丹亭”非遗传承人黄企康的家中。在黄企康的指引下,记者走进了由他精心布置的长廊里,只见两侧墙上挂满了黄老伯演奏时留下的图片资料,以及他心爱的演奏乐器,笛子、二胡、琵琶、笙等……这些烙印在时光里的痕迹,很是吸人眼球。

  “牡丹亭”起源于清代道光年间,相传崇明新河镇民间艺人王东阳在南京游玩时,对秦淮灯船曲艺大感兴趣,回崇明后想仿制,但崇明河港窄狭弯曲,且河旁芦苇丛生,不宜行船演奏,因此就发明了边演奏边行走的“旱船乐”,并将这种音乐演奏形式称之为“牡丹亭”,寓意为“乐中魁首”。黄企康介绍,一支“牡丹亭”演奏人员为16人,由八粗(打击乐器)八细(丝竹乐器)组成,演奏时,前面有人支起牌楼,后接绢布做成布篷长廊,用竹杆分格由多人撑起,头尾各有一条彩色绳索由人牵引,让乐器的演奏者在布篷长廊下边演奏边缓缓行走。聊起“牡丹亭”,黄企康有说不完的话。以往在崇明乡间,“牡丹亭”行街演奏队伍是庙会、婚礼、做寿等喜庆场面的一个重要仪式。“有钱的崇明人家碰到喜庆日子,都会邀‘牡丹亭’来助兴,气派足,场面大,如同现在的花车巡游,好不热闹。十里八村的人都会涌到路边围观。”黄老伯回忆,那些年,自己带着“牡丹亭”队伍参演了几十多场活动。

  组建向化“牡丹亭”

  如今,耄耋之年的黄企康,尽管年事已高,行动不便,但一拿起自己心爱的乐器锣鼓,依旧兴趣盎然,他一边敲打乐器一边回忆过往。谈起与“牡丹亭”的缘分,黄企康说,对“牡丹亭”的喜爱受到了父亲的熏陶。小时候,父亲喜欢吹拉弹唱,常常弹奏“牡丹亭”中《苏扬桥》曲目,正是在那时,黄企康萌生了兴趣。可父亲不怎么愿意教他,黄企康更多时候,是靠自己摸索。当时,黄老伯常常到家前的小巷里听一帮民乐爱好者弹奏乐器,一边偷听,一边默默把乐器技艺精髓记在脑中。他还自学工尺谱、五线谱,把“牡丹亭”中《苏扬桥》曲目写入谱中,利用空余时间反复练习。好在他悟性高又学得快,很快就把“牡丹亭”中十多种乐器一一学成。上世纪60年代没有很多群众文娱活动,夏天乘凉,黄企康演奏的《苏扬桥》,曾吸引了无数人,不少学徒上门拜师求教。黄企康便耐心教学,之后成功组建了第一支向化镇“牡丹亭”队伍,参与过不少大型演出。

  1985年,为了传承“牡丹亭”,黄企康重新整理了《苏扬桥》曲谱,糅合苏州民间乐曲“苏合”和扬州民间乐曲“杨合”,加入崇明民间的锣鼓乐器,如今这一曲目已成为“牡丹亭”的经典曲目之一。2006年,“牡丹亭”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9年,黄企康入选为这一“非遗”项目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带领向化“牡丹亭”队伍参加了很多市级比赛,曾获得过2012年度上海市江南丝竹比赛优秀演出奖。如今,年事已高的黄企康将“牡丹亭”传承的接力棒交到了同为非遗传人的陶思聪手中。

  牡丹亭”传承挑战大

  随着社会结构、生活习惯等的变化,这种充满仪式感的行街演奏形式却有日渐式微之势。这让“牡丹亭”的传承人很是担忧。同时,“牡丹亭”还面临人员老化、后继乏人、缺少资金,没有固定的排练场所等困境。“团员们年纪一个个都大了,而且也很少有年轻人对这个文化艺术感兴趣,就算有,也很难耐住这份寂寞。”谈到如何传承这门技艺,黄企康和陶思聪有些凝重。“因为牡丹亭并不止是靠一个人,需要以16人乐队演出的形式进行,是一个集体传承和区域性传承项目,这使得‘牡丹亭’传承的挑战性更大、更艰巨。”

  去年夏天,两位传承人联合开办了“牡丹亭”培训班,吸纳了近30名民乐爱好者,“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牡丹亭’能够源远流长。”陶思聪说,我们这支队伍很想传承“牡丹亭”,更希望下一代有传人来接棒,让“牡丹亭”在崇明地区长久地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