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郑善和做客“中国上海” 与网友畅谈人民调解工作

郑善和做客“中国上海” 与网友畅谈人民调解工作

2016/11/18 15:20: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梦迪 选稿:胡靖宜

  人民调解制度是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在国际上享有“东方经验”、“东方一枝花”的美誉。11月16日,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郑善和做客“中国上海”门户网站在线访谈,就大家所关心的上海人民调解工作,以及上海人民调解工作的新发展和新特点,与网友们解答相关的问题。

  人民调解明确法律规定具备特定涵义

  郑善和表示,人民调解是我国的一项法律制度。人民调解在五个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即免费性,中立性,便民性,快捷性和联动性:《人民调解法》规定:“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不收取任何费用。”对双方当事人来说,极大减少了因诉讼带来的经济负担;人民调解属于独立运作的社会组织或群众性组织,在人员选聘、独立调解方面拥有自主决定权,与纠纷双方不存在任何隶属关系和利益纠葛,保障了人民调解的独立性、公正性和在化解纠纷中的中立地位;人民调解组织网络健全,遍布所有的居村委、到街道乡镇,区级层面也普遍设置了不同类型的人民调解组织,可调解的纠纷范围十分广泛,既包括常见的邻里、家庭纠纷,也包括各类新型的疑难、热点纠纷;人民调解在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前提下,可采取各种有利于纠纷解决的灵活方式进行,对场地、时间、人员、协议内容等没有严格限制,当事人可以自主选择人民调解员,无需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收集证据,部分简单纠纷可在1-2天内成功化解;调解启动后,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或改选其他途径解决纠纷,即可终止调解,终止调解也不会对双方的实体权利产生任何影响。

  上海人民调解工作规范公信力提升

  郑善和指出,近年来,上海人民调解工作发展迅速。人民调解的基础性作用逐渐凸显,人民调解解决的各类纠纷年均30万件以上;人民调解组织网络体系逐步完善。上海各区都建立了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普遍建立了驻法院“人民调解窗口”,以及房地物业、医患纠纷、交通事故争议、劳动争议、消费者权益保护、妇女权益保护等专业人民调解组织;人民调解工作更加规范,公信力明显提升。从纠纷的受理,到调查、调解、达成协议、协议履行都有一系列的制度予以规范,客观反映调解的痕迹,做到有案可查。同时,人民调解还培育了一支热心公益事业、擅长群众工作、深受群众信赖的人民调解员队伍,他们为社会的和谐、市民群众的安居乐业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和智慧。

  人民调解员队伍年轻化、专业化

  郑善和介绍,近年来,上海大力发展人民调解员队伍,人民调解员队伍不断壮大。全市共有人民调解员31850人,其中专职人民调解员9459人,基本形成了一支以专职人民调解员为基干,兼职人民调解员为辅,积极引入法律工作者、专家咨询等社会资源支撑的人民调解化解矛盾纠纷实战队伍。人民调解队伍的年龄结构偏大,人民调解员的平均年龄为47岁,但与几年前相比,呈现明显年轻化的趋势,80后的身影纷纷涌现。人民调解队伍的人员流动性偏高,随着保障水平和激励措施的不断提高,也呈现逐步稳定的趋势。此外,具备专业化背景和知识的人民调解员越来越多,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调解员超过90%。

  郑善和强调,目前上海正推动建立街道乡镇、居村社区工作者队伍。将居村委和街道乡镇层面的人民调解员纳入社区工作者范围。其中,每个居村委配备不少于1名社区工作者从事人民调解工作,每个街道乡镇分期招聘3-5名社区工作者从事人民调解工作,这将有力的推动本市专职人民调解员队伍的职业化建设。广大人民调解队伍积极参与各种矛盾纠纷化解,不计报酬,默默地奉献,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他们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身的价值、能力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人民调解组织频繁介入社会难点纠纷

  郑善和表示,人民调解主要解决常见的、发生在社区的标的较小、法律关系较简单的民间纠纷。人民调解组织全部建立在居村委,任务也完全是解决社区纠纷。伴随着当代利益格局的深刻变化,新型组织、新型社区、新的业态、新的群体不断出现,公民与法人、公共机构之间的矛盾纠纷不断攀升,矛盾纠纷的表现形式也更多呈现出行业性、专业性特点。

  《人民调解法》规定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可以参照“设立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为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工作的探索和推进预留了制度空间。近年来,上海积极推动人民调解介入社会热点难点纠纷的调处,行业性、专业性纠纷成为人民调解受理案件的主要增长点。各区涌现了很多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频繁地介入行业性专业性纠纷的调解,这是上海人民调解工作近年来的明显发展趋势。郑善和认为,随着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人民调解解决纠纷的类型会更多,范围更广,专业化行业化的程度也更高。

  人民调解的前景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郑善和表示看好人民调解的发展前景。各级政府愈发认识人民调解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中的独特作用。在当今各国,兴起了的ADR(AlternativeDisputeResolution非诉讼纠纷解决方式)运动,赋予了“将司法制度从无力负担、无法接近、背离现实与过度制度化的被动状态中拯救出来”的使命,为多元化解机制提供了借鉴。同时,人民调解具有中国特色的化解矛盾、消除纷争的非诉讼纠纷解决方式,既继承了中华民族“以和为贵”的文化传统,又与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相协调,符合多渠道解决矛盾纠纷的世界潮流,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当前,司法机关、行政机关特别是信访部门都面临着繁重的化解矛盾纠纷的任务,从另一角度来看,则说明人民调解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构建和谐家园、建设平安中国,人民调解大有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