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自掏腰包建抗战博物馆 这几个崇明人图什么

自掏腰包建抗战博物馆 这几个崇明人图什么

2017/3/13 10:35:47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丁沈凯 选稿:胡靖宜

  让更多人尤其是崇明年轻人了解崇明抗战历史,这是他们几个最大的愿望.

  

  “很欣慰,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渐渐成长一样。”日前,在崇明区竖新镇前竖公路上的一处待租厂房内,46岁的周雄凯一会儿把挂在墙上的史料照片扶扶正,一会儿拿起抹布一遍遍擦拭玻璃陈列台,精心照料着他的“孩子”——一个已经完成硬件装修、正在布展的崇明抗战博物馆,边干活边说。

  建一个抗战博物馆是周雄凯和另一个崇明人姚志修的夙愿,两人自去年冬天开始正式合作,“自掏腰包”建了这个民办博物馆,馆内陈列的主要是周雄凯十多年来收集的与崇明抗战有关的各类藏品,由姚志修出资修建。目前,两人已按相关规定将博物馆设立申请书、藏品证明文件、办馆资金证明文件等提交到了上海市文物局,如顺利,下个月就可免费对社会公众开放。“我们不能总活在过去,但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希望让更多人铭记那段历史,这就是我们要建一个抗战博物馆的初衷。”周雄凯说。

  两个崇明人的“抗战史”

  

  馆内一景。

  

  馆内展品。

  姚志修是崇明竖新镇跃进村人,长期在上海交大医学院从事生物材料、生物力学和外科植入器械的教学和研究。尽管在学术上颇有建树,但乡愁永远是姚志修心中最柔软的地方。1944年,在姚志修出生前3个月,其父姚春英在崇明抗日斗争中牺牲。2005年,姚志修退休后常回崇明姚家老宅看看,在父亲当年战斗过的土地上走走,凭吊日军大烧杀留下的断瓦残垣。

  令姚志修感到忧心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家乡的小辈们似乎已经不太了解70多年前那段历史。“崇明是上海抗战最激烈的地方之一,我觉得我们这代人有义务让后辈了解、记住历史。”从2009年开始,姚志修就试图建立一个崇明抗战博物馆,无奈受制于各种原因,长时间来一直未能如愿。

  无独有偶,另一个跃进村人周雄凯对崇明抗战史也十分关注,16年来一直潜心寻觅与崇明抗战有关的实物和资料。周雄凯的家距离竖河镇大烧杀遗址不到50米,他从小就听长辈们描述日军的暴行,对抗日题材的影视剧、文学作品格外关注。“1940年7月30日那天,原本繁华的街巷被日军烧成一片废墟,到处是机枪声和哭喊声,死难者大多是老弱妇孺,这就是竖河镇大烧杀的惨状。爷爷去世时,将几颗从当年的废墟上捡来的日军子弹壳交到了我手里,这让我一下子萌发了要收集更多崇明抗战实物的念头。”

  2000年以后,周雄凯通过走街串巷、与藏友交流等方式收集抗战题材的藏品,小到一张良民证,大到几十公斤重的炮弹,他都不放过。日军在侵华时期发行过100多期的《支那事变画报》,周雄凯觉得其中或许有关于崇明的内容,他就花高价将刊物一期期收集齐,然后一页页翻阅。“有一次,我终于从杂志上找到日军登陆崇明的照片,激动了好几天!”

  藏品越来越多,崇明抗战的历史在周雄凯眼前越来越清晰,办一个博物馆的愿望也愈发强烈。然而,从事电脑维修工作的周雄凯这几年在收藏上花了不少钱,无力再承担博物馆的建设费用。

  “每一分钱都花得值得”

  

  博物馆筹建者向记者展示展品。

  2015年,在崇明作家龚家政的牵线下,姚志修和周雄凯得以相识。他俩都感到十分意外,相见恨晚:两人不仅是同村老乡,更没想到两人的想法出奇一致,都想建一个崇明抗战博物馆。龚家政也是竖新镇人,热爱收集乡土历史掌故,曾撰写出版过不少描绘崇明历史和人物的作品,多年来一直在收集、研究侵崇日军的暴行记录和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的斗争事迹。三人一拍即合,“建抗战博物馆”的愿望终于在去年冬天开始付诸实践:姚志修出资,周雄凯提供主要展品,龚家政负责撰写展品文字说明。

  经过多次选址,三人最终决定将抗战博物馆设在前竖公路上一处待租厂房内,面积500平方米。由于姚志修年事已高,建馆的具体工作基本由周雄凯和龚家政两人负责。“建博物馆的念头由来已久了,以前去各地的博物馆参观,别人是去看展品,而我更关注展馆的结构和布局。”周雄凯告诉记者,他们建造的抗战博物馆根据崇明抗战的不同历史时期分为8个部分进行展示,首次布展就将有300多件实物和大量的珍贵历史资料和图片展出。此外,馆内还设有“罪行角”,展出侵华日军使用过的各种武器和生活用品;还有“蒙难墙”——由从竖河镇大烧杀遗址上收集来的一片片砖瓦砌成,供参观者凭吊。

  建造一个博物馆要花不少钱,这还不包括今后每年须缴纳的房租和其他费用。对此,姚志修却看得很淡:“我受党和国家培养多年,能为国家和社会做件有意义的事,每一分钱都花得值得。”倒是周雄凯有些“不淡定”了,他收藏了几千件藏品,但这些藏品是否有足够的史料价值,是否能够全面展现崇明抗战史,他心里也没有底。为此,他特意请了一些对地方史志有研究、熟谙崇明抗战史的专家到家中对藏品进行“把关”,为的是将最有价值、最适合展出的藏品布置在馆内。

  周雄凯告诉记者,有一次,他请来了崇明抗日游击队员、现年90多岁的施群。老人一到周雄凯家眼睛就放光,指着一辆自行车说:“没错,这就是我们当年缴获的日本自行车,应该还有一个配套的打气筒。”随后,老人又拿起桌上一本早已破烂不堪的书籍,声音激动得微微有些颤抖:“这本就是我们崇明新四军人人传阅的《西行漫记》啊!”“看着老人激动的神情,我十分欣慰,感到自己做的这些事都是有意义的。”周雄凯说。

  希望让更多年轻人铭记历史

  

  馆内展品。

  2015年,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崇明在竖河镇大烧杀遗址上新建了“遇难同胞纪念馆”,真实展现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在崇明犯下的罪行。姚志修说,他们建的民办博物馆与大烧杀纪念馆在内容上可以互补,能更加全面地展示崇明抗战的全貌。“眼下,我们希望在博物馆正式开馆以前,能有更多人能够提供有用的历史资料和实物,对博物馆提出意见和建议。我们三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希望能有更多人参与进来。”

  关注这个抗战博物馆的人不少。比如,有人建议,博物馆内可以设立体验区,让参观者摸一摸游击队使用过的枪。“有很多人都很关心那段历史,关心这个博物馆的建设,这让我十分感动。”周雄凯说。

  博物馆的展品文字说明部分都由龚家政策划和撰写,工作量虽大,但他分文未取。“姚老师和雄凯两个人花那么多钱在这件事上,和他们相比,我出的这点力算不了什么,能参与这件事,我感到十分荣幸!”

  周雄凯告诉记者,让更多人尤其是崇明年轻人了解崇明抗战历史,这是他们几个最大的愿望。“有时我和现在的高中生聊天,问他们是否了解日军侵略崇明的历史,很少有人能说出一些细节。通过建抗战博物馆,我希望这段70多年前的历史能被更多年轻人所熟知,以史为鉴,时刻警醒自己,珍惜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