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花菜袁隆平"扎根崇明数十年 只为研发新品种

"花菜袁隆平"扎根崇明数十年 只为研发新品种

2017/3/15 9:39:14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杜烨 茅冠隽 选稿:胡靖宜

  很多采购商为了能买到黄成超的种子,主动加价,黄成超却认真地摆摆手:“不是价格的问题,大家来买我的种子,是对我的信任,这是我最大的幸福,我得‘一碗水端平’啊!”

  

  “假设我现在手上有A、B、C、D、E、F这6种优质花菜父本,还另外有a、b、c、d、e、f、g这7种优质花菜母本,一共可以排出多少不同的杂交组合?怎么排列?每年春天,我都要解这道‘数学题’。”刚和记者寒暄了没几句,黄成超就把话题引向了他熟悉的花菜上。可不要小看这貌似简单的“排列组合题”,身为上海崇明花菜研发中心主任,黄成超每年春天的主要工作就是选种和排好杂交品种的搭配组合,以便找到最佳配对,培育出优质新品种花菜。

  今年57岁的黄成超,和花菜结缘已经28年了。崇明的花菜菜农们给黄成超起了个“花菜袁隆平”的雅号:他潜心研究花菜杂交制种技术,培育了5个“崇花”杂交花菜优质品种,扩大了崇明花菜的良种覆盖率。就在今年1月,暂定名为“瀛松90”的崇明本地松花菜(又称散花菜、有机花菜)品种历经8年终于研发成功,目前正在申报新品种认定,这种松花菜花球白、长势快,亩产可达2500公斤,比其他松花菜产量高出四分之一。“看到菜农种植花菜能有个好收成、卖个好价钱,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黄成超说。

  

  黄成超正在查看花菜长势。张峰摄

  17年试验终于研发出自主花菜杂交良种

  崇明被誉为“中国花菜之乡”,花菜常年种植面积近10万亩,每年有几十万吨优质花菜上市,满足北方及周边市场的需求。但长期以来,崇明菜农的花菜籽都得从外地购买,这些外地菜籽普遍存在水土不服、品质差的问题,崇明在花菜杂交制种方面的研究长期都是一片空白。

  1989年,为满足农户的需求,年轻的黄成超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萌发了研究花菜杂交育种的信念。“当时也没细想,总觉得只要坚持下功夫,一两年就可以成功了。”黄成超告诉记者。

  不过,他彻底想错了,杂交制种的难度远比他想象的要大。最大难题在于亲本提纯,即首先得找到适合在崇明种植的花菜——花球要紧,颜色要白,心叶要抱合,耐寒性要好,然后找到优质的花菜父本和母本进行杂交,杂交生出来的“孩子”还需要试种三年以检验品质是否能保持稳定。最后,经过多重考验的种子还得让10到20户人家试种,以检验花菜品种的稳定性、适应性、抗逆性和丰产性。

  即使一切顺利,这也是个需要耐着性子慢慢磨功夫的事。更何况,杂交制种的过程中常有意外情况出现:有些杂交组合,第一年培育出来的花菜不错,第二年依旧,到了第三年的节骨眼上却“变异”了,要么花球小、产量低,要么太过“娇嫩”,一有风吹雨打就枯死。“每年,我试种的花菜品种组合都有几十种,最多的一年足有上百种,光给试验品种编号都能把腰给累弯咯。”

  到1993年,黄成超的花菜杂交制种工作还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不停的失败让我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那年我不搞花菜了,有点‘怕’了,就转去研究茄果类蔬菜。”黄成超对记者坦言。不过,离开花菜地仅仅一年,他又回去了:“我想了又想,崇明的花菜种植面积太大了,老百姓太需要自主研发的花菜种子了,我不能半途而废!”

  这次回到花菜地里,黄成超做足了心理准备,他再也不像一开始那样急于求成,开始潜心搞研究。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上千次反复试验,黄成超终于完成了崇明花菜种源的收集与提纯复壮工作,较大幅度提高了崇明花菜常规品种的纯度,有效扩大了崇明花菜的良种覆盖率。更为重要的是,他先后选育出“崇花1号”、“崇花2号”、“崇花3号”三个杂交花菜新品种,并于2006年10月通过了上海市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的审定,填补了崇明无自主花菜杂交良种的空白。这一年,距离1989年已整整17年。

  “菜农信任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继选育出“崇花1号”、“崇花2号”、“崇花3号”三个杂交花菜新品种后,黄成超选育的“崇花4号”和“崇花5号”也在2010年通过了上海市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的审定,这让黄成超无比欣慰。他在花菜菜农间的名气也越来越响了,他研发出来的花菜种子,在崇明是响当当的“抢手货”。

  有一年,黄成超6月份刚收完菜籽,给不同的试验品种装袋、编号、晾晒后要收回仓库时,却发现少了几袋种子。正纳闷时,他在集市上发现有菜农手里拿着贴有研发中心标签的花菜种子。“这不是我今年刚收回来的试验种吗?哪来的?”菜农很不好意思:“我也是刚买的。”原来,有人偷偷从晾晒场顺手“牵”走了几包花菜种子,打着黄成超的旗号在集市叫卖,很抢手。研发中心的同事知道后,都打趣黄成超:“以后咱注册一个商标,就叫黄成超得了,大家就认你!”

  不仅崇明的农民认准了黄成超,岛外的菜农也都特别青睐他的花菜种子。2009年,湖北一家种子公司知道了黄成超的故事后,慕名前来购买花菜种子,但是当年只买了1包(每包10克,可种植约一亩地的花菜)。随后的几年,这家种子公司在黄成超这里购进的种子越来越多,从10克变成5斤,又从5斤变成10斤、20斤、30斤。公司的采购员说:“经过多年的种植,黄主任的花菜种子在我们那里已经有了名气,大家到种子公司买花菜种,都点名要“崇花”系列的。要不是黄主任限购,我们还要再多买点呢!”

  “限购”是黄成超为了照顾所有菜农才想出来的法子。去年,黄成超所在的崇明花菜研发中心生产了430多公斤的种子,数量比前些年都多,但还是供不应求。为了让所有采购方都能分得一杯羹,黄成超只能限购。很多采购商为了能买到黄成超的种子,主动加价,黄成超却认真地摆摆手:“不是价格的问题,大家来买我的种子,是对我的信任,这是我最大的幸福,我得‘一碗水端平’啊!”

  “希望能收个心态好、能吃苦的徒弟”

  这几年,黄成超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崇明牌”松花菜的研发。松花菜的花型特别大,俗称有机花菜,由于口感较松脆,很受上海市民的喜爱,很多饭店的推荐菜单里都有干锅松花菜。由于市场前景看好,松花菜的价格也比普通花菜要高。经过多年努力,暂定名为“瀛松90”的崇明产松花菜已于今年初研发成功,如一切顺利,很快就能推广种植。之所以叫“瀛松90”,是因为该品种的松花菜从移栽到采收大概需90天左右,长势好、长得快,有望给菜农带来较高收益。

  不过,黄成超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毕竟老了”。在菜地里干了近30年,高强度的杂交制种工作已经让他感到有些吃力了。由于常年在蔬菜大棚弯腰作业,黄成超患有严重的肩周炎,严重时都没法往左侧躺。“而且,有时试种的品种较多,我也可能会犯糊涂,万一搞错几个品种,几年的研发工作可能就要前功尽弃了。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收个徒弟,让研发中心的花菜种子一代代传下去。”

  不过,收徒弟并不容易。花菜种子从研发到最后成熟投产,少则六七年,多则十多年,很少有年轻人能耐住这份寂寞。而且,制种过程中常常要面对无数次的失败,很多年轻人会被这些挫折“吓跑”。“一定要心态好、能吃苦,这是我对徒弟的要求。在没找到徒弟前,我还会继续干下去,争取研发更多‘好吃高产’的新品种花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