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手绘文化地图留存城区历史 "记忆江宁"焐暖人心

手绘文化地图留存城区历史 "记忆江宁"焐暖人心

2017/6/29 9:39: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欢 选稿:乔欢

  东方网记者张欢6月29日报道:“我画的厂门是70年代的样子,家里的老照片几经搬家不慎遗失了,我就仔细回想当时在厂门口留影的情景,一点点复原出来。这个烟囱是一定要画进去的,只要看到这个烟囱,就能回想起很多厂里的往事。”

  家住静安区天河社区的黄剑华说起曾经工作过的国棉四厂,眼里充满感情。最近,丝毫没有美术基础的他,仅仅凭着记忆,把朝夕相处了15年的三层小砖楼和工厂大门定格在了一张四开纸上。他白描式的“处女作”被收录进了刚刚发布的“记忆江宁”文化地图,这本收录了30个江宁路街道“记忆地标”和20幅优秀作品的手绘地图,承载了上海的一方风土人情与历史文脉,是今年街道“七个一”的重点项目,也成为了建党96周年的献礼之作。

  建筑缺席 记忆犹存

  两个多月前,江宁路街道通过18个居民区,向所有工作、生活在江宁的成员征集值得记忆的标志性建筑和地标。一次小心翼翼的尝试,收到的反馈竟颇有“动静”,几乎每个居民区都贡献出三五个提名。经过筛选,最终圈定了30个不同年代、不同类别、具有不同代表性的新老建筑和地标。其中有小校经阁、龚式住宅、太平花园、康定花园等优秀历史保护建筑,有中共中央阅文处、聂耳故居等红色印记,有上海佛教居士林、西摩会堂等宗教场所,还有艺海剧院、徐园、时代中学等文教设施。除此以外,由于江宁也曾是民族工业企业的聚集区,著名的民族厂牌华义毛刷厂、国棉四厂等也位列其中。

图片说明:黄剑华画笔下的国棉四厂

  地图上,标注于苏州河畔的国棉四厂其实早已不觅踪影。上世纪末,工厂关闭,曾经的厂区如今“翻篇”成了居民住宅。年过七旬的黄剑华追忆,当年大学毕业分配时,厂址还是“淮安路640号”,如今,厂址不再,唯有两棵见证了工厂变迁的广玉兰因移栽费用昂贵而得以原地留存。于是,隐约开着白花儿的玉兰树,成了他手绘图中的另一处构思。

  与之类似的是,华义毛刷厂、上海玻璃瓶六厂、东麻里、徐园等也随时间迭代、城市更新而或拆或损,无法一睹真容,使得这项追寻历史的大型社区活动充满了“缺席之美”。不过,这些已经不存在的建筑和主体仍然被众人的记忆抬出,与现存的其他标志性建筑一起,被编进了社区地标目录。

  “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我们的社区里也有不少地方在动迁和施工,不经意间‘某某里’‘某某邨’‘某某坊’就一下子消失了,这就提醒我们,留住城市记忆迫在眉睫。”江宁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张军道出了此次活动的初衷。尽管有些建筑已经无从阅读,但它们的模样和故事,却通过人的记忆而得以留存和延续。

  集体回忆 重识社区

  上个月,活动再次升级,街道依托党建“微联盟”发出邀请函,广泛征集老地标的绘画作品。社区居民、辖区学校师生、社区单位职员纷纷响应,用不同的画风和形式表现他们曾经或正在居住、生活的老建筑、老街坊、老厂房。经过专家评审,从108幅投稿中选定58幅作品入围评选,并最终挑选出了20幅优秀作品,登载入“记忆江宁”文化地图。

图片说明:高诗根小幅油画作品《江宁徐园》

  20幅作品中,就有高诗根所画的《江宁徐园》。然而,如果没有这次活动,也许67岁的高诗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从小生活成长的地方还曾出现过一个漂亮的古典式花园——徐园。

  高诗根居住在三乐里社区,称得上是“老江宁”,但在看到社区地标的征集结果后,他发现自己竟从不知道这段历史,也不记得有过这个园林建筑,记忆中的盲点让他“一时懵了”。为此,他专门用微信向一位在附近居住了60多年的老友求助,仍然一无所获。直到后来,“看了书画社黄老师在网上查阅旧档案中的‘徐园’遗址,方才明知当地昔日确有‘徐园’园址。”静安地界的“徐园”旧址位于康定路昌化路,由昆曲家徐凌云仿其父亲于天潼路所建“徐园”旧园所造,是当时的雅集之地。只是不幸,花园于上世纪30年代被焚毁。

  在高老先生的印象里,江宁“陈旧的民房较多,路基上多石子,雨天路滑很不好走”,但一座消失了的美丽花园,勾起了他对城市历史的探寻,延伸了他的社区记忆,刷新了他对社区家园的认识。擅长微型油画的他依据当年的地形图和相关历史资料,构画出了一幅绿植环绕、亭水相依的“徐园”风貌,心下才感踏实。他情真意切地说:“与其说这是一幅油画,不如说是江宁地区一段历史的见证!”

  唤醒记忆 社区“升温”

  翻开这张“记忆江宁”的地图,有4条精挑细选的社区漫步路线:戈登路(江宁路)路线、环西摩路(陕西北路)路线、环叉袋角路线、环赫德路(常德路)路线。整个社区南部毗邻时尚繁华的城市商圈,东北部则直抵平静温柔的苏州河,散落其间的老地标静默无声,却让人心生向往。

  江宁路街道辖区曾是上海的公共租界区,有着丰富的历史建筑和文化资源,不过长期以来,社区的居住型特征明显,很多隐藏在“柴米油盐”里的历史痕迹不为人知或仅仅盛名在外。比如位于北京西路、陕西北路的观渡庐和太平花园,缘起清末民初的政坛人物伍廷芳家族,曾是上海庇护犹太人的“小诺亚方舟”。北京居委会主任洪良民告诉记者,他曾多次遇到来自国外的游客捧着小册子前来探访,并为他们指路,可是不少在此居住了五六十年的老居民却未必知晓。

  如今,3000份“江宁人”自己出品的文化地图已经印制完毕并免费向社区居民和单位发放,也许那些隐藏的历史会被更多的人留意和铭记。

图片说明:位于常德路的恒德里,聂耳故居被编入社区地标目录

  除了文化地图,“记忆江宁”还将陆续打出组合拳:8月,一部同主题的宣传片将以“文脉传承”“历史风云”“民族工业”“百姓日子”四条线索,将老街坊的18个记忆点贯穿起来,回望和重现社区里的故人旧事,唤起共同的社区记忆;9月面世的“记忆江宁”图画书将深度挖掘辖区内老建筑、老街坊、老物件背后的故事,通过照片、绘画和文字,展现江宁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底蕴;10月,一批“江宁记忆点”将正式挂牌,届时,人们徜徉于老城街巷时,举起手机轻点,就能更便捷直观地感受眼前生动鲜活的历史。

  记者了解到,对于老城区记忆的“唤醒”已经在江宁全面启动。近一年来,街道听取居民意愿,依托社区成员的集体智慧,把人文因子融入美丽家园建设,形成了独特的城区风貌。常德路的恒德里曾是聂耳在上海的短暂落脚地,如今,小区里布置了一面雕刻了聂耳像的音乐墙。花草掩映中,聂耳手执提琴,凝神演奏,悠扬的琴声仿佛可以飘入身后的寻常居所,温暖人心。

图片说明:“记忆江宁”文化地图一(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记忆江宁”文化地图二(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来源:江宁路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