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杨树浦路640号|杨浦滨江风景镌刻着"工人印记"

杨树浦路640号|杨浦滨江风景镌刻着"工人印记"

2017/7/3 13:21:14 来源:东方网 选稿:吴怡闻

  据杨浦区消息:杨树浦路640号,这个门牌号码,对上海船厂副总经济师葛珺来说,有着特别的含义。

  这里曾是上海船厂浦西厂区,几代造船工人在这里默默奉献,造就了上海造船业的辉煌;如今,船厂搬迁,这里成为杨浦滨江段正在建设的开放区域,昔日的巨型船坞或将成为展示舞台,当年的车间也将成为艺术空间。

  时间不停流逝,风景在这里不断改变。总会有一些印记镌刻在滨江之旁,就如同脚下那油漆斑驳的铁锈地面、身边爬满藤蔓的厂房、甚至行车的金属轨道、老式的登船梯、系缆桩……这些物件会时时刻刻提醒着未来的参观者,有那么一个厂和那么一批职工,应该被这座城市牢记和流传。——葛珺

  曾创下多个“中国第一”

  葛珺进厂的时候才17岁,是当时全厂年纪最小的工人。他的外公解放前就在船厂工作,是八级钳工,爸爸也是船厂工人,可谓是正宗的“船三代”。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厂里的小青年都称他为“葛老”———哪怕他同样是一个小青年。三代在船厂,葛珺小时候的记忆是船厂,青年的时候是船厂,如今老了,脑子里还是船厂。

  这里任何一处,葛珺都能讲出一段历史出来。“上世纪80年代之前,上海船厂就是行业内的修船全国第一。”葛珺告诉记者,对技术的追求贯穿上海船厂整个发展历史,技术革新和创新方面一直有独到的地方,“敢为天下先”,这是船厂的精神和秉性。

  葛珺曾整理过上海船厂的资料,发现很多个“第一”。比如国内第一艘800吨浮船坞、上海船厂制造的6ESD76/160低速柴油机,这是我国第一台随船出口的大功率低速柴油机,在国内引起轰动;1970年在3000吨船台上建造万吨远洋货船“风雷号”,结果“风雷号”在当年8月30日发生了一场火灾,在船体基本烧完的情况下,船厂职工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船修好并试航;1978年4月27日,上海船厂建造的国内第一艘出口万吨轮“绍兴”号下水;1984年6月,上海船厂建成的中国第一艘半潜式钻井平台“勘探三号”目前仍在使用。

  近年来,上海船厂还承接过“雪龙号”科考船的维修。“第二次来的时候是黑色的船体,修好了变成现在的橘红色。”葛珺对此记忆犹新。

  “当年,能进上海船厂工作,那说出去可是有面子的事情。”葛珺回忆道,这里一度承载着上海工业的辉煌,船坞上闪动的焊光、耳边响起的汽笛,都是几代造船工人工作的日常场景。

    搬走后就怕“拆完了”

  船厂生活的时刻表,至今镌刻在葛珺的脑海深处,哪怕走在空无一人的码头上,他依然能侃侃说出:早上七点一刻上班,从陆家嘴旁边的职工家属区骑自行车去浦东厂区,然后再搭乘厂区内部专用轮渡到浦西,中午十一点半休息、去食堂吃饭;下午十二点一刻上班,四点一刻下班回家……

  “我们厂里自己就有轮渡,侬听说过吗?”突然的反问中,显露出这个老工人的一种自豪。

  2005年时,这个有着一万多人的上海船厂全部拆迁,转至崇明岛发展。浦西分厂在经历一段由修船改为造船之后,也开始逐步转移,直到2014年左右也基本搬空。四溅的焊花不再出现,忙得不可开交的巨型塔吊也停下了“臂膀”,突然间,喧嚣就这样归于安静。

  这种安静,背后预示着一种改变。未来,这里会是杨浦滨江东段的起点,越来越多的人会来到这里,他们不再是建设者,而是参观者。

  在码头上,葛珺拿着一张船厂的照片细细端详,那是一张黑白照,时间久远显得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出当初船厂的模样。

  “这是我父亲在1961年拍的。”葛珺告诉记者。有意思的是,尽管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光胶卷照相机就有9台之多,葛珺却没有太多船厂内部的照片,“主要还是因为船厂有保密的需求。”

  当年的黑白与眼前的彩色,彼此映照而又并不相同,时空仿佛就在这一刻停留。葛珺说道,走的时候,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怕“拆完了”。

  “滨江未来建设成什么样?我们当时都不知道。”葛珺告诉记者,但包括很多职工在内,都以为会“大拆大建”,他们并不反对,只是觉得万一如此有些惋惜,“这里留下了太多的印记,都要是没了,可惜了。”

  如今看到保留很欣慰

  好在,让葛珺和诸多职工欣慰的是,滨江改造并没有完全抹去船厂的记忆,装焊平台将被改造成露天展场和慢行步道;老工业时代的轨道、登船梯、塔吊也会被保存下来。同时,新技术、新材料的使用会给场地注入新功能,形成新与旧的碰撞。

  “这是原先物资部的办公楼,那里是变电站、还有路边的行车轨道,这些都保留着。”葛珺随手指点。而在远方,还有两个大型船坞,一个长200米、宽36米、深8米,另一个则更为巨大。未来,这样的两个“坑”,将会成为滨江段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公共空间。踱步码头上,脚下那油漆斑驳的铁锈地面也是原来的模样,甚至连消防车的停靠提示也没变。“为了防范火灾,这里就是当年船厂的消防区域,一旁的动力箱、系缆桩也是旧的。”

  地上还有五块钢板显得特别醒目,分别镌刻着船厂前身祥生船厂、瑞镕船厂、招商局船厂、英联船厂和解放初上海船厂的历史。而这,是新制作的,只是通过做旧,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反而让人觉得有些理所当然。

  “有了这些,未来的参观者就会知道,这里曾是上海船厂的旧址,就会想起那些为造修船付出心血和青春的建设者们。”葛珺如此说道。

  杨浦滨江

  百年工业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