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这些与"海"相关的崇明趣事 你一定不知道

这些与"海"相关的崇明趣事 你一定不知道

2017/7/13 13:49:59 来源:东方网 选稿:吴怡闻

  据崇明区消息:崇明航海七宗“最”

  中国是航运大国、渔业大国、造船大国和海洋大国,拥有1.8万公里大陆海岸线和1.4万公里岛屿岸线。航运、港口、渔业、造船、海洋石油开发等产业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处在长江入海口、海岸线中点的崇明在航海上则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在迎来第十三个“中国航海日”之际,我们一块来谈下崇明航海的七宗“最”。

  1、最富航海精神的航海家

  中国是一个农耕文化占主导地位的国家,海洋文化和航海精神比较弱化,而崇明岛由于在水中生长,在水中壮大,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航海精神。

  现在就来看一下崇明航海名人堂的“航海三杰”及他们的入选理由吧。

  朱清(1236~1306)

  字澄叔

  崇明姚沙人

  入选理由:元代海运的创始人

  沈廷扬(1594—1647)

  字季明,号五梅

  崇明人

  入选理由:恢复漕粮海运,探索海运新路线

  陈干青(1891~1953)

  崇明港西镇团结村人

  入选理由:中国近代第一位远洋船长,填补中国船舶保险空白

  据统计,原崇明县出了314位有名有姓的海轮船长,为中国航运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具体可详见由吴长荣先生编写的《百年涛声—崇明籍航海精英传记》。

  2、最负盛名的古船

  沙船是中国最古老的船型。不同于西方船舶,中国船舶是由竹筏演变而来,而西方船舶的鼻祖是独木舟。所以中国最古老的船是平底、方头、方尾,而沙船就满足这些特点,沙船是中国古代四大名船(广船、福船、浙船、沙船)中最老的船型。

  沙船具有最广的活动地域。北洋航线基本被沙船垄断,南洋航线曾活跃着大量沙船。郑和率领大明王朝的庞大船队,在二十八年间七次下西洋,“涉沧溟十余万里,遍亚非三十余国”,这一伟大壮举中崇明岛是重要靠泊和补给基地,沙船则是郑和宝船船队中的主要船型。

  崇明是沙船的故乡,而上海以沙船兴港,所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厅里陈列的五桅沙船就是以崇明沙船作为模板的,上海也将沙船放到了市徽的中心位置上。

  3、最早由中国人管理的灯塔

  自从人类涉足航海以后,在沿海、江河湖泊中都可以寻找到灯塔的踪影。白天,水手们可以通过目视发现山上、岛上或者礁石上的灯塔;夜间,在漆黑无际的海上,灯塔闪烁不同光线引导夜航船绕过险滩,通过暗礁,平安驶向目的港。

  灯塔

  镇海塔:崇明金鳌山的镇海塔自建成伊始就承担起了航海标识的作用。

  佘山灯塔

  1871年英国人建立佘山灯塔是中国最早的现代灯塔之一,佘山岛灯塔可谓是“处境岑寂,与世隔绝,一灯孤悬,四周幽暗。”它是最早由中国人管理的灯塔,因扼守长江入海口的特殊地理位置被称为“上海第一哨”,是船舶出入长江口定位、转向的重要标志。

  4、最有趣的航海习俗

  岛民们在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中,出海捕鱼,海上航运等实践中为了适应和改变生产及生活条件,积累了大量的航海有关的民谣。

  “八滧朝东是十滧,出海只有命半条。”八滧与十滧是早时候崇明东部的二个港口,歇扎在那里的渔船特别多。那时科学不发达,渔民出海打鱼风险大,常遭狂风和巨浪的侵袭,一旦船只倾覆,就会有性命难保之虞。

  “蚌壳镇上碰哭精,一碰就要哭勿停。”蚌壳镇又名界牌镇,位于老滧河(也叫界牌港)边。我国著名的崇明籍航海家陈干青就是蚌壳镇人(港西镇因建在界牌河两侧而初名界牌镇,后为书写方便,以“排”代牌,俗称蚌壳镇)。据民间传说称,从前那里从事航海的人比较多,镇上的妇女常常搬了纺车在界牌港边纺纱,盼望出海的丈夫回家。一听到海上刮大风,会哭个不停,生怕男人出事。于是就有了这样的民谣。

  岛民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积累了不少海上自然规律的知识,流传着不少关于生产和看天气的谚语。如分析鱼情和资源状况的谚语:“二月清明鱼是草,三月清明鱼是宝”,“早上空打空,晚上驮不动”,“水臭无鱼”,“台风过,海蜇无”等。在看天气方面如:“起早有胭脂晚怕白”,意为早上太阳胭脂色,傍晚呈现白色,这是大风的预兆。预报雷暴、冰雹、龙卷风、台风的天气谚语,例:“日出血底通通红,当天必有雷轰”、“雷象推磨声,冰雹降得稳”、“乌黑云,云底平,龙卷临”、“天空现箭云,必有台风临”。

  5、最大的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基地

  古代沙船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崇明紧抓机遇,站在了现代船舶与海工装备制造业的巅峰。

  中船江南长兴造船基地占地面积约580万平方米,是国内规模最大、设施最先进、生产品种最为广泛的现代化造船基地。

  中海工业(上海长兴)有限公司拥有岸线长3500米,是长江主航道第一家修船企业,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浮船坞。

  上海振华重工(集团)长兴基地是世界上最大的重型装备制造厂,深水岸线5公里,承重码头3.7公里,可将大型产品跨海越洋运世界各地。

  6、最复杂的客运航线

  千百年来,滚滚长江东逝水在孕育和滋养崇明的同时,却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横亘于崇明三岛与上海市区之间,沟通两岸的唯有舟楫,即便在长江隧桥通车后,仍有大量岛民将乘船作为出行首选。

  目前三岛共有如下客轮航线:南门-宝杨航线(高速)、堡镇-宝杨航线(高速)、南门-石洞口航线(车客渡)、长横对江渡(车客渡)、吴淞-马家港-横沙(高速)、吴淞-新河(高速)、新河-石洞口(车客渡)以及跨省的临永汽渡。

  航行在烟波浩渺的长江口,有时看似宁静安详,却不知风云变幻莫测,暗藏危险。寒潮大风、台风、强对流天气、迷雾、潮水、泥沙等一系列因素将客轮航线变得复杂。

  7、最暖心的海事机构

  长兴岛海舸路517号的4层小楼是崇明海事局的中枢,设置在崇明三岛的四个办事处则更多地承担起现场监管功能。作为上海海上搜救中心目前唯一的分支机构,崇明海上搜救分中心办公室也设在崇明海事局。单是看接下来一些称号,就知道这个海事局不一般。

  可以说崇明三岛的几乎所有涉水事件都和崇明海事有关。崇明海事也将“让航行更安全,让海洋更清洁”作为永恒宗旨,始终践行“航行安全、水域清洁、服务交通、奉献社会”的海事核心价值观,先后推出“政务受理不离岛”、“船舶安全监督综合支持系统”等一系列便民新举措,涌现出“智勤岛航”、“老轨工作室”、“亮践青年执法艇”、“360水上突击队”等一系列为民服务好品牌,他们深入码头、船舶、企业、渔村宣传水上安全,他们及时有效救助人命,真正做到了奉献三岛,服务航运,刷出了深深的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