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奉贤老人拆除唯一住房 支持"生态村组"创建

奉贤老人拆除唯一住房 支持"生态村组"创建

2017/8/8 9:21:10 来源:东方网 选稿:丁怡隽

  

  最近,在奉城镇陆家桥村采访时,听到这样一桩事:一位78岁高龄的老党员朱龙文,将他和老伴张品莲的唯一住房主动拆除,用实际行动支持“生态村组·和美宅基”建设。

  当别人问他“为何不顶一顶,闹一闹”时,他说:“总想个人,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为了养老自建乡村农院

  这幢唯一住房,今年“14岁”,就建在朱龙文的自留地中,占地150平方,有两层半那么高。

  

  (拆除中)

  

  (拆除后)

  建造这栋房,有两个原因,一个,两个儿子成家要婚房,老两口把宅基证上相连的4栋房子平均分给了两个儿子。另一个,就是给自己一个老有所住、老有所养的地方。于是,建设之初,老两口整整花了5、6万元的建设费,“为了能安享晚年,贵就贵一点。”朱龙文说出当时的想法。

  如果不是村干部陈红走上门来,朱龙文从未曾想过,这栋房竟然被列在“拆违”行列。朱龙文说,消息虽来得突然,但他心里还是有心理准备的,“到处都在报道‘生态村组·和美宅基’建设的新闻,我这房没有证,即便是唯一住房,可拆也是情理当中。”

  当下,他就一诺千金,“拆,一定会拆。”

  为了拆房自解住房难题

  拆房,是大事,必须要统一每位家庭成员的思想;拆后,住哪儿,这个问题更需要群策群力、齐心解决。

  

  就在村里下了“拆违通知书”第三天,朱龙文将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一家10口人全喊到家里,开了一场家庭会议。朱龙文把问题一一放在台面上讲,希望大家一起想办法,但一个方向不变,“拆,一定要拆”。经过讨论,儿子们既支持朱龙文的决定,更愿意让老两口住到自己房子里来。为了体现公平,朱龙文从两个儿子那各取一间房,作为养老之地。老夫妻两又商量,掏出了2、3万元,用一个月时间将两间房改造成为客堂间、厨房间、卫生间和房间。

  “新窝”完成,朱龙文心里不再有任何忧虑,他主动跑到村委会“请”人来拆,在家里盼着他们来拆。不来,心里发急。

  为了家乡乐当“啄木鸟”

  

  朱龙文不像一般的农村党员,当别人说他傻,“唯一住房,又是老人房,你不拆,政府也那你没办法”时,他总是言辞犀利又立场坚定:“我不拆,难道你会拆吗?”“作为共产党员,就是要带头的呀!”几句话,说得别人哑口无言。

  朱龙文早年当过兵,退伍后又做过大队长、村书记,甚至参与过乡镇建设。在朱龙文心中,“家乡”在他的心里分量特别重。要想实现“蓝天碧水、鸟语花香、林茂草丰”的家乡梦,需要每个人共同维护、奉献和追求,“只要大家的思想统一、战线统一,没有什么事是我们干不成的、实现不了的。”朱龙文说。

  所以,朱龙文乐当“啄木鸟”,帮着村干部一起疏通思想、化解矛盾、理顺情绪。有些村民,遇到拆违就要“等一等”,被他“骂一骂”就清醒了;有些老党员,遇到要舍弃个人利益就要“赖一赖”,在他的带头下也看开了。

  如今,陆家桥村137名农村党员中,80%积极支持“生态村组·和美宅基”创建,在农村形成了一道独特的红色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