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黄浦九亩地 沧桑兴废谈

黄浦九亩地 沧桑兴废谈

2017/9/11 13:43:52 来源:东方网 选稿:张强

  据黄浦区消息:九亩地,对现在许多上海人而言是个很陌生的名称,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然而,这块土地蕴涵着深厚的历史内涵,也有过诸多人文景观,还曾经是上海人口最稠密的地区,1982年达每平方公里152457人。

  图片说明:九亩地区域示意图

  九亩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尚宝司丞顾名世在今露香园路、大境路一带建造私家花园。在挖掘池塘时发现一块石头,上有元代书法家赵孟頫所题“露香池”三字,便以此命名为“露香园”。园内水面达10余亩,还有碧漪堂、阜春山馆、秋翠岗、潮音阁、露香阁、独莞轩、青莲座、分鸥亭等景致。

  顾氏家眷缪氏、韩希孟、顾玉兰精于刺绣,在针法、掰丝、配色等方面均有革新,绣品名“顾绣”,闻名海内。园内水蜜桃,皮薄汁甘,人口即化;园中特产还有顾振海墨及酱菜。

  图片说明:顾绣

  至明朝末年,顾氏衰落,露香园“台榭渐倾,园林亦废”,青莲座改为青莲庵。清嘉庆年间,在青莲庵东南侧辟演武场,占地约9亩,称作“九亩地”。以后此间开设积谷仓、硝磺局、改过局及刑场等。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火药库失火爆炸,将园夷为平地。清末九亩地范围扩大为:东至青莲街、南逾万竹街、西达旧仓街、北临高墩街。据实地清丈,为65.98亩。

  图片说明:《图画日报》上的青莲庵

  九亩地在老城厢文化事业中有重要地位。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清代上海规模最大的戏园丹桂茶园迁至九亩地,演出京剧、昆曲、梆子戏。1913年十六铺新舞台迁至丹桂茶园原址,演出时装京剧等文明戏。京剧“冬皇”孟小冬幼年时曾在新舞台看戏,在九亩地附近空地练功。

  图片说明:新舞台演出《华伦夫人之职业》

  广东人冼炳成曾在露香园路开设雅园点心店。由于临近新舞台,休闲食品很畅销。他试制陈皮梅和果汁牛肉,在新舞台内托盘出售,大受欢迎。1915年,新舞台的演职员夏月珊、夏月润、薛瑶卿、薛寿龄、郑正秋等人与冼炳成共同出资3000元合伙开店,名“冠生园”。

  图片说明:九亩地新舞台

  新舞台对面,有一家“毕肖楼”照相馆,经营者和摄影师均为女子,是上海唯一的女子照相馆。露香园路南段有一所万竹学校,即今上海市实验小学。

  图片说明:毕肖楼女子照相馆店标

  图片说明:万竹小学

  九亩地一条南北向马路被命名为“露香园路”。1912年拆除城墙时,露香园路西侧近30余米城墙与大境阁下的城墙得以保留。20年代,开明公司在露香园旧址建石库门里弄“开明里”,此后九亩地一带建起大片里弄房屋。

  九亩地在近、现代曾发生不少有影响的事件,是上海沧桑兴衰的缩影。

  图片说明:1927年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组成人员合影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上海革命党人群起响应。11月1日上午,上海各商团2000余人在九亩地举行检阅典礼,推举李显谟为临时总司令。3日下午,各商团和敢死队数千人集聚九亩地。陈其美、李平书、沈缦云等登上新舞台演说,宣布上海独立,当场扯毁黄龙旗,改悬民军白旗,起义者均袖缀白布为标识。随后兵分两路,商团分段防守城厢,敢死队等进攻江南制造局。激战至次日,上海宣告光复。

  1927年3月21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获得胜利。22日上午,上海各界代表4000余人在新舞台召开第二次上海市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由19人组成的上海历史上第一个民选政府——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其中中共党员有罗亦农、汪寿华、李伯之、林钧、何洛等9人。

  九亩地处老城厢邻近法租界处,社会成员复杂,三教九流混迹其中,一直以烟赌业盛行而闻名。

  1925年,九亩地及小东门一带数十家土行(鸦片行)开业。1932年,法租界禁烟禁赌。而中国当局推行“寓禁于征”方针,趁机大敛横财,九亩地烟土市场更为兴隆。当时虽然规定只可开设售卖烟土的土行,禁止吸烟土的烟馆(“燕子窝”),但大量半公开的“灯吃店”采用马路拉客的方式营业,当局并未干涉。据统计,九亩地有土行80余家,其中晏海弄和刘坟弄一带即有50余家。大土行多集中于敦化里、开明里、义安里及旧仓街。当时上海市政府专设烟土公卖局,并在仁安里设特警队。

  图片说明:吸食鸦片者

  1937年上海沦陷,南市部分地区划作难民区。九亩地一带为第七、八分区,收容了一万余人,民房得以保存。1940年6月难民区取消,九亩地一带直接在日伪统治下,成为藏污纳垢之地,烟馆赌台林立,地痞流氓横行。

  此时烟馆已由专营烟土转向兼营海洛因、红珠子等毒品。仁安里、义安里、吉安里、信安里、智安里一带(后统称“总弄”)的烟馆挂起了“戒烟所”的招牌,里面却供人吸食毒品。

图片说明:1937年11月九亩地一带辟为难民区(照片上的庆丰酱号为于露香园路、大境路口)

  九亩地较出名的赌台有“绿宝”“永安”“同庆”等,大的赌台能容纳2000左右赌客。庄家惯于作千,巧设机关,赌客大多满袋进空袋出。这一带典当押店业也随之兴隆起来,先后冒出了40余家小押店,从露香园路4号至48号,几十步之遥就有14家。一些赌徒赢了钱便钻进烟馆过瘾,输了钱则剥下首饰、衣物典当了再赌。有的输得只剩下内衣裤,被称为“白斩鸡”。

  图片说明:挂着“戒烟”招牌的吸毒场所

  1943年底,伪市警察局迫于舆论下令关闭赌场,但暗中赌台多不胜数,令当局无从查缉。加之有官员操纵赌台,抽头盈利,丑闻迭出,最后不了了之。

  图片说明:旧上海赌窟一角

  1946年1月,上海市政府发布禁烟公告,要求烟民在当年6月以前戒绝。据当时报载,“禁得越凶,吸得越凶”,“烟贩均站于街头巷尾,双方不言语而袖手交易”,“偏僻隘道及里弄的烟窟供人吸食,铲除实无止境”。至解放前夕,九亩地一带烟赌祸害终未禁绝。

  图片说明:2000年的开明里(左)、开明里今貌(右)

  解放后,九亩地获得了新生。人民政府先后开展了镇反、禁毒、禁赌等群众运动,地痞恶霸被铲除,赌台烟馆不复存在。昔日乌烟瘴气的总弄连年被评为区文明里委。露香园路和大境路沿街成为远近闻名的农贸市场。但是这一带居民住房还很拥挤,生活设施也比较简陋。在旧城区改造中,九亩地大批居民动迁,这里将建成高尚住宅区。

  图片说明:人民路、露香园路口留存的一段城墙

  图片说明:九亩地动迁基地今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