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金山区"爱的港湾"服务团队:让生命带着尊严谢幕

金山区"爱的港湾"服务团队:让生命带着尊严谢幕

2017/9/14 10:04: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黄丽春、付婷 选稿:丁怡隽

  东方网记者黄丽春、通讯员付婷9月14日报道:2012年2月,上海一位市民通过网络向当时的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反映其患晚期癌症的父亲住院困难。此事迅即得到上海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和积极回应。此后,“临终关怀”分别于2012年、2014年两次被纳入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

  2014年10月,上海市金山区金山卫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立了“舒缓疗护”病区。两年多来,累计收录临终病人264名,其中有240名安然离世。由医护人员、社会人士、癌症康复者等共同组成的“爱的港湾”志愿服务团队,时刻谨记“让生命带着尊严谢幕”,他们用真心和真情换来了病人与家属“0投诉”“100%满意”,收到患者家属丧葬后送来锦旗25面,表扬信7封,口头感谢不计其数。通过两年多时间的努力,舒缓疗护病区获得全国临终关怀示范基地、全国(关爱生命、奉献爱心)先进集体、上海市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好人好事提名奖等一系列荣誉。

图片说明:“爱的港湾”先进事迹报告会现场

  昨天下午,金山区举行“爱的港湾”先进事迹报告会。金山卫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高浩美、舒缓疗护病区护士长王春梅、护士代娇、家属代表贺绿萍、志愿者代表鱼平和金山区新闻传媒中心记者付婷从不同的视角讲述了“爱的港湾”服务团队的先进事迹和崇高精神。感人肺腑的细节、默默无闻的坚守、生离死别的忧伤,无不引发与会人员强烈共鸣,一次次感动泪目,一次次掌声响起。

  生命最后一刻的“获得感”

  金山卫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舒缓疗护病区设立在中心四层。

  一走出电梯,迎面墙上“爱的港湾”几个字格外醒目。与普通病房相比,这里的住院环境处处透露着对人性的关怀和付出:居家式的病房布置陈设,让病人和家属感到温馨自在;单人式入住安排,给病人更多自由空间;为每位病人量身定制的周到服务,让临终患者感到“被尊重”“不孤单”。

  “我们就想把这里打造成居家式的、生命最后一站的栖息地。病房尽量安排单人一间居住也是这样考虑,因为病人和家属很多时候需要私人空间,单人居住更像在家里一样,会感到自在、安全。”

  据金山卫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士长杨慧峰介绍,为了提高临终病人住院的舒适度,减轻临终病人的痛苦,中医适宜技术的介入,起到了很好的诊疗效果。他们运用芳香疗法,制作香薰香囊,改善病人的睡眠,缓解病人不适。医护人员则经常学习心理学、中医药学等知识,为临终患者按摩、疏导等,减轻了病人的痛苦和焦虑。针对病人不同的病情和症状,病区还引入了音乐疗法,如针对心、肝、脾、肺、肾让患者对应欣赏《紫竹调》《胡笳十八拍》《十面埋伏》《阳春白雪》《梅花三弄》曲目,调节情绪、缓解压力。

  张老伯因为晚期直肠癌住到舒缓疗护病房,虽然只在病房住了短短41天就离世了,但张老伯和家属却感受到了舒缓疗护病区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亲人一般的关怀,其家属先后三次前来致谢:

  “对他们来说,可能这是工作;但对我们病人家属来说,他们就是生命的守护神,就像我们的家人一样,真的很感激!”张老伯的妻子贺阿姨说。

  这样细心体贴的服务环境,对患者家属来说负担并不高,纳入医保结算后平均每天的床位费自费部分只有几元钱,让群众得到了实惠。

  尽管如此,临终关怀这一事业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有些“陌生”,很多人认为进入临终关怀就是“放弃治疗”。通情达理如贺阿姨张老伯一家,最初面对死亡的时候也难免会恐惧和焦虑,也有来自亲属、朋友的不理解和压力。而金山卫镇舒缓疗护病区正是用了这近三年的时间,充分发挥了“爱的港湾”服务团队的作用,让生命带着尊严回归,让临终事业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认可。

  没有遗憾只有尊严

  “一次,我们为一名病人做志愿服务,因为病情严重,他已经几近全身瘫痪,也不能开口说话,只有一只手可以活动。临走的时候他紧紧抓住我们的手,跟我们握了好久。虽然他很虚弱,但可以感到他在尽力使出力量和你握手,真的很难忘,很感动。”

  志愿者杨哲辛,今年读大二。上高中的时候,他就和好朋友朱晟浩一起到“舒缓疗护”病区做志愿服务工作,他们也是“爱的港湾”服务团队最初6名成员中的一分子。对很多95后青年来说,做普通志愿者已经不容易了,而坚持做“临终关怀”服务的志愿者,更加有些“不可思议”:

  “没什么好害怕的,人早晚都有一死。而且这里的病人都很亲切和善,多接触下来后发现,其实也没有什么。”朱晟浩说。

  其实,对一个家庭来说,一名成员生病,往往带来的是整个家庭的压力和忧虑。伴随病人的,不仅是自己身体上病痛的折磨,更有因为与亲人、朋友间关系微妙变化,所带来的心理上的煎熬和打击,令自己好像变得“与众不同”起来。而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的付出,则成了中间必不可少的调和剂。

  “很多患者,虽然嘴上不说,但其实心里很在意的。比如生病晚期,病房里会有味道,亲戚朋友探望走动也变少了,会有孤独感,感到自己好像‘被嫌弃’‘被放弃’了等等。其实他们很需要亲人的关心和陪伴,哪怕就坐在床边不说话,只是静静地陪着他们坐一会,他们心里也很开心的。”金山卫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志愿者、药剂师周红说。

  周红也是“爱的港湾”第一批志愿者,她几乎每天都会到每个病房陪病人聊天,跟病人握手,帮病人按摩。曾经有一位姓马的病人,因为病痛折磨,不成样子,他自己内心感到自己是家人的负担,想用绝食来了结自己。周红知道了后,坚持每天中午去给他喂饭,并经常去关心陪护他,终于感动了他,让他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起来。

  “跟病人的肢体接触很重要,能够让病人感受到你对他的关心,感受到对他的尊重,让他感受到其实他和我们大家都一样,我们没有放弃他。”周红说。

  有的时候,病人家属可能因为工作忙碌,或者面对病痛本身的焦虑忧愁,情绪不自觉地低落,氛围也很紧张。但因为有了志愿者和医护人员的关心走动,往往跟病人和家属开开玩笑,聊聊天,就可以缓和这种氛围,也让他们忘记忧愁。

  如今,“爱的港湾”服务团队的志愿者们,已经达到了五十多人。他们还自发地由医疗、法律、心理、社工等人士组成了一支专业队伍,每月开展团队研讨会,分析讨论病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满足临终心愿,让病人最后阶段不留遗憾。

  2015年1月,有一位姓高的患者住进舒缓病区,来的时候孤身一人,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亲属陪护,刚开始对待医护人员的态度也十分冷淡。后来在医护人员和志愿者深入接触和感召下,高先生逐渐变得和善起来,也揭开了他心中的“迷”:原来他曾做过很多错事,导致了周围亲人的陆续离开。如今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也最渴望亲情的回归。

  浪子回头金不换。“爱的港湾”服务团队主动介入,多次联系高先生的父亲,不断在父子间牵线搭桥,最终了却了高先生的遗憾。高先生去世前,特地为父母定做了两件红色的羽绒服作礼物,成为双方最美好的回忆。

  还有一次,一位姓朱的老知识分子住进了病区。乐观的他对生死看得很开,对身后事也做了详细的安排。一次同老人聊天中,服务团队偶然得知老人的房产证还没有过户,而老人对这些也并不回避,主动提出需要帮助。于是在志愿者的协调下,老人和家人妥善地处理好身后事,最终安心地离开了人世。其家属也两度前来致谢。

  就在最近,八十多岁的杨老伯因为想念离婚后二十多年没见过面的养女,“爱的港湾”服务团队知道后,几经寻找,最终帮助老人联系上女儿,满足了老人最后的心愿。

  以爱的名义摆渡人生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在金山卫镇舒缓疗护病区,特鲁多医生这个著名的墓志铭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身、心、灵、社”,作为“舒缓疗护”服务的四个方面,心理关怀和灵性关怀十分重要,社会协助往往最不易被接受,也最容易被忽视,因为提到死亡,大部分人是回避或是不接受的。

  满足病人最后的心愿,减少病人的遗憾,让病人和家属正确看待生死,挑破横亘在生死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毕竟艰难,却又十分必要。

  “从2014年到目前,我们用了近三年的时间,完善了软硬件设施,提高了服务水准,也让不少人越来越接受生死这件事情。然而,毕竟死亡谁都没有经历过,患者和家属面对死亡的焦虑和不安是在所难免的,我们只有尽最大努力去缓解这份不安。”金山卫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副书记高浩美表示。

  其实,面对临终病人,“直面生死”这种观念的转变,不仅是对患者自己,对家属尤其重要。病区曾经有一位去世的马老伯,老伴因为伤病卧床,子女不同意老母亲再去看一眼马老伯的遗体。知道了这件事情后,病区医护人员和志愿者多方开解病人家属,最终说通了子女,将卧床的老婆婆推去关怀室见了离世老人的最后一面,“当老婆婆伸出手紧紧握着马老伯的手时,我们都泣不成声了……”周红说。

  然而,也有患者子女,由于家庭矛盾,老人直到离世也没能见到自己想念的某个亲戚一面,只能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今后三年,我们要着重从两个方面进行提升,一个是对医护人员的,另一个是对患者及患者家属的提升,从心理认知层面进行提升。”

  据高浩美介绍,未来一方面将加强对医护人员的专业性的、理性的培训;另一方面,尤其要解决患者和家属之间的问题,找到以患者为中心的,亲属、朋友、社会关系等多方面的“平衡”,发挥平台作用,搭建起服务和化解矛盾的桥梁。

  “比如我们会引入律师、法律援助等社会力量的参与,解决一些关于死亡可能引起的债务纠纷、遗产问题等,让患者真正有尊严地安然离世。”高浩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