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风起云涌沧桑巨变 马陆与嘉定建县八百年

风起云涌沧桑巨变 马陆与嘉定建县八百年

2017/11/14 9:14:14 来源:嘉定报 作者:赵春华 选稿:李乐琪

  八百年风起云涌,八百年沧桑巨变。

  嘉定建县八百年,全区上下都在开展各种纪念活动,数点人文历史的辉煌,述说发生在嘉定的重大事件,这无疑是一件传承历史,激励后人的大好事。

  人们羡慕南翔有江南名园古猗园、五代双塔、茶仙陆廷灿、嘉定四先生之一李流芳、闻名遐迩的小笼馒头、中国山水画家陆俨少等;也羡慕嘉定镇街道有秋霞圃、护国寺、明城墙、金沙塔、非遗道教音乐,更有清代秦大成、徐郙二状元等;就说西邻的安亭吧,也有建有三国时期的菩提寺,有明代大散文家归有光讲学的世美堂,有1200多年的上海树王古银杏,还是江南蓝印花布的发源地……

  马陆似乎少有名垂史册的人物、沉淀文化的古迹。

  其实不然。翻检史书,回溯岁月,八百年马陆,从其横空问世起始,就涂抹上了浓厚的文化色彩,闪耀着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

  地名马陆,一佐其证。

  南宋末年,元军大举南侵。左丞相陆秀夫在元军的追杀中宁死不屈,背负8岁幼帝赵昺投南海、赴国难。在陆秀夫精神的感召下,士兵纷纷投海,“尸浮海上者十余万人”。此事发生在公元1279年,毕沅的《续资治通鉴》卷184,记之凿凿。这是何等悲壮惨烈的情景!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罕见的。而陆秀夫之子陆南大为抗击元军,就在今棕坊、石冈一带训练骑兵,此乃马陆地名的由来。

  陆秀夫大义凛然的民族气节,马陆人一以贯之地得以传承。明末,居住在石冈的龚弘四世孙龚用圆、龚锡爵之孙龚孙玹参加抗清斗争,协助侯峒曾守卫东门,城陷,龚孙玹与清兵展开巷战而身中七刀,壮烈捐躯,其妻也投水自尽;龚用圆与其弟两相拥抱,也投河自杀,真的是一门忠烈,可歌可泣。数百年后,公元1984年,马陆好儿男在老山保卫战中英勇杀敌,以身殉国,岳明高、印淡华、严伟林、陈雪龙、张荣、魏永明六位热血青年这种血洒疆场的浩然正气无愧于马陆的先祖。

  再说一说,嘉定竹刻与马陆也颇有关系。

  嘉定竹刻,精妙绝伦,也是教化嘉定浓厚的一笔,于2006年被公布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由明代三朱(朱鹤、朱缨、朱雅征)创始的嘉定竹刻,至清康熙年间,臻于高峰。可鲜有人知,撑起这座高峰的擎天之柱,马陆不乏其人。当年,马陆的封家村,男女老少都会竹刻。村中见于史籍的竹刻高手就有十多位,而且还形成了以竹刻圆雕人物为主的艺术流派。其中以封锡爵、封锡禄、封锡璋兄弟三人的成就最高。康熙皇帝在苏州看到封氏兄弟的圆雕作品,爱不释手,便下诏封锡禄、封锡璋兄弟同时入宫,专为皇室制艺,由此可见封氏兄弟刻竹水平之高、之精。岁月流逝,封家村旧址不再,唯见厂房林立。但嘉定竹刻在马陆依然有根基在,并顽强地生长着。周铿坚持着嘉定竹刻一路,成绩斐然;蒋玉铭、苏玉蓉至今坚守着,更有马陆育才联合中学一直十分注重培养刻竹后人,还专门编制了《竹刻艺术基础》、《竹刻技法的学习与提高》等辅导教材。更为可喜的是上海唯一被评为工艺美术大师(竹刻)的张伟忠也已入驻嘉定新城(马陆镇)。

  或许你也知道:名震江南文坛的“嘉定四先生”之一娄坚是马陆人,他的文集《学古绪言》被收入《四库全书》,至今嘉定秋霞圃里留有他“涉趣桥”的遗墨,州桥金沙塔有他“法华塔”的题字。

  或许你也知道:嘉定历史上出过3个状元,其中就有马陆的王敬铭,而且是嘉定科举状元第一人;而其祖父王翃乃一代名医,疗民疾,救灾荒,惠及成千上万草民,编著有《万全备急方》、《握灵本草》、《伤寒汇编》、《杂症元机》等医书,有的被上海图书馆收藏。

  那个严衍,原籍马陆镇,专心古学,一生著作丰富,有《资治通鉴补》、《宋元道鉴补》、《休绠四书说》等传世。

  那个赵洪范,马陆戬浜人,为官有政绩,且擅诗文,爱蓄石,在巡按云南时,把一块清秀挺拔的巨石绕道越南,海运至嘉定,名为“翥云峰”,现立于汇龙潭公园。

  而现当代的马陆,人才一如星光灿烂。

  石冈有一代名医张山雷;戬浜的陈耕陶,是农业化学家;大裕村的昆虫学家陶家驹,其著作有《中国农业昆虫学》、《中国蚜虫志》等中英文本;祖籍石冈的陈冰夷,是《世界文学》主编,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所长。

  值得一提的是,经查考,马陆的赵姓人民系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之后。宋末元初,宋宗室赵默庵由平江至嘉定城南即马陆一带隐居,遂有马陆至今3500余人赵姓。赵默庵可能没有想到,他的后人赵小兰飘洋过海,居然当上了美国的两任部长!

  马陆从一出世就与马结下了不解之缘。马是马陆人的图腾,从二十一世纪曙光初现时,马陆就在世纪广场的罗马柱上雕塑了马的形象,由此可见一斑。马的精神,马的奋蹄不息,马的飞奔,这是马陆人的追求的写照。

  八百年历史,翻到今天这一页,马陆人一如既往,何曾停止过前进的脚步?而且,从新中国成立之后,马陆人踏着先人的足迹,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斗志,谱写了前无古人的崭新篇章,揭开了新的史诗!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农业合作社和人民公社时期,马陆的农业生产一直是上海郊县的排头兵。马陆,曾经是上海市郊第一个“千万富翁乡”、第一个“亿元乡”。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特别是近十多年来,马陆以壮士断腕的大无畏精神,转型发展,重新安排山河,忽地开通了一条地铁,忽地冒出了一座高楼,忽地变出了一座园林,把原本阡陌纵横的农田神奇地变成了高楼成群、绿树成荫、大道如网、花团锦簇的现代城市。

  马陆所有这一切,都是根植于马陆原本深厚的传统土壤之上,特别是优秀文化历史之上,是马陆优良传统的继承、发展、创新!

  人们愿意从陆家嘴看上海,从外滩看上海,其实,我们也可以从马陆看上海。马陆的这些历史性的巨变,正是嘉定的巨变、上海巨变的缩影。

  马陆之今日,应该是嘉定八百年来历史发展的必然,是马陆,也是嘉定八百年历史中最新最美最靓丽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