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崇明童年记忆|这样的春天 请给我来一打

崇明童年记忆|这样的春天 请给我来一打

2018/3/12 13:43:41 来源:崇明报 作者:张绥娟 选稿:丁怡隽

  春天,芦苇刚刚冒芽,从水面透出头,有点“才露尖尖角”的意境,这时最好玩的是看蝌蚪。一小群一小群,在芦苇边转悠,并不像在“找妈妈”。水没有一丝波动,蝌蚪那么小、那么轻盈乖巧。习惯“冬眠”的太奶奶经过一整个冬天的休整,起床后,到水桥上舀一“广勺”(舀水的大铜勺)水,舀出十几个蝌蚪,用清水养几天,服下。据说这是很好的保健药,太奶奶长寿的原因大概就是“冬眠”和吃蝌蚪。但是我不敢,也不忍心吃蝌蚪。

  芦苇长高,第一茬苇叶是最好的粽叶,柔韧,称手。包粽子是略有技术含量的活,祖母很有耐心,用生苇叶和泥土作道具教我练习。等基本会了,再实战,虽然样子不好,但是没有“爆腰”的。关门粽、长脚粽、斧头粽;赤豆粽、花生红枣粽;面粉粽……带到学校作午餐,满教室的粽子香。

  小时候我很爱去姑妈家。姑妈家的老宅,不知道为什么是半个的,东边的半面没有,向南的房子也没有。只有向东的一排房屋,是我姑父兄弟两家的住所。房子的后面是宅沟,再后面是别人家的宅子和宅沟,中间还有一条民沟。姑妈家的宅沟很清,可能是被一片蓊郁的竹林和树林遮盖的缘故吧。每一个宅子都种树,宅后都是竹林。

  我喜欢看她家的老式座钟,老式家具,还有灶口的风箱。更喜欢表哥给我的“菩提珠”,表姐带我找蚕豆耳朵、拔茅针。喜欢姑妈做的各种手工(折纸小狗、芦稷做的灯笼、芦稷皮编的蟾蜍)。爱吃姑父和表哥从宅沟里捉的鱼和水桥脚上摘下来的“田螺”。

  家乡人说:“春里的螺,胜似鹅。”说它肥美、养人。春光明媚,油菜花开,蚕豆花开。荠菜、阿苦菜、猫耳朵草、花被单草都开花的时候,蜜蜂嗡嗡叫,白蝴蝶飞舞,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香气,我跟着姑父和表哥,到水桥上,弯下腰,怯生生地伸手摘下那紧紧吸在桥桩上的田螺,体验收获的喜悦。然后,在餐桌边跟着表姐学啜田螺肉,品尝鲜美和幸福。

  这是最美的春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