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崇明人一天的"吃货"生活 既涨知识又解馋

崇明人一天的"吃货"生活 既涨知识又解馋

2018/4/16 13:36:47 来源:上海崇明 作者:柴焘熊 选稿:丁怡隽

  “吃得精光,直到西方”“吃吃讲讲丈人家”“有吃勿吃猪头三”“吃饱喝足,万事下落”

  崇明把煮饭称之为“烧饭”,把烧菜称之为“烧小菜”。

  崇明人过去虽然比较贫困,但是也强调一日三餐,在日常生活中就有所谓“一日三餐勿断档,状元不做也无妨”的民谚,意为人生在世能保证一天有三顿东西吃,即使不当状元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崇明人的一日三餐和别处一样,或两干一稀,或两稀一干。两干一稀是早饭为稀饭,中饭、晚饭为干饭;两稀一干是早饭、晚饭为稀饭,中饭为干饭。所用粮食则以玉米(读作“杜米”、元麦为主,辅之以山芋、高粱、小米等杂粮。民谣有“玉米粞饭茄脚柄,越吃越得劲”、“咸瓜老麦粥,吃来淅沥复”(淅沥复:喝粥的声音)“十斤山芋九斤屁,还有一斤全是皮”(指山芋吃了不耐饥),“高粱圆子黑幽幽,一冷呒吃头”(一冷,指冷了以后)之说。

  吃早饭

  崇明人把吃早饭(无论喝稀吃干)一概称之为吃饭。在崇明地区流传的“未曾吃饭总算早,未讨老婆总算小”这一民谚中,“未曾吃饭”指的就是“未曾吃早饭”。说是吃饭,实为喝粥。粥也有多种之分。以大米煮成的谓米粥,以玉米粞(这里应读作为杜米粞)或麦粞调入滚水煮成的粥为玉米粞粥或麦粥,在乡间更有把第一天晚上所剩的饭菜一古脑儿倒在一起加水煮的,叫作咸酸饭窜粥。对于喝粥,民间亦有“吃粥不富,养爷不穷”的说法,意即粥喝的再多也富裕不起来,赡养老人不会穷到哪里去。

  吃中饭

  崇明人把吃中饭称之为吃点心。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称法?笔者以为究其原由,与崇明刚成陆时地广人稀有关。农民为了到远处去种生田(指新涨出来未经垦殖过的土地),常常日出离家,日落而归(这种种田方式崇明人称之为种走脚田)。中午时分,农民则以带至田头或岸边的烧饼、面笃(一种以面粉煎摊而成的食物)等点心充饥果腹,权当中饭。久而久之,称吃中饭为吃点心的说法便延续了下来,因此也就有了“日头正中心,单望(只盼之意)吃点心”的民谣。旧时,粮户人家(指有钱人家)点心吃的是米饭,因此有“米饭肉汁淘,三碗还嫌少”的民谣。而一般人家吃的大都是玉米粞饭和麦饭。偶有亲戚来访或逢年过节,才吃一点和米玉米粞饭或和米麦饭。一般客人或小孩吃锅底部分米多一点的饭,主人吃锅面上的杂粮居多的那部分饭,因此民间也有“穷人屋里备点心,玉(杜)米粞饭茄脚柄”之说。

  吃晚饭

  崇明人把吃晚饭称之为吃夜饭。此种称法缘起与崇明人把傍晚称作为“夜快”有关。夜快的时候,所吃的饭当然顺理成章地被称之为“吃夜饭”。“日落西山夜下来,两碗麦粥抬出来,孔克(放久了产生出来的异味)咸瓜搛一块,配粥福六福六(喝粥声)吃起来”便是旧时崇明人吃夜饭的真实写照。

  除了一日三餐外,崇明人的日常饮食,还有小点心和夜点心两种。

  小点心

  崇明人称小点心为“肴馔”,是指旧时夏秋日长时分,于下午三点多钟吃的东西。现在,崇明农村中有泥水木匠来建造房屋时,仍有吃肴馔的习俗。民谣称:“营生勒拉手里,肴馔勒拉架(橱柜)里”,“主家肴馔勿推板,师傅做来着地蹒(爬之意)。”“烧饼圆子着地滚,吃了营生不会停”。肴馔一般以烧饼、圆子(汤团)为主。让笔者感到惊奇的是,“肴馔”这两个一般只见于古汉语中的词,不知何故竟还在崇明人的日常生活中使用,实在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夜点心

  夜点心是指半夜时分吃的餐饮,崇明人称之为“小夜饭”。“半夜三更吃了小夜饭,哪怕天亮勿闭眼”、“熬夜熬到三更天,吃了小夜饭才好眠”的民谣说明了小夜饭对于夜生活人的重要。

  如今的三餐

  随着时代的变迁,崇明人的一日三餐较之往昔已有了很大的不同。在吃讲营养,穿讲漂亮,休闲讲白相的今天,吃早饭既有食大饼油条者,又有吃面包喝牛奶者。再如吃中饭,早已不是“三天不吃盐齑(一种咸菜)豆瓣汤,两只脚踝郎里酥汪汪”“杜米粞饭茄脚柄,越吃越得劲”了,也不是“小麦黄、大麦黄,蛸蜞蟛蜞撑壳黄,筷头伸得快么尝一尝,筷头伸得慢么汁水呒得尝”了,相反,吃腻了大鱼大肉的人们常常为该吃什么而烦恼。而晚饭,人们更是把其当作一日三餐的重头戏,入夜时分烧几个好菜,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谈。“老酒扳扳,闲话谈谈,报纸翻翻”,是人们忙碌一天之后放松放松的最好愉悦。

  在物质生活极为丰富的今天,崇明日常饮食习俗中的民谚民谣既为我们提供了当年沙洲民风民俗的见证,又为我们传承了语言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下它,能让我们重温一下父辈那个年代的生活。或许,它并不遥远,它还能给我们一点启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