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首家"无人书店"落户杨浦:一扇门打开两个世界

首家"无人书店"落户杨浦:一扇门打开两个世界

2018/4/26 9:40:27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尖尖 选稿:丁怡隽

  日前,复旦大学旁边的志达书店经过调整后又重新开业了。读者们惊奇地发现,这家陪伴了他们14年的老书店如今彻底变了样——

  94平方米空间里扩展出两个功能和调性完全不同的书店,一边通识,一边文史哲。刷脸进店,自主购书,无人收银,这是国内首家智慧型“无人书店”。而在这家无人书店诞生的背后,是一个实体书店14年的风雨飘摇和改革变迁。

  “刷脸”买书,无感支付

  通过支付宝扫一扫功能进入书店,并通过“刷脸”绑定支付宝账号,开通免密支付。随意拿起任何一本书,经过“结算门”时稍作停留,就可以自动“刷脸”完成支付。首家无人书店赢得了周边复旦大学、复旦附中师生的惊叹,这符合书店创始人邹斌和罗红夫妇的预期,“就是要让读者‘哇哇’地叫出声来”。

  亚马逊比较早提出“无人超市”的概念,但最先将其变为现实的却是中国公司。2017年冬天,邹斌看到天猫“无人超市”亮相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新闻,马上意识到,可以将其沿用到自己的书店。

  “无人书店”创造了比“无人超市”更智能的应用场景。在店里,每本书后面都贴着RFID签,这是一本书唯一的ID,当顾客走到结算区时,不论将书拿在手里,还是放在包里,扫描设备都可以捕捉这个二维码,自动识别商品数量、价格以及对应的优惠信息,在顾客关联淘宝或支付宝账号、开启免密支付功能的前提下,即可实现无感支付。

  为了方便大众消费者,志达书店还保留了二维码支付和传统的收银通道。“消费者如果不肯接受免密支付或刷脸支付,可以使用二维码支付,小朋友和老年人也可以通过收银员买书。”

  国权路上老书屋

  志达书店位于杨浦的国权路上,树荫浓密的国权路往北是复旦大学的邯郸路校区,周边有复旦大学的体育馆、出版社、经管学院和生活区,还有复旦附属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高文化水平和年轻的读者一直是上海志达书店稳定的客群。

  在附近生活过的复旦师生们兴许还记得,老志达书店其实是复旦科技楼底商加层后留下的一个不足100平方米的沿街店面房,于2004年开业,近年来主要经营教辅资料。门面左边是可颂坊、全家超市,右边是上岛咖啡的入口。“志达图书”几个字,就淹没在沿街小商贩的大字体店招里,书香味混杂着路边摊的飘香,成为每天上下课路上再熟悉不过的画面。

  改造前原志达书店立面。

  “过去,国权路聚集了众多文史类实体书店,那些外观普通、内部狭小甚至杂乱的书店里,不仅有着优质的书品,也常常能遇见附近大学的各类学者。”罗红告诉记者,然而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网上书店的兴起,跟其他实体书店一样,国权路上的书店也大多凋零。“在开业十余年里,志达书店经历了传统书店的没落和电商图书的崛起,面对当年曾经遍布复旦周围的实体书店已所剩无几的局面,志达寻求新的发展方向已成必然。”

  改造前原志达书店室内。

  为了适应市场,邹斌和罗红夫妇开出了一家网上书店名叫“悦悦图书”,经营颇为成功,而线下这家门店虽然得以保留,但面积和书品却不断被压缩,慢慢从经营文史类图书转向了教辅书,更糟糕的是,室内空间有限,楼上餐厅还不断漏水。夫妇俩一致决定要对这家门店进行改造,但对于书店的定位却持不同的意见。

  “我先生放不下人文情结,也考虑到周边高校读者的需求,希望做一个文史哲书店。而我则倾向于做一个通识书店,不仅市场面宽,也可以举办线下的阅读和文化交流、亲子活动。”两种意见相持不下,于是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何不做成两个书店?

  一扇门,两个书店

  如今的国权路上,志达书店的蓝色玻璃书屋沿街开放,层层绿树在书店门上投下斑驳的身影,“志达书店”的发光小字店招显得清新别致。推开一扇像蝴蝶翅膀一样张开的连体门,进门后中间有一个倒三角形的橙色收银台,收银台戏剧性地把书店入口左右分开——往左走或往右走,将进入两个不同的世界。

  选择左边的一条窄巷,初进入时开口比较小,通道一侧是延伸到内部的白色书墙,另一侧是镜面,通过反射来延展空间感。走过窄巷便豁然开朗,通道尽头是一个方正的空间,书架紧贴四周墙体而设,形成一个被书墙包围的活动场所,中间随意放置了一些彩色懒人沙发供读者阅读休憩。“这是通识书店,主要针对较年轻的读者和家庭消费者,书的类型尽量多元,书架展示面大、内部空间开阔,可以容纳人数较多的交流活动。”罗红介绍,目前复旦周边现有的书店以学术书店为主,在这里开设精品通识书店可以填补市场空白。

  橙色的收银台左边,通向通识书店。

  通识书店方正的活动大厅,内置休闲懒人椅。

  若选择右边一条曲径,情况则截然不同。文史哲书店的入口便是一个带落地玻璃窗的小小书房,机械风的吊灯下放着一组中式古典老实木桌椅,背后是陈列精品书籍的实木书架。书房后是一个狭窄的书巷,定制的黑色金属书架顶天立地,内嵌的方形木制书格内,一套套学术书陈列得密密麻麻,顾客主要采用站立阅读和选择的姿态。“文史哲书店主要针对有经验的深度阅读者,可以通过了解书脊上的作者和书名遴选图书,因此采用了像图书馆书库一样的窄长空间和密集的陈列方式。”

   文史哲书店入口小书房。

  文史哲书店内部曲折深邃。

  在杨浦区这样一个一流高校聚集的区域,同一屋檐下并置的通识书店和学术书店,罗红说,这是对不同深度的阅读者的同样尊重,并为彼此交流架设了桥梁。

  实体书店的新机遇

  “无人书店”的一扇门,打开的也是线上和线下两种图书经营的世界。志达书店的线上母店是“悦悦图书”,目前日均访问量已过百万。“此次将实体书店改造成无人书店,实际上也是将线下门店与线上电商的服务形成闭环,满足消费者全渠道购物的需求,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战略布局。”

  罗红介绍,当顾客在无人书店购买图书时,书店的信息系统将获取的销售数据汇集到线上线下统一的“大脑”进行分析,完善客户管理系统,以便后续为消费者推送个性化的书品。而当消费者离开店后,也可以继续在书店的天猫平台进行购物和消费,获得一致的体验。“虽然线上门店的运营效率远高于实体店,但实体店的优势在于贴近消费者,通过在书店体验的愉悦感来吸引消费者,增加图书品牌与消费者之间的黏性。”

  融合在日常街区里的温暖书店。

  近年来,实体书店的整体衰微在中国许多大城市普遍存在。虽然从出版总量来看,大部分图书依然采用传统的纸质媒介,但是在新型的图书产业链中,上游的作者和出版社与下游的读者更趋向于互相靠近,最容易被省略的环节就是处在中间环节的实体书店。

  于是,“书店+”或“+书店”形式的新型实体书店逐渐兴起,如最美书店钟书阁、文艺范的方所书店、上海的半层书店、大隐书局等,还有一些临时阅读空间,如思南公馆的快闪式概念书店、Kindle阅读器和《生活》月刊创意阅读空间展等。这些时尚的实体空间往往位于较高档的消费区,空间精美,设计独特,选择的图书能满足美学化生活方式的需求,定期组织新书发布、演讲、展览、观影等文化交流活动,同时附设咖啡、茶、轻餐等休憩服务。这些新型复合的文化体验空间无疑引起了广泛关注,但在“拼颜值争网红”的热闹背后,让人疑虑的是,图书和阅读还是这些实体书店的核心吗?

  “在电子媒介和网络经济蓬勃发展的现状下,纸质图书和实体书店无法仅仅靠理想情怀支撑,但也不应止步于空间美学和时尚消费。”罗红认为,在城市消费空间,尤其是像书店这样的文化消费空间中,规模效益和品味特色是较难兼顾的,线上线下互动的经济模式或许为实体书店提供了新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