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佘山脚下 回乡年轻人用理想"点亮"自家老宅

佘山脚下 回乡年轻人用理想"点亮"自家老宅

2018/5/16 9:17:25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梅 黄勇娣 选稿:吴怡闻

  “40岁,谈理想会不会有点晚了?”

  “一点都不晚嘛!”言谈间,杨潘红恬淡中充满自信。

  2016年,40岁,在外企工作了18年的杨潘红辞职回到松江老家。如今,在佘山脚下,平凡而静谧的九曲村里,一个爬满蔷薇花的小院外时常停满了车,里面三五成群都是慕名而来的城里人。

  这个院落,就是杨潘红家的乡村老宅,如今还成了小有名气的“九曲创意工坊”。如果不提前预约,市民一时还很难有机会进这个院子体验一番。回到乡村、成功转型的杨潘红说:“生活需要色彩,理想是最亮的那一抹!”

  简单的小理想,“华丽丽”的慢生活

  “喝茶、聊天、养花、读书、写诗、画画、晒太阳、数星星……”回忆起最初的小理想,杨潘红满脸写着幸福。

  如今,昔日的小理想,已经变成了“华丽丽的现实”。在她亲手打造的九曲创意工坊,手工、咖啡、艺术、阅读等都市人向往的慢生活,都找到了各自的“安身之所”。

  “曲径可通幽”。从沈砖公路、新宅路路口进入佘山镇新镇村,碎石铺地、绿草绕脚,一个小小的农家门头上爬满了蔷薇花,这就是杨潘红家,也就是九曲创意工坊了。门头虽小,但里面藏着的“人气”让人吃惊,院中树下、桌边,一个个房间里,或站或坐的,三三两两,全是人,他们互不相干,但自得其乐。

  “这几年,为了这简单的小理想,我们没少折腾。”杨潘红介绍,工坊是家里的祖屋,当初从爷爷手里接过来时仅170平方米,算上院子及周边空地约300平方米,如今加上租借邻近的房屋,打通扩建后约有800平方米。

  幽静处,别有洞天。在这里,拉坯、手工捏制、釉下彩绘,捏制永生软陶多肉,人们可以亲身体验陶艺乐趣。在这里,下乡来的孩子们可以亲见植物的内在色彩,品味草木原色的生命质感,天然草木染原香沁人,让人心中充满了欣喜。此外,布艺刺绣,一针一线,陶冶性情;现磨咖啡、手工烧制的咖啡杯,让味蕾、视觉同时满足;而公益微展,直抵画者的内心与属于他们的理想空间……“万物皆可成艺术”,在为来客打造诗意之所的路上,杨潘红也充分感受到了自身价值。

  打开九曲创意工坊微信公众号,“慢生活”、“生活馆”、“最新活动”一目了然,“杂货铺”、“手作记”、“田园记”、“旅行记”、“交流篇”齐聚乡村里的美丽院落。据了解,这个公号目前由专门的团队打理,每一篇推文都是作者用心用情而为。“爱生活、有小理想的朋友,可以通过我们的小平台一起静享慢时光。”杨潘红说。

  搬砖头的女汉子,要留住乡村的美好和记忆

  “从一开始的简单喜欢,到如今的小有规模、颇具人气,我们也一步步收获欣喜。”杨潘红回忆说,早在2013年,她的丈夫冬野因为喜欢倒腾陶艺,买了拉坯机和窑回家,于是便有了“九曲烧”的陶瓷。为了让喜欢陶艺的朋友都可以参与,2014年10月,九曲创意工坊诞生并对外开放。

  2016年2月,40岁的杨潘红经过一番心理斗争,从一家外企辞职了。“那时我在已在外企干企划工作干了18年,当时的收入并不低。”杨潘红坦言,创业之路充满未知,当时并非毫无疑虑,“但是,我无法抗拒理想对我的吸引力”。

  回乡后,她和丈夫冬野一起翻修了老房子。“工坊的角角落落,凝聚了我们的许多心血,不少地方经过多次设计、修改。”杨潘红说,为了让工坊变得更美,她曾和丈夫一起搬过砖头、拎过沙灰桶,“那时,我就是个女汉子”。

  为什么要回到九曲村?杨潘红说:“情怀使然,家乡是根。”

  但同时,她也明白:“只有情怀是不够的。”推广、营销,样样都离不开资金。体验项目偏小众,如何让更多的人喜欢?面对种种难题,她说:折腾折腾,才能变得更好。”尽管工坊运作需要资金,理想需要现实支撑,但赚钱并不是工坊存在的最大意义。

  举办“村民开放日”等公益活动,让生在乡村、长在乡村的人发现乡村的美,并且愿意为守护乡村记忆献计出力——这是她的心愿。

  如何让乡村老物件活起来?杨潘红看准了文化这张牌。

  在一个房间里,从农家收集来的一卷卷土布,堆得高高的。“这些土布是乡村记忆的一部分,很多都是上辈人当初的嫁妆,旧时光在它们身上沉淀,但想要重焕光彩,还需要融入其他元素。”杨潘红说,工坊的抱枕和茶席,多用这部分从农家收集的土布做成,有的还加入了顾绣的元素,印上了松江府的历史地图。打上时间和文化烙印的物品,让乡村记忆得以延续。

  提及工坊今后的发展,杨潘红的眼界让人佩服:“接下来,我们准备搞一个民俗展示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为守护乡村记忆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

  美好中总还有遗憾。“如果没有路旁的暖心指示牌,很难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个工坊。”“门面也太破了点吧……”对于来客们的点点滴滴抱怨,杨潘红也感到十分难为情:“我们的乡村,还是有许多不美好的地方。比如,路窄且不平,雨天泥泞、晴天灰,路旁不乏荒草……”

  “可喜的是,建设美丽乡村已被政府提上了议程,提升农村风貌品质,保护村庄历史文化,维护乡村风貌正得到重视。”对于未来,杨潘红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