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从开心农场发展看崇明乡村潜力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从开心农场发展看崇明乡村潜力

2018/6/21 14:05:13 来源:东方网 选稿:马克文

  据崇明区消息:崇明背靠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中的乡村。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过程中,如何对接市场,同时又使更多农民得实惠,是个值得思考和探索的问题。看够了名山大川,玩遍了大小城市,都市人选择来到崇明,与自然亲密接触,享受好生态给身心带来的愉悦。瞄准这些需求,近几年,崇明开心农场等新业态兴起,给乡村带来了活力,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乡村发展的潜力。

  好风景成为好产品

  崇明生态好、风景好,这是共识。勇当上海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主战场,“换道前行”的崇明如何将每条河流、每片树林、每块农田、每项赛事都打造成“无烟工厂”,让好风景也成为好产品、产生高附加值?

  “坐在马桶上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躺在浴缸里能仰望星空。”这是东禾九谷开心农场的一大特色,也是一大卖点——全透明的大落地窗让整个房间显得特别通透,无需开灯,自然光就足以让整个房间显得格外亮堂。这样的设计,屋内的人甚至会产生一种空间错觉,觉得自己仿佛置身田野。你若躺在浴缸里,则可以将幕墙调节至全透明,抬头看星星。与自然风景融为一体,这是东禾九谷的设计理念,而这一理念,完全要建立在有好风景的前提下,这就是当初东禾九谷选择在崇明落户的理由。

  东禾九谷打造了由16间客房组成的日系风格民宿,每间都以不同谷物作为装饰,有稻谷、麦穗、红米、黑米等,象征着不同的含义。室内的摆设,大到沙发桌椅,小到茶壶盆栽,都在简约里透露着一份精致。

  “对于入住东禾九谷的市民游客,我们想提供的是兼具农家生活乐趣和城市酒店品质的服务。我们希望游客到了这里,都市人感觉过上了乡村般的田园生活,生活在乡村的人能享受到城市的生活品质。”东禾九谷开心农场创始人杜军旗说,好风景能提升游玩和住宿的体验,而旅游业的本质,是要让人“留下来”,因此住宿品质非常重要。“崇明的旅游,一定是度假休闲放松型的,是慢节奏、慢生活的,可以看月亮,数星星,闻花香,赏美景。”杜军旗说。

  好风景不仅能用来欣赏,市民游客还能与它进行亲密接触,从而产生高附加值。东禾九谷充分挖掘利用崇明乡村的自然、农业和人文等资源,拓展农业产业链,探索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在政府大力支持下,已推出精品民宿、休闲度假、农场生活体验等服务项目。依托农场现有的千亩水稻田作为农业观光载体,杜军旗正在将东禾九谷打造成一个田园社交平台。目前在推进的,是“农业+运动+X”的运营模式,发展以运动为主题的乡村旅游,推出路跑、骑行等项目。

  徜徉在绿树繁花中,流连在田野村舍间,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锻炼身体,这样的旅游产品,在大都市里是买不到的,这就是好生态、好风景产生的价值,也是崇明应该更多挖掘潜力的地方。

  在东禾九谷,不止有好风景,也有实实在在的好产品。“我们运用现代化的田间管理和机械生产方式生产稻米,并保持它的原味。”杜军旗说,他运用“互联网+”思维对大米进行了线上、线下整合销售理念,只需要一个电话,新鲜优质的大米就能送到家。

  “吃一口正宗的土灶饭,饮一杯地道的麦茶,选择在周末来到东禾九谷,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寻一处安心静养的落脚点。”在杜军旗看来,东禾九谷不仅仅是一个开心农场,也是一个归宿。

  农场与农民的双赢

  开心农场的运营相当于一个中小型公司,而除了主要经营者外,维持其正常运行的,恰恰是附近的农民。这些曾经的“剩余劳动力”,在开心农场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并在这过程中,通过多种渠道增加收入。

  位于庙镇合中村的香朵开心农场开业已有一年。农场主人赖岳军说,香朵运营一年的收入,超过了他以前工作5年的收入。月牙湾、枫叶岛、银杏桥、百花苑、稻田香,风景美如秘密花园;儿童游乐场、山坡牧羊、篝火晚会、主题饮食、乡村音乐节、民宿休憩,娱乐项目丰富诱人。每到周末和节假日,香朵都人气爆棚,平时,也有游客慕名而来。这样的开心农场,几乎能满足都市人对乡村休闲生活的所有需求,给寂寥的乡村带来了生机,同时,也成为农民的优质合作伙伴。“我们都赶上了好时候,正共同见证和参与崇明的乡村振兴。”赖岳军说。

  乡村的振兴,要以人为本。香朵深谙此理。“我们的开心农场也有民宿,是租用农民的房子改造而来。”赖岳军说,房子改造之后,110户村民每年能有50多万元的房屋出租费、土地流转费的收入。香朵从解决农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使他们在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过程中有更多获得感。

  60岁的陈家芝是合中村村民,烧得一手好菜。香朵开业后,她成了开心农场里除主厨之外最重要的厨师。她做的厚皮蛋饺、炒瓜肉、咸瓜白扁豆等崇明本地土菜,让人吃了赞不绝口。“为当地农户提供就业机会、带领农户致富增收,既是政府对开心农场经营者的要求,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赖岳军说,在香朵,像陈家芝这样的人还有不少,农场筹备期间就雇了上百名村民拔草、铺路、铺设草坪,开张后从本地村民中招了些有特长的人,当厨师、白山羊饲养员、餐厅服务员、稻田管理员、林木管理员等,目前为村民提供了60多个就业岗位。“这些村民虽然都有一技之长,但以前没从事过服务业,因此我们请了专业人士培训他们,传授基本的从业规范,这样才能为市民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

  不仅有房租、流转费等收入,还能打工挣钱,如今,村民更是能分享到开心农场发展的“溢出效应”。不少人已与农场签订“定向供应”单,在为客人提供生态、绿色食品的同时,促进了崇明糕、黄金瓜、西红花、翠冠梨、时令蔬菜等农产品的销售,带动村民增收致富。

  其实,香朵开心农场的初心,也是来自“如何在打造农旅项目的同时,实现农民增收致富”这一想法。赖岳军是台湾人,在上海市区有自己的结婚用品公司,还有餐饮企业。8年前他刚到崇明发展事业时,香朵的这片地还仅仅是一片果园,边上零星散布着数家农户。“当时政府就已经发现,用传统方式搞果园,农户赚不到什么钱,年景不好还要亏本,打造开心农场,就是想让农业换种经营方式,实现农场和农民的双赢,让乡村更有活力。”

  记者手记:从这两年开心农场的发展来看,崇明乡村振兴有着巨大潜力。开心农场是乡村的一部分,也是生态发展的一部分。崇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让产业转化为老百姓的收入、市民的享受、群众的获得感。开心农场这一新兴业态,整合了乡村的多种资源,实行统一组织、一体化发展、专业化管理、规模化经营,让这些资源真正变成一种价值。这种价值所体现的,不仅是开心农场的盈利、农民的增收,更重要的是,它推动了乡村一二三产的融合发展,同时也吸引了更多人的回归——回归农业,回归乡村,回归初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