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百姓的历史百姓修 静安发布全国首部社区微志

百姓的历史百姓修 静安发布全国首部社区微志

2018/6/26 14:34:0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欢 选稿:马克文

  东方网记者张欢6月26日报道:时光倒数20年,你还记得当时一根棒冰的价格吗?再倒数20年,你又是否记得与当时的左邻右舍有过什么样的人情往来?类似这样的社区生活细微片段,正在被逐步发掘。

  今天,全国首部社区(居住区)微志《时光里的家园——上海市静安区社区微志选辑》举行了首发式,该书首创微志框架目录,突破志书语言,征集“百姓”作者,选取了静安区14个街镇21个不同类型的居住区域为入志对象,捡拾老街坊的尘封记忆,展现了近百年来不为人熟知的局地变迁史。

  

  图片说明:《时光里的家园——上海市静安区社区微志选辑》今天首发

  一百年前的咖啡多少钱?

  当前,地方志的编修,法定义务止于区县,为什么还要编一本深入到家长里短的社区微志?在首发仪式上,该书执行副主编竺慧君介绍了微志编纂的“初心”。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竺慧君与小伙伴们时不时为灵感所困,每当才思枯竭时,总喜欢流连在咖啡馆里,久而久之便对上海大大小小、风格不同的咖啡馆有了特别的迷恋,于是想要探究一下上海咖啡馆业的发端和发展,“大家觉得作为历史的记录者、文化的挖掘者,挖一挖上海的咖啡馆业发展史也是义不容辞的。”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与民生密切相关的小课题写起来却并不容易。因为大家翻遍资料,却几乎找不到民国咖啡物价指数的记录。“看似如此稀松平常的数据竟然那么难找?是当年没有人记录下来么?那么,今天的咖啡价格,到一百年后还会有人查得到么?”这让竺慧君和同伴们陷入了反思,“现代生活中那么普通的东西在几十年后就有可能佚失,我们便下定决心,干。”

  对于为什么要编这样一本书,静安区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叶供发补充道:“我们希望做一本不一样感觉的书,希望有市民气息、烟火味浓一些,希望是原汁原味的书。”他对这本书的定位是“地方志部门追求可读性的一本书。”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地方志的书讲究客观、全面、真实、简洁。然而,全面就会失去深度,客观就会去掉很多修饰词,显得干巴巴。叶供发表示,在编完区志后,一直觉得社会生活这一篇写得不够好,静安区向来是五方杂处,华洋融合的地方,社会生活复杂而多彩,“这个地方有什么风俗、餐饮?很难在志书当中用比较平衡的篇幅表述清楚。”因此,这本社区微志也是弥补修志时留下的遗憾。

  百姓的历史百姓修

  翻开志书的目录可以看到,全书一共收录了赵家桥、愚谷邨、中行别业、大同里、蕃瓜弄、唐家沙、星城花苑等21个“社区”。编纂方表示,这部社区微志《时光里的家园》所探讨的写作对象并非广义上的社区生活共同体,而是指狭义的社区,即“一个居住的地方”纯粹小区。

  为全面客观呈现区境内民风民俗,编者选取了21个住宅小区作为社区微志的写作标的,分布涵盖区境内全部街镇,有的是当前存在的小区,也有正在拆除或已经拆除又在原址兴建新建筑构筑物的区域,并根据各街镇历史沿革实际情况有所侧重。选择准入标准则是:反映该区域内普通民众日常生活特点的小区;反映该区域自上海开埠以来城市发展轨迹的小区;具有该区域阶段性发展鲜明特色的小区;其它具有存史价值的小区。此外,所有志书篇目采取n+x模式,除常规必写元素外,根据小区各自特点增加特色内容。

  

  图片说明:80年代曹家渡街景

  

  图片说明:星城花苑一隅,背后是社区的综合为老服务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本书编写的作者都是通过“静安方志”微信公众号招募而来的,每一个篇目的作者都是真正的“百姓”作者。他们中有建筑设计师、医生、律师、作家、文史工作者、报刊主编、记者、电视台台长以及其他热心人士,大都与撰写小区有渊源,不少作者就是撰写小区的原住民,抑或在附近生活、工作多年。借由这些普通作者的关注点和社会纽带,这本志书引入大量目标小区原住民的采访、口述等内容,将“正史”和“野史”杂糅在一起,摒弃“一言堂”官方书写历史的传统,倾听、记录了来自民间的声音。

  成长和工作在静安,已经年过六旬的李晋海是《赵家桥》的作者。说起如今在地图上已无处觅踪影的赵家桥(胶州路以东、常德路以西、北京西路以南、愚园路以北),他仍然十分激动。根据1962年就近入学的规定,他与一路之隔的一群赵家桥孩子成了同班同学。李晋海说,当时班级是54名同学,52名来自赵家桥街坊。1969年大家进入中学后又延续了“同窗”情谊。初中毕业后,他被分配至贵州工作,直至1988年重新调回上海。“2009年,为建造静安寺交通枢纽站,昔日的赵家桥随着最后一大片石库门里弄和老住宅的拆除消失了,但在我儿时发小、同班同学、老邻居的记忆里却逐步‘显现’,并成为每次聚会中最多的话题。”

  为了给赵家桥“立志”,李晋海查阅了大量资料,探访了不少熟人和陌生人,也十分注重考证。在寻找史料时涉及到人物的,他都要去比对一下当时工部局的户籍档案查验真伪,“确实有这样的人,我才采用的。”竺慧君说,和李晋海一样,《星城花苑》的作者李明娜、《中行别业》的作者朱惜珍等也都是静安人,“都是写自己的故事,特别有感情,愿意花时间,哪怕是一个很小的线索都会去追。”

  留住记忆、发现历史

  在如今的静安寺地区,摩天大楼和石库门里弄是建筑风格的代名词。但几张老照片则显示,赵家桥25弄20号住宅是一座脱胎于江南四合院的民居,也就是俗称的绞圈房。原来,静安寺附近不仅只有石库门,还有非常典型的江南民居,而拍摄这些照片的,正是李晋海的老邻居。“当年正值动迁,这位已经过世的老邻居非常怀念老房子,所以总是在自己的阳台上试着拍照片。每天拍、每天拍,之后就会写着什么相机镜头拍摄的。”

  此外,还有一张珍贵的全景照片,“本来是拍不到的。”李晋海说,那栋房子原是上海滩杜月笙手下“四大金刚”之一叶焯山的房子,正门一般是拍不到的。当时,由于江南民居拆掉了,空出了一大片,才有机会把房子整个拍出来。而这张照片的拍摄经历也十分有趣,拍摄者曾是“摄影发烧友”,早年,如果要买镜头,可以从商店把镜头领回,试拍后如果觉得满意,才最终“下单”。“这张照片就是他为了试镜头拍的,我看到后如获至宝。”

  

  图片说明:赵家桥25弄20号住宅(绞圈房)

  

  图片说明:拆除前的赵家桥25弄12号

  在“淘”老照片的过程中,有不少细节让李晋海十分感动。有一次,他去一位老邻居的家里,他父亲曾经十分喜欢摄影,但已经过世了,老照片就用塑料袋保存着。当他表示需要这些照片做文章的配图时,他瘫痪在床的老母亲眼泪流了下来,“老头子很喜欢拍照片,但是没有人知道它们的价值,就一直存在那里。”

  正因为社区微志的编纂,让这几张“拍者无意”的配图受到了关注,让社区记忆进一步丰满了起来。而除了珍贵的老照片,这本志书还提供了更多新颖、有趣的阅读素材。在不少篇目末尾,都印有一个二维码,打开手机扫一扫,就可以看到与社区环境以及市民生活相关的视音频资料。

  “运用多媒体技术,通过多层面、多角度地展现、还原普通市民的生活,体现具有市井气息的人文主义情怀。同时,也以此作为若干年后研究上海本土民风民俗变迁的第一手资料。”竺慧君说,这是这本社区微志编纂方案的原文。

  在今天的首发式上,静安区地方志办公室向上海市通志馆、上海图书馆、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等单位捐赠了这些“百姓”作者联合签名的新书,同时约4000本新书也将同时派送到全区273个居委会,供居民们品读。静安区方志办主任陈凌发出了编纂第二辑社区微志的倡议,并表示可能根据社会反响推出该书的外文版本。

  (图片由静安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