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好环境可以"当饭吃" 青浦这个村有颜值更有气质

好环境可以"当饭吃" 青浦这个村有颜值更有气质

2018/7/13 9:11:42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选稿:吴怡闻

  错落有致的农居点缀在农田和绿树之间,河道两旁花红柳绿,每个角落都散发出江南水乡古镇的神韵,让人流连忘返——这是位于青浦区古镇朱家角最南端的张马村。以前,这里是个出了名的“穷村”,近十年来,这里先后进行了村庄改造和美丽乡村建设等,村庄面貌大为改观。“早先有很多年轻人为了谋生和改善居住环境外出打工买房,这些年,年轻人回村的频率越来越高,有的人还把家重新搬回了村子,村里人气越来越旺了。”张马村党支部书记朱惠根对记者感慨道。

  一个村子,就像一个小的“生态系统”:在一定空间内,村民和外来者、农业和旅游业等其他产业、本村禀赋和外来资源、传统发展理念和农村发展“新思维”等共同构成了统一整体,两两相互影响、渗透乃至“成全”。乡村建设不是简单的“涂脂抹粉”,不是村干部和政府部门的形象工程,也不仅仅是为了让村落成为城里人喜爱的景区,而是要让乡村“生态系统”达到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让乡村更像乡村”。张马村的“生态系统”是怎样重塑的?

  张马村景色。茅冠隽摄

  好环境真的可以“当饭吃”

  “‘好环境能当饭吃’,这句话这些年被说得比较多,有很多人当玩笑话说。不过在张马,从村民到村干部,每个人都对这句话深有体会,都知道这不是句空话。”见面伊始,朱惠根就对记者说。

  张马村以前就像重点学校尖子班里的平庸学生——青浦区生态环境资源禀赋好,朱家角更是有名的江南水乡,可位于黄浦江水系源头泖河边的低洼地带、面积只有3平方公里多、户籍人口2000多的张马村,长期以来都是朱家角镇沈巷片区默默无闻的经济薄弱村。朱惠根说:“我1996年开始就在村里工作了,以前人们说到张马村,都会说一句话,‘潮来一片白茫茫,潮去一片烂泥塘’,实在没啥看头。”

  几十年前的张马村还谈不上有“生态系统”,农民收入薄弱,村经济发展缓慢,村民就靠种植水稻和茭白为生,看天吃饭,除了农业没什么别的产业。转变始于近十年前,2009年,村子里开始进行村庄改造。

  “寻梦源·梦水乡”里的“网红桥”:天使桥。茅冠隽摄

  时至今日,朱惠根依然觉得当时“起手抓”的这项工作选对了。“乡村发展千头万绪,先抓哪个好?环境提升?农村治理?产业引进?福利保障?选择有很多。我认为有一项工作牵一发动全身,就是村庄环境的改善提升。环境好了,风景就好,人的‘精气神’就会上来,经济也会好起来。”

  2009年开始,张马村通过路面硬化、墙面白化、路灯亮化、100%污水纳管、100%完成拆违、100%规范土地流转等工作,全面改善人居环境,为后期美丽乡村建设打下良好基础。2014年起,朱家角镇美丽乡村试点工作全面启动,张马村率先成为首批市级“美丽乡村”。

  画工在绘制墙绘。茅冠隽摄

  经过环境整治后的张马村,和以往大不一样。“过去,村里河道‘脏乱差’,老百姓有句顺口溜,‘走到河浜头,都在皱眉头,有的捏鼻头,有的横摇头’;现在看到河水清澈,那真是‘钥匙放在胸口——开心’!”有村民喜滋滋地说。通过对“脏乱差”河道的整治,近两年张马村村域水环境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原先,村里的两条村级河道因为疏浚较少、流通不畅、公路拦腰筑坝等原因存在黑臭情况,相关单位对这两条河进行了污泥疏浚、开坝造桥与泖河贯通,水质大大改善。黑臭河道经整治后,河畅水清岸绿,河道里自然生长的芦苇和野茭白,让不少上了年纪的村民感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除了河道,村子里的路面也宽阔了,路边绿化整整齐齐,村民宅前屋后也不乱堆物了,河沟浅滩边的“自然垃圾堆”随着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的推进,不见了踪影。

  张马村景色。茅冠隽摄

  这几年,张马村先后荣获“全国最美休闲乡村”等荣誉,村民获得的“生态红利”越来越多,从种植水稻、茭白发展到规模化种植香草、蓝莓等经济作物。如今,村子里已形成“四园一岛”的农事旅游格局:有可欣赏薰衣草等不同类型香草的“寻梦源·梦水乡”,有“浦江蓝”蓝莓园,有集蔬果采摘、水上森林、湿地公园等为一体的生态园,有可自由采摘蔬果的泖塔农情园,还有供人休闲度假的“太阳岛”,都对市民游客有很大的吸引力。去年,朱家角镇提出了以全域旅游理念为引领,对接古镇5A景区,打造张马“美丽乡村”4A级景区的目标。

  有了“面子”更要有“里子”

  环境的整治提升,整体激活了张马村这个原本濒临“崩溃”的乡村“生态系统”。“大扫除”完毕,村民们有了“面子”,开始更加关心“里子”问题。村子里到底要怎么发展经济,让老百姓的腰包鼓起来?生态系统为了维系自身动态稳定需要不断输入能量,张马村也是如此:借助社会力量,发展民宿产业等“乡村旅游经济”。

  民宿内景。茅冠隽摄

  张马村星光302号,原本是一栋平平无奇的农家小屋,最近经过一番大改造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它如今的名字叫“纸玩家”。“这里被设计成一栋以纸艺为主题的民宿,住户在此可以玩折纸,学习贴纸和便签的相关知识、时尚用法,还能在这里设计好图案后委托专业公司进行凹凸印刷,把独特的‘纸艺版画’带回家去留念。”上海大司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伟介绍,“司田”是古代管理农务的官职,大司田公司目前在张马村拿下了40栋乡间民宅,计划在这里打造一片带有浓郁文化气息的民宿群。

  “纸玩家”一共有5个房间、8个床位,整栋房子都体现了“纸艺”主题,连房间墙纸都是由旧书籍撕成纸页贴成的,有一种独特的怀旧感和文艺感。张伟告诉记者,村里的民宿项目都保留了张马民居的原有风貌,在民居内部通过艺术化的手段加以布置及装饰,采用节能环保的建筑材料实现建筑被动式节能。每栋民宿的背后都包含了一个产业文化内容的植入,“纸玩家”就是公司和一家纸艺公司合作的结果;以菌菇文化为主题的民宿引入了一家大型菌菇生产、销售企业,通过张马民宿这一窗口平台让游客更多地了解菌菇文化,体验菌菇产品;以酒文化为主题的民宿背后是一家古法酿酒企业。“现在装修好的有5栋,在建的有10栋,剩下的是员工宿舍、餐厅、超市、办公楼等配套设施。村里根据农户意愿,将合法闲置宅基及其附属设施统一调配,公司和村里签合同,村民每年可拿到3万元到4万元租金,还有每年3%到5%的增幅。”

  民宿食堂。茅冠隽摄

  民宿产业的发展,成了张马村“生态系统”建立的典型案例:社会力量向村内输入先进理念、资金和人力资源等打造民宿群,村庄面貌和知名度得到提升,公司可得到经营利润,而村民除了每年的房屋租金,还能应聘成为民宿餐厅服务员、民宿保洁员等,另拿一份工资。目前,大司田公司有73名员工,其中49名是张马村村民,有不少还是返乡工作的年轻人。“通过民宿项目,村部、村民、公司、游客能实现‘多赢’。今年,村里有意愿再在村民自愿的基础上拿下40栋民宅,整体达到80栋,开发更多有文化气息的民宿。”朱惠根说,目前村里有400多名60岁以上老人,80岁以上老人有117名,村里正准备筹建一个村级敬老院,让这些老人们在自愿的基础上去村敬老院住,空置出来的房屋就能改造民宿。

  “纸玩家”的房间。茅冠隽摄

  民宿只是张马村发展经济、让百姓“腰包更鼓”的一个方面,通过“四园一岛”建设,张马村的乡村旅游业目前已如火如荼。以“寻梦源·梦水乡”为例,这个占地面积400多亩的观光旅游园区内种植了280亩各品种的薰衣草,还有向日葵、蔷薇等各类观赏植物,园内绿树环绕,香草遍地,花海连片,清香四溢,深受都市游客喜爱。“园子里有幻桥等不少‘网红景点’,节假日会有很多年轻人前来赏玩,还有不少新人预约在这里拍婚纱照。”寻梦源·梦水乡董事长邱华伟告诉记者,就在刚刚过去的端午节,寻梦源·梦水乡推出“水乡看花海”主题旅游活动,各类花卉和郊野美食吸引了逾万游客。

  乡村旅游经济发展,进一步推动了张马村的农业发展。目前,张马村土地已实现100%流转,多年来培育了一批懂经营、善管理的农户,参与土地经营权承包,现有20多个家庭农场,有稻米、茭白、特色水果等5类合作社,申请注册了泖塔、泖荡、浦江蓝等农产品商标,实现了销售的品牌化。“游客来了,人气旺了,知名度高了,这些品牌农场品的销售渠道也就更通畅了,不再是‘酒香也怕巷子深’。”朱惠根说。

  “寻梦源·梦水乡”里的“网红桥”:幻桥。茅冠隽摄

  生态系统要保持“稳定态”

  一个生态系统要保持在“稳定态”,系统内各主体间保持有序融洽的关系非常重要。乡村建设不单是村干部的事,必须要由村民做主,村干部、村里的工作人员和村民之间要有便利顺畅的沟通渠道,这样的乡村建设才能获得更多百姓的认同。这几年,张马村通过几轮改造,已完成“一站两中心”(党建服务站、社区事务服务中心和综治中心)建设,村民办事更便捷,村干部服务更贴心。

  “今年我父亲的信息动态更新采集工作什么时候开始?我要怎么做?”50岁的朱红英有一位肢残4级的78岁老父亲,昨天(7月12日)13时,她首次跨入启用不久的张马村社区事务服务中心,宽敞的大厅、舒适的环境让她眼前一亮。大厅显眼处摆放着一个“社区事务受理告知台”,里面放了办理就医记录册的申领须知、残疾人居家养护服务申请须知、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申请须知等数十种小册子,朱红英先拿了一些和助残相关的册子翻看,随后向工作人员咨询助残事宜。村助残员冷银梅接待了她,详细解答了她的问题。“很方便,家里走过来抬抬脚就到了,助残员解答得也很详细。”朱红英笑着说。

  朱红英向助残员冷银梅咨询问题。茅冠隽摄

  朱惠根介绍,村里的社区事务服务中心涵盖人社(医保、就业促进、职保、城乡居保)、民政救助、残联、卫计、档案查询、经信委、公积金、消费维权、红十字以及日常村务等80项服务事项,为村民提供就近服务。“村两委班子全部‘下楼办公’,老百姓过来就能找得到人、办得了事,绝大多数事情都不用再跑到镇上去。这样的办公方式,也为村委及时有效解决村民急事难事找到一个新窗口,干部之间还能互相监督。”

  除了社区事务服务中心,村里还在2016年2月启用了党建服务站,内设老党员接访室、三间谈心室和“红色书屋”,有15名老党员、退休老干部“驻扎”在此,以每天3人值班的形式直接面向群众接访。去年8月,村里还组建了一支由老党员、老干部志愿者组成的巡逻队,分5个巡逻小组每周对17个村民小组进行巡查,每次巡查后将发现的问题列出清单,交由相关村干部整治解决。此外,村里还将原平安工作站升格为张马村综治中心,内部设置综合治理、社区警务、人口服务、信访接待和人民调解等服务窗口,及时反映、协调、解决百姓利益诉求,全面提升社会治理能力。

  张马村景色。青浦区供图

  谈及未来发展,朱惠根说,村里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人”,让村民百姓的居住环境更美、办事渠道更多更方便、“钱袋子”更鼓,是全体干部群众的共同愿望。“这些年,我们尝到了信息、资源、先进理念流入村里的‘甜头’,也希望在将来能有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张马村的建设,让张马村‘颜值’更高、气质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