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在长宁圆满落幕

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在长宁圆满落幕

2018/8/15 11:15:49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宏 选稿:赵耘宁

  据长宁区消息:近期,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落下大幕,让人略为意外的是,本届大赛的最高奖“大奖”空缺,并未颁出,与之对应的,则是评委会成员对组织工作“零失误”的高度称赞——这两项,都可以用数字“0”来表示,而这两个“0”,体现的是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的专业和严谨。

  评选严谨

  大奖选手空缺

  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自今年2月启动选手招募,共收到全球124名选手报名。经初赛预选,来自中国、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韩国、蒙古、乌克兰、南非、哈萨克斯坦、泰国、德国、波兰、澳大利亚、奥地利、葡萄牙16个国家共73名选手最终来到上海。

  选手们分为少年组(15-18岁)和成年组(19-26岁)两个组别,以独舞或双人舞、自选现代舞作品,在复赛、半决赛和决赛中逐轮闯关。选手中不乏最近在美国杰克逊国际芭蕾舞比赛、保加利亚瓦尔纳国际芭蕾舞比赛、南非国际芭蕾舞比赛、日本东京国际芭蕾舞比赛、韩国国际芭蕾舞比赛、蒙古国际芭蕾舞比赛、德国Tanzo-lymp国际舞蹈节等国际顶尖大赛赛事中摘得奖项的芭蕾新星,这不仅使得本届比赛的竞争更加激烈,也让赛事呈现得多姿多彩,更具观赏性。

  成年组和少年组均设男女金银铜奖,最终,成年组的金奖由来自中国的敖定雯(女)和史越(男)分别获得,少年组同样来自中国的李偲旖获得女子组金奖,男子组金奖则空缺。代表了比赛最高奖的“大奖”,也是空缺。

  大赛评委会主席、丹麦国家芭蕾舞团前艺术总监弗兰克·A·安德森评价说:“本届比赛选手的水平很高,但如果要针对性地提出不足,那就是艺术性还需要增强——观众可能觉得,选手跳得高,转圈转得很快,就是水平好,但我们知道,芭蕾不仅仅是这样,55秒钟的变奏和3小时的整台演出,对演员的要求还是很不同的。”

  来自俄罗斯的评委安德烈斯·列帕也告诉记者:“选手们的水平总体要比上一届有提高,但没有出现上一届那样特别有个性的选手。什么是个性?就是他(她)一登台,一亮相,所有人都能被征服,这个对艺术表现力要求很高,芭蕾舞比赛不是体育竞赛,它是艺术比赛。这也是为什么大奖只能是一个人得的原因。”

  组织严谨

  罕见的零失误

  没能诞生“大奖”选手,评委会却对本届比赛的组织工作,赞不绝口,安德烈斯·列帕就盛赞说:“我要特别强调的是,这几年我担任了不少国际大赛的评委工作,但上海是唯一一个组织工作‘零失误’的比赛,没有报幕错误,没有舞者时间搞错,组织方面堪称最佳!”

  大赛评委会主席、丹麦国家芭蕾舞团前艺术总监弗兰克·A·安德森评价说:“这是一次非常友好的比赛,我希望,同时也深信每位来参赛的舞者都收获了美好的回忆。”他对将于2020年举办的第七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充满期待。本届大赛副秘书长、艺委会主席辛丽丽表示,在上海文化新地标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举办的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在专业优质的资源依托下,绽放出更多彩的生命力,不仅推动了世界芭蕾新秀的挖掘和培养,为国际芭蕾人才的交流与合作搭建了一个权威、专业、亲民的平台,更成为中国芭蕾舞界的一大盛事。”

  除了在严谨方面的努力,本届大赛组委会还在扩大芭蕾舞影响力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尝试。为满足广大市民和芭蕾爱好者分享比赛精彩的需求,本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对比赛全程进行网络直播,并邀请日本东京国际芭蕾舞比赛艺术文化顾问邵治军、前苏黎世芭蕾舞团首席主要演员孙晓军作为赛事网络直播解说。据统计,七场赛事在线观赛的观众逾190万人次,其中,90后、00后观众占了七成。对于这次网络直播芭蕾赛事,评委嘉宾们都十分认同,前俄罗斯莫斯科大剧院主要演员、芭蕾明星尼娜表示,自己曾参加过多次芭蕾舞比赛,遗憾的是父母从未看到自己的表演,“现在的选手很幸福,他们的父母可以通过网络第一时间分享孩子们现场艺术发挥。””

  组委会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作为打响“上海文化”品牌行动计划的重要内容之一,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在筹备之初,就决定以专业的赛制、权威的评选、完善的服务,努力提升办赛质量,不断扩大国际影响力,而现在,选手和评委的肯定,让赛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