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崇明两位自行车运动员参加雅加达亚运会

崇明两位自行车运动员参加雅加达亚运会

2018/8/30 10:25:00 来源:东方网 选稿:赵耘宁

  据崇明区消息:8月27日下午,崇明区体育学校的自行车教练和他的小队员们早早地守候在电视机前——雅加达亚运会自行车赛场,崇明籍运动员秦晨路和周瑜将在各自的项目中向金牌发起冲击。

  新老两将共同出击

  秦晨路和周瑜均出自崇明体校,武文泽是他们的启蒙教练。尽管时隔多年,但武文泽对两名得意弟子刚来体校时的情景依旧记忆深刻。1992年出生的秦晨路是武文泽在崇明体校最早的弟子之一,当时挑选他进体校时还发生过一段插曲。武文泽一眼就看中了身体素质出色的秦晨路,但秦晨路的父母却坚决不同意。理由是练自行车太辛苦,而且儿子学习成绩很优异,以后正常考大学没问题。秦晨路却非要练自行车不可,不给他去体校,他就故意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逼得父母无计可施,不得不如了他的愿。作为一名年轻的“老队员”,秦晨路已经在全国和洲际大赛上多次摘金夺银,并参加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武文泽对秦晨路的评价是“霸气”:“他在赛场上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这是一个优秀运动员必要的素质。”

  对于小将周瑜、武文泽的评价是“有天赋”。“1999年出生的他,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自行车运动天赋,并在去年的全运会上收获银牌。本届亚运会是他首次参加洲际大赛。”

  斩获自行车首金

  8月27日下午,由周瑜、徐超、李建鑫组成的中国男队参加场地自行车团体决赛。由于实力较强的日韩两队早早出局,决赛中面对实力平平的马来西亚队,中国队展现了技高一筹的实力,每个单圈领先对手0.13-0.15秒,最终以44.160秒的成绩强势夺冠,拿到了场地自行车在本届亚运会上的第一块金牌。看到中国队夺冠,在电视前的武文泽和小队员们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别看这家伙年纪小,但是实力强、心里素质好,你看中国队放心让他骑最后一棒。”武文泽言语中难掩喜悦之情。周瑜在夺冠后和队友们一起披上了五星红旗,并调皮地咬了咬挂在脖子上的金牌。他还不忘将现场的照片发给恩师,让崇明家乡父老一同感受胜利的喜悦。

  而在秦晨路参加的场地自行车团体追逐赛预赛中,作为卫冕冠军参赛的中国队出现了配合失误,仅仅以第四名的成绩完赛,将在随后的半决赛中直接对垒刚刚预赛第一的韩国队。武文泽显得比场上选手还紧张,“哎呀,情况不妙,这个项目个人实力再高也没用,还要看配合。秦晨路肯定对自己发挥不满意。”崇明籍亚运冠军、退役自行车运动员黄丽在看了比赛后也表示,秦晨路目前正处于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的备战周期,状态并不在最佳,即使在随后的比赛中不能夺冠,她也相信这位老队友、好朋友一定能在之后找回最佳状态。(编者按:在8月28日晚举行的场地自行车男子团体追逐赛的半决赛和决赛中,由薛超华、郭亮、秦晨路、沈平安组成的中国队先后力克韩国和中国香港队,为中国代表团再添一金。这也是崇明自行车运动员在本届亚运会上斩获的第二枚金牌。)

  自行车运动人才辈出

  如果说崇明根宝基地的徐根宝是足坛教父,那武文泽也绝对称得上是崇明自行车运动的教父。来崇明执教16年,他和妻子宁艳华一起先后带出了黄丽、黄冬艳、范阳、秦晨路四位亚运冠军和奥运选手,并为国家队和上海自行车队输送了大量人才。

  武文泽和宁艳华都曾是自行车全国冠军,宁艳华还是中国首批参加国际自行车大赛的女运动员之一。退役后,武文泽担任山西省队教练,宁艳华则成了山西省体育中心的一名行政工作人员。2002年,两人接到了上海市体育局领导的邀请:崇明将重点打造自行车运动,崇明体校迫切需要优秀的自行车教练。“我从没带过小孩子,也不知道上海还有个岛,但我们夫妻俩都是愿意接受挑战的人,所以很爽快就答应下来了。”武文泽说。

  不久,武文泽一家三口就“迁移”到了崇明,丈夫主管训练,妻子管生活,一干就是16年。那时,崇明的自行车运动几乎是一张“白纸”,武文泽为了找好苗子,跑遍了崇明数十所中小学,还和各校的体育老师都建立了联系。

  来崇明执教半年后,崇明自行车队就在上海市运动会上斩获两枚银牌,次年开始向市自行车队输送人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崇明自行车人才辈出。

  如今,19岁的周瑜接过了前辈们手中的“接力棒”,挑起了大梁,武文泽相信天赋异禀的他,有望取得比前辈们更优秀的成绩。而在崇明体校挥汗如雨的小队员们,也许下一个奥运冠军,会在他们中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