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90后崇明小夫妻开了崇明第一家“法式蓝带”甜品店

90后崇明小夫妻开了崇明第一家“法式蓝带”甜品店

2018/9/6 15:03:49 来源:东方网 选稿:韩聪聪

  据崇明区消息,提到甜点,“法国”一定位居联想名单前三。细腻的慕斯蛋糕、酥脆的马卡龙……这些传统的法式甜点,原料复杂、独具巧思,仿佛是甜点界的柏拉图,在它之后的甜点文化只是对其进行补充和诠释。为了那一勺令唇齿颤抖的甜,岛上的甜品爱好者经常不远千里跑去市区五星级酒店打卡。

  最近,八一路南端开了一家叫做“角艺”的法式蓝带甜品店。经营者是一对90后小夫妻,老板顾家豪Joy和老板娘茅家陆Carol都是崇明本地人。Carol着一身专业的西点服,站在甜品台后等待顾客的到来。有顾客进来问:“怎么没有奶油蛋糕呢?”Carol微笑着答:“抱歉,我们只卖正宗的法式甜品。”

  有别于步行街的喧闹,“角艺”透露出一股冷静的气息。店内一整面地中海般深邃的蓝色墙面,被大面积采用的白色所包围。小小的店面,散发出满满的法式优雅感。就如同法式甜点,小小一方,却蕴藏着层次极丰富的口感。

  法国蓝带优秀毕业生

  五年前,Carol从上海海洋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毕业,按照“标准”模式,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几个月的白领生活,却让她越来越找不到自己,脑中萦绕着的料理梦,挥之不去。

  “我从小就对厨房里的一切充满了好奇,父母做饭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小学的时候,我就能独立烧一大桌菜了。寒暑假,父母工作回家常常能吃上我烧的饭。”工作之余,Carol买了各种料理书籍自己学习摸索,一头扎进厨房研究美味是她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候。

  那时的Joy远在英国读管理,他知道Carol心中的迷惘,便不断鼓励她要坚持自己的梦想,争取以后可以做一个厉害的Chef。“2015年的时候,他在网上看到法国蓝带学院(世界上第一所也是至今规模最大的西点专业学校)要在上海开分校,第一时间告诉我,让我去报名。”Carol心动不已,辞去了工作,投身法国蓝带厨艺学院上海分校。

  “第一年学料理,第二年学甜品。学费两年要花20万,老师都是外国人。”Carol说,严格的教学环境,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根本坚持不下来。上课的时候,如果制服没洗干净或者皱巴巴的要被赶出教室;蛋糕没有放到指定的盒子里要被整个当场扔掉,而且那节课直接给零分;迟到5分钟就不准进教室,直接算旷课,旷课满5节课就没有考试资格了。“我上料理课那会手经常被烫得起泡,切伤更是家常便饭。”

  最终,Carol的料理课和甜品课都以第3名的成绩,在70名左右的学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优秀毕业生。因为前5名可以拿到行政总厨的推荐信,Carol从蓝带学院毕业后便顺利进入市中心的瑞吉酒店西餐厅工作。同时,她结识了从JW万豪酒店调来的甜品师海燕。如今海燕也来到了“角艺”,变成了除Carol以外的另一位甜品师。

  酒店一年多的工作经历,让Carol觉得特别充实,她的工作能力和手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并经常被主厨指定端盘给顾客并担任解说,“一般只有主厨才有资格出去解说的。”

  甜品里的“匠人精神”

  身在英国的Joy,在走街串巷、品尝美食的过程中,感受着国外美食经营者对于产品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当结束5年的留学生活,准备回到上海的时候,Joy突然觉得必须得带点什么回国,“不是纪念品之类的东西,而是想把那种精致的生活方式带回去,希望有一天能用某种形式把它外化出来。”去年,Joy回国,进入市区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

  每次和Carol一起回崇明,都让他觉得有种浓浓的亲切感。他和Carol尝遍了岛上的蛋糕店,发现尽管种类很多,却没有一家法式甜品店,蛋糕也都是大众口味。他们便商量,何不在岛上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法式甜品店。

  当时,Carol的主厨正准备给她升职,但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对她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尽管我很享受酒店的工作,但也想更好地自由发挥。”于是,这对小夫妻双双辞去工作,开始策划梦想中的小店。他们自己找设计图把控装修,看着小店成形。不久,崇明第一家“法甜”店“角艺”开张了。

  Joy说,我们希望给崇明带来纯正的法式甜品。“当初准备开店的时候,家人朋友建议我迎合市场,跟着潮流做一些大众喜欢的产品。如果跟大众审美妥协,那传递出去的就不是我们自己。”太阳帽下的Joy的脸上,露出了俏皮腼腆的笑。“我们不奢求所有人都喜欢我们的甜品,但那些难以被取悦的甜品爱好者一定会成为我们的回头客,对产品我们很有信心。”

  “角艺”的靠窗处坐着一对闺蜜,她们点了一款最经典的法式甜点“歌剧院”。Carol说:“同样一块歌剧院,在我之前工作的五星级酒店,售价接近这个的三倍。让崇明人用远低于五星级酒店的价格,享受到五星级酒店的蛋糕,也是我们当时的愿望。”

  Carol既是经营者,也是甜品主厨,她对制作标准有着极高的要求,奶油打发到什么状态,糖水要熬到多少度,冷藏要多少时间……都有严格标准。法式甜品,从食材到制作,讲究搭配和平衡,虽然颜值优雅,实则浑身写满了严苛。小小一份甜点,可能多达五六层,有松软有酥脆;可能分前味后味,或浓郁或清爽,这不是一般的入门烘焙玩得来的。“法式甜品最出名的就是它的甜,但我们店的配方都进行了减糖。”

  本着对“工匠精神”的执着,Joy把力气都用在了产品上。“除了把产品做到极致,吸引有缘人的到来,等待回头客的再来,其他就顺其自然了。”他找五星级酒店的供应商,比如西诺蒂斯、安德利;甜品的保质期才两三天,时间一到,不管剩下多少,一律扔掉;“角艺”的公众号里,每款甜品,都清晰地标注着用料。

  Carol的愿望是做盘式甜品。“未来如果资金允许,我希望能有一个充足的空间,容纳更多的人,顾客可以喝着下午茶,慢慢消磨时光。虽然现在店面不大,也要尽可能为顾客营造出品尝正宗法式甜点的优雅氛围。”

  在时代潮流里,“辞职回乡”“辞职创业”,听起来似乎已经不那么热门。但是这些年轻人交出的真心,却弥足珍贵。在这个快速消费的时代,他们敢于放慢脚步,努力不用力,无为自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