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青浦千年古银杏 百岁白玉兰 背后有这样的故事

青浦千年古银杏 百岁白玉兰 背后有这样的故事

2018/10/8 9:37:45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丁怡隽

  树是伴随着陆地形成和人类社会活动而产生发展的,一个地区古树越多,树龄越长,证明这个地区大陆成陆、社会形成越早。所以古树名木是一个地区最直观、最有文化韵味,也最值得珍贵和骄傲的人文历史的见证者、活化石,它是一张“绿色”名片。

  青浦区有六千余年历史,是上海地区人类历史文化的源头,也是现今上海地区古树名木拥有量最大区之一。青浦现存古树名木共有银杏、松柏、白玉兰、桂花、女贞、紫薇、香樟等25个品种,计142棵树。据统计,上海市共有古树1300株,平均一万人拥有一棵古树名木,而青浦每三千余人便拥有一棵。

  青浦古树龄在千年以上的有两棵,五百年以上的有10棵,这是一笔无与伦比的历史文化财富。纵观青浦地区的古树名木,其中一个最大的特点是银杏树最多,占了所有古树的1/4多,而其它任何树种均不到总数的5%。对此现象进行实地调研发现,凡是有百年以上树龄的银杏树附近,在历史上都曾建有寺庙。由于战火或历史的变迁,许多寺庙早已不复存在,而银杏树在目睹一切历史变迁之后,仍顽强地生长着。

  这是青浦地区最古老的银杏树,也是上海的“四号古树”,至今有一千一百多年的历史。位于淀山湖畔东南隅,朱家角镇淀峰村报国寺。这株千年古银杏树树高26m,胸围580cm,冠径南北14.5m,东西17m。这座庙和这株古银杏不知历经了多少变动修葺,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古银杏还曾经遭遇火灾,还好有当地居民奋力保护,用河泥灭火,才使它劫后余生。古树管理部门为这株古银杏建了石栏杆,高耸云天的千年古树与巍峨的寺院建筑融为一体。

  白鹤镇火王庙遗址旁也有一棵一千多年的银杏树,是上海地区的“八号古树”。千年古树在上海仅存八棵。十多年前,这棵达10.25米的古树树冠竟全部枯死,据传是遭到雷击所致。此事引起了园林专家及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专家来到现场在进行技本分析,却看到树冠上没有一处焦痕。

  为了弄清真相,青浦园林所的技术员将枯枝锯掉后发现,在深入树表达30厘米的木质内有古炮弹片嵌入其中,周围还散布着古炮沙粒。据此分析,千年银杏伤于古代战争。根据木纹年轮推测,数百年前此处曾发生过一次规模不小的战争,战争中还使用了在当时颇为先进的火炮。火炮炸伤古树,古老的银杏树又顽强地历经几百年磨难,如今似风烛残年的老人,已奄奄一息。1992年,专家针对病因采取去残枝、覆土肥、护伤干等复壮保护措施。经过十多年努力,这棵遒劲苍老的古树枯枝发芽,重现生机。当年复壮时锯下的一根丫枝,经测量,材积达7个立方米,此树之大可见一斑。

  朱家角银杏广场上有一雌一雄两棵银杏树,雌银杏在东,雄银杏在西,犹如一对恋人相依为伴,历经风雨沧桑。两棵树历经四百余年历史,虽不及千年古树,但它们的故事却让人津津乐道。

  1937年,抗战爆发,上海沦陷,朱家角镇多次被炸,一次炮弹过后,雌银杏被活活烧死,当地百姓为之叹息。谁知随着1945年抗战胜利,雌银杏竟然返青、抽叶、复活了!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雌银杏又突然树身发焦,树叶脱落,出现了濒临死亡的征象。经探究,终于发现古树的主根在离树身数十米的地方正在腐烂,面对病灶,园林技术人员按二十厘米一层取泥土土样,请上海园林研究所专家进行理化化验分析,发现土质无异样,由此确诊雌银杏是由于建设性破坏所造成。通过实地调查发现,造成濒危的原因是在80年代后期建设银行青浦分行在朱家角建造营业所时,因造房打地基将30厘米粗的树根挖断,挖断后未经消毒处理,树根便从伤口向内腐烂,历时七年多,导致整棵树70%的皮层脱落,一级分枝枯死。病因找到后,专家们立即对症下药,采取去除腐烂根部,消毒伤口,增施有机肥等措施。两年后,雌树新梢萌芽明显增加。目前,该树正向健康方向发展,且老树逢春、枯树发芽也成为游客观赏的胜景之一。

  练塘镇有一棵百年白玉兰,这是上海市目前树龄最长的一棵“市花”。此树原种植在国民党元老吴开先家中,现正好处于扩建后的陈云纪念馆内。此树树干苍劲挺拔,树冠郁郁葱葱,高8.7米,胸围72厘米,虽经岁月沧桑,仍枝繁叶茂,晶莹皎洁的白玉兰花每年竞相开放,让各地来参观陈云纪念馆的人同时也领略到百年白玉兰的风采。在2003年上海市绿化管理部门举行古树名木冠名权拍卖活动中,该树作为上海古树中唯一的一棵白玉兰,经过激烈的竞拍,最终由上海绿地集团有限公司以10万元的价格夺得其冠名权,该树也成为上海首批以单位名称冠名的古树。

  青浦还有两棵江南罕见的百年白皮松,栽于曲水园内。其树为针叶树,耐寒性强,属浅根植物,喜干燥,适应于北方栽种。此树种在南方,因地下水位高而较难成活。因此白皮松在上海地区极为罕见,能成活百年的更是难能可贵。曲水园的两棵白皮松原先是该园花神堂门前的两棵盆景,解放后才落地生根,种在花神堂两侧,至今树龄已达百年。凡是爱好园林艺术的人士到曲水园来都会被此树的芳姿吸引,同时惊叹园丁养树护树的功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