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受邀“中美电影节” 沪剧《挑山女人》历时6年“挑”上大银幕

受邀“中美电影节” 沪剧《挑山女人》历时6年“挑”上大银幕

2018/10/11 15:07:42 来源:东方网 选稿:蒋昕婕

  打破了沪剧不出沪的“魔咒”,凭借着执拗的“挑山精神”,原本仅17人的宝山沪剧团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将现实题材沪剧《挑山女人》成功“挑”上了大银幕。10月11日,沪剧电影《挑山女人》在上海影城首映,戏迷观众们聚集到了电影放映厅,来一睹他们心中坚韧的化身——“挑山女人”在大银幕上的风采。

  沪剧电影《挑山女人》的问世,得到了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的支持,不日将在上海近百家影院集中放映,并在全国各地巡映。值得一提的是,该影片还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10月28日,《挑山女人》剧组将携影片亮相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2018年第14届“中美电影节”。未来,还有望前往印度、西班牙等地参加当地电影节,绽放中国传统戏曲魅力绽放,唱响原汁原味的“上海之声”。

  中国女人的“挑山精神”

  不同于传统戏曲电影照搬实录的表现手法,《挑山女人》充分尊重舞台原作,尽可能保留戏曲演出的经典段落和唱段,并以纪录片的形式穿插于作品整个创作过程。影片中,既能听到长达5分钟的沪剧赋子板“风雨过后艳阳天”,原汁原味的80多句唱字字锥心、声声催泪;也能够看到创排过程中饰演王美英的华雯,怎样挑着扁担,踏着原型汪美红的脚印,一步一挪地攀上齐云山的巅峰。

  影片拍摄过程中,顶着40多度棚内高温,在各种照明灯光的灼烤下,主演华雯几度累瘫却依然咬牙坚持。为赶拍摄进度,最夸张一次华雯整整70个小时不眠不休,光换妆就达七八次,周旋在不同的景中连续拍摄。最后一组镜头是雪景,为让雪花不被飘散,棚里关了所有的空调和通风设备,就在这滞闷空间,华雯穿上了影片中最厚一套棉袄,在极度疲惫和虚弱的情况下完成了高难度的唱腔和表演,直到导演汪灏那一声“咔”,她才松懈下来,直直倒地昏厥过去。

  重度中暑,让华雯修养了好多天才缓过来,就连化妆师都心疼她这样“不要命”,华雯自己却说:“很多时候要成功、走出一片新天地,就是要经历死过去再活过来的过程,就像凤凰涅槃,苦透苦透熬过来才能熬出好东西。”如今回看,无论是汪美红的人生攀爬路,或是华雯的沪剧攀爬路,也都是凭借着中国女人所独有的温柔而坚韧、隐忍而顽强的“挑山精神”,才能最终登顶收获那片“难得好风景”!

  沪剧电影又一里程碑

  沪剧是中国传统戏曲剧种,起源于上海浦东的民歌东乡调,诞生过《罗汉钱》、《白毛女》、《星星之火》、《鸡毛飞上天》、《红灯记》等优秀剧目。其中《罗汉钱》和《星星之火》分别在1957年、1959年搬上了银幕。本次《挑山女人》作为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奖演员优秀剧目数字电影工程入选剧目之一,是改革开放以来上海首部现实题材戏曲电影。她的投拍,既是一次沪剧走向全国、用现代手段传承、传播中华优秀文化遗产的成功案例,也是沪剧暌违大银幕近60年后首度回归。“挑山女人”站上大银幕,承载着几代沪剧人的期望。

  据悉,沪剧《挑山女人》自2012年首演以来已演出数百场,通过前后三轮全国巡演,足迹遍布上海、江苏、浙江、宁夏、陕西、山西、山东、北京、安徽、广东、香港等地,观众达23万多人次。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沪剧《挑山女人》曾获中宣部第13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14届文华奖优秀剧目奖、中国戏曲现代戏突出贡献奖等18个国家级和省部级奖项,主演华雯凭借剧中“王美英”一角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和文华表演奖。

  和戏曲一场面对最多千名观众不同,电影的受众群更多更广,但华雯丝毫不担心沪剧电影《挑山女人》会遭遇地域隔阂?她自信道:“或许沪剧因语言有其局限,但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好故事自己会说话。”她以《挑山女人》北上进京,南下赴粤巡演的经历举例:“都说南方剧种‘过江难’,我们在北京演出时,好多观众激动得眼泪止也止不住。南下到广东的时候,只听得懂粤语的观众,照样热烈鼓掌。可见好故事是跨越语言障碍的,好作品是可以克服剧种自身局限的。”

  “上海之声”透过银幕传遍世界

  近年来,可谓是戏曲电影的集中爆发期,不但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廉吏于成龙》、《霸王别姬》等一部接一部登上大银幕,越剧电影《西厢记》、昆曲电影《景阳钟》也让戏曲魅力借助电影的现代科技手段走入更广泛的人群,收获更多年轻粉丝。

  既不同于传统戏曲电影故事片式的拍摄手法,也不同于舞台剧目现场直播式的复刻记录,由导演汪灏执导拍摄的沪剧电影《挑山女人》则采用了虚实相间、故事与纪实并重的手法。长年浸润于戏曲圈的汪灏熟悉戏曲程式化表演,而资深电视人的身份又让他对画面和镜头感很是敏锐,在他看来:“电影和戏曲本就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很多戏曲电影都没能处理好两者的虚实关系,从而为能达到1+1大于2的效果。”

  很多人觉得电影是写实的艺术,因为需要实景拍摄,即便是棚景也是实物;而戏曲的魅力在于假定性,演员的表演幻化出万千场景,无景胜有景,所以这两者必然是矛盾的,他们的叠加必然会要其中一种艺术有所妥协和牺牲……但汪灏并不这么看,他强调:“电影是实中有虚,而戏曲是虚中有实,戏曲电影的导演就应该找到一种途径让两者契合,互补长短,互相衬托,才是正道。虽然不可能将戏曲现场演出的美全数保留,但也要实现美的最大化。”正所谓——“美人之美,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世界大同”。

  当然,银幕力量确实也助力中国戏曲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毕竟要将一台戏搬来搬去还是耗时费力的,即便是简装版也不容易,这和一张拷贝走天下的便捷是不能比的。沪剧《挑山女人》搬上银幕,不但能让沪剧这一申城本土剧种走出国门,也能让它响彻世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