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崇明这家民宿 烟火气中无他 唯有根而已

崇明这家民宿 烟火气中无他 唯有根而已

2018/10/11 17:03:06 来源:上海崇明 选稿:潘馨仪

  如今谈民宿,打造设计感、文艺腔容易,但要实实在在地有一块自己的心田淡看人间烟火,却没那么简单。譬如庭前芝兰玉树上挂着的一盏烛灯,花间朗月下一碗热腾腾的扣肉面,隐藏在转角处的老物件……每一件都在实在中平添一丝温度,而这种敦实之美在“知谷1984”主人刘庆看来却是“无他,唯有根而已。”

  

  知谷,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

  知谷1984,对于崇明乡村民宿而言是一种特别的存在。它的出现让崇明的本土居民看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奇——原来房子可以这样造,生活可以这样过。但对于“谷主”刘庆而言,这些都是从崇明这片土地中扎扎实实生长出来最自然不过的东西,他的作用可能也就是施了这么一点“肥”。

  

  年轻的时候,谁不向往都市的车水马龙与人声鼎沸?刘庆也自然不例外,在上海市区求学、工作、成家的这些年,家乡的芦苇与鸟鸣渐渐成了他“压箱底”的记忆,或许正是这样一个远离乡村的酝酿发酵期,让再次回到崇明的刘庆看见颓然老屋的一瞬间有了一个大胆的小想法——归乡!

  归乡,是为了能够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为了能够常常陪伴在越发年迈的父母身边;为了两个孩子能够接近稻米香……但归根结底,到底还是因为这片土地。

  取名“知谷1984”便是刘庆对于为何要做民宿最好的解释。所谓“知谷”是知己相聚的地方,而1984则是老宅的生日。作为一个农二代,我要做的就是典型的乡村民宿,这对于当今社会的意义特别巨大。我们在都市加速奔跑的同时,也需要有一个在‘五谷杂粮’中谈天说地,把酒言欢的谷地,来者皆知己。

  四年前改造房子时,没有人知道刘庆在弄什么。“你和他们说要翻修一下房子,这些都明白,但是动手以后就越来越超乎他们的想象了!”刘庆拿出一沓改造前后的老屋照片齐齐地摆在桌子上,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他还隐隐有些发笑。“这风格和功能设计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想象!在崇明可不是这样造房子的,周边的老百姓也看不懂你在干什么。改造那个辅助房(现在的瑜伽室),大家还以为我在造避难所呢!哈哈!”

  于是,在大家的围观下,改用开放的格局、通透的玻璃让崇明阴暗苦涩的传统老房逐渐有了阳光的味道。刘庆请来了设计师朋友对于老房子的结构进行了调整,而后续的设计对于学平面设计的刘庆而言是最拿手的。把阳光引进去,也要把里面好的东西显出来。这一进一出之间,便让崇明的老时光有了阳光的温度,让远道而来的知己有了回家的温暖。

  

  

  人必生活着,设计才有所意义——这是刘庆作为资深平面设计师、民宿主所一直坚持的原则。“大家都认为把好看的东西搬到民宿来就是对的,却忽略了民宿的实用功能,你确定不是酒店搬来了农村?”在他看来,如今民宿圈里一味追求极致设计感,脱离人间如同工艺品般的民宿美则美矣,却始终少了丝实在的人间烟火与怡然自得。

  他用了四年,等着“知谷”从泥土里慢慢生长出来,只有简单浇灌,没有“拔苗助长”。也就是这些漫漫时光,让刘庆对于本以为再熟悉不过的土地与父母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

  

  在改造的过程中,没有一件老物是可以扔掉的,因为“老”的不是物件,而是人们看待物件的方式。五十年前母亲的陪嫁梳妆台被他改成了盥洗台;老屋的门被他卸了下来镶嵌在茶室的玻璃桌中;一百年前崇明的碗柜被他收藏在瑜伽房的一楼,如同一位智慧老者,守得住岁月,经得住变革。

  

  “你看这八仙过海的雕花,还有这个木头的纹理,如此匠心的精雕细琢现在可找不到了!”刘庆的指尖拂过时光的纹理向下划去,让崇明的这段乡土记忆在他的手中无限延伸。“物尽其用”在他的结构与重组下,仿佛又有了新的定义。

  除了“朋友圈”,还有更大的生活空间

  在上海市区经营了一家设计公司的刘庆这些年渐渐地将工作与生活的重心偏移到了知谷。只要有一定的客流量,他就一定在这里。“一个来回也就三个小时嘛!”让长期在市区与崇明之间奔波的刘庆感到最有趣的就是这两种生活状态的随时切换。

  “刘总”与“谷主”的身份隔着的也就是一个上海长江大桥的距离。“你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这一小时你还在一个幽静的庭院中品茶,下一个小时你就到了魔都的灯红酒绿处。真的很有意思!”说着说着刘庆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这会儿悠哉悠哉谈天说地的他,明天一早又要回到市区去开会,而这种忙碌的两地生活就是他最乐于享受的“生活仪式,人间味道”。

  如果说房屋的改造为知谷带来了光的暖意,那么“内容”的填补则为知谷带了新的生命力。作为久居都市的农二代,刘庆最清楚农村有什么,都市人想要什么。所以,知谷永远都有新的东西在涌入。

  

  

  

  在自由生长的同时,知谷也会随着自然的四时之景不同而变化,园内的花卉植物,刘庆母亲“米奶奶”的创意私房菜,应景而丰富的活动……让客人无论何时来都能有十足的新鲜感。

  我慢慢地在把自己的想法加进去,比如除了崇明老白酒之外,前两天我们还备了比利时的精酿,让大家既喝到了崇明本地的酒,还有留有了一丝大都市的味道,以后试着开发一下特调鸡尾酒倒是也不错!

  刘庆的脑洞很大,总爱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但久而久之家人们习惯了他这一点,朋友们就爱他这一点。酒逢知己千杯少,这一杯杯“刘庆特调”喝着喝着,就在他的身边渐渐聚起了一群知己。知谷的诞生不仅改变了刘庆自己,也影响了周围的朋友们。因为知谷,瑜伽师Eka爱上了崇明这片美丽的冥想地,决定举家搬往向化镇,成为知谷的邻居。

  

  海龟女厨师Yuki也让刘庆帮着在知谷周边物色老屋,准备开启一番新事业;还有刘庆的左邻右里也开始了解什么是民宿,纷纷准备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

  

  这些来自五湖四海,因生活而相聚在一起的“知己”,让知谷越发地热闹起来。当客人前来,看到脑海中固有的农村形象被打破,用新奇有趣的方式将乡村元素重新演绎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当然是欢喜得不愿意离开啦!”刘庆说如今的崇明乡村民宿已经不是“打卡”式的消费,而是重在探索与发现的乐趣。当我们把自己“锁”在朋友圈的九宫格内,就很难感真正受到泥土的芬芳、生活的仪式与美食的用心。

  我们的生活有太多的东西值得被发现,民宿不再是一间房间一张床,它可以是一种艺术装置、行为艺术、连接通道和美学载体……甚至在未来还有很多的可能性。

  

  但无论如何,对于刘庆而言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让这间泥土中长出来的乡间小屋抚慰他人,也抚慰自己。“我挣的不是钱,是人生。”他说。

    聚合“知谷”力量,打造民宿生态系统

  随着上海长江大桥的通车,人们来往崇明越来越方便,尤其在最近的三、四年中崇明的发展速度非常迅速。对于很多诸如刘庆一样生在这片土地的人而言,如何让它焕发新生成了一个新命题。

  

  与风景得天独厚的莫干山相比,自然景观资源几乎为零的崇明民宿发展需要一个长远的规划。如果踩准了点,崇明足可以后发制人,但这需要各方资源的高度整合。

  崇明的民宿虽然起步晚,但这也不一定是坏事,人家走过的弯路我们完全可以避开,问题的根本在于我们要想明白崇明到底有什么?“没想清楚千万别动手!”刘庆简单干脆的背后是他成竹在胸的底气。

  

  或许这个问题刘庆从前不曾仔细想过,但是伴随着知谷的成长,这个概念在他脑海中越发地清晰起来。

  

  首先,崇明的民宿断然离不开农业与农村,只有接上地气,才会有长久不衰的生命力。其次,就是在其自然生长出的纹理上进行雕琢,让老崇明的古朴自然用最新颖的方式表达出来,融入都市人的日常生活。

  180元包吃包住打麻将的农家乐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的乡村旅游是越来越注重体验与交流感的,你要与当地的人、与这片土地展开深度的连接。那这就需要靠我们把最有特色的东西挖掘出来,重新定义、重新包装。

  刘庆并没有因为眼前知谷的成功而迷失了方向,知谷只是他对乡土的思考与总结的成果。未来,他还有更远的目标。下一个阶段,他最希望改变的就是“周末满,平时空”的民宿常态。只要通过资源整合,看清这个行业的“毛细血管”,终究还是能够细水长流地达到他所期望的状态,虽然慢,但他愿意等,以崇明老白酒为基酒细细调出一杯层次丰富的鸡尾酒来,细品常香。

  

  崇明民宿在政策上与农家乐的营业执照是相通的,相较于上海其他郊县的“备案制”,崇明在这方面的先天优势不言而喻。加之这一轮的乡村振兴,将资源和资本都引向了农村,创造了更多的机会。但正是这些看似便顺风顺水的通道却引发了刘庆的担忧。

  乡村振兴政策虽然催生了很多民宿,但一不小心就容易使人背离初心,让回报率与收益裹挟了自己,最后把自己套进去了。所以,如何控制好自己的膨胀的欲望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刘庆而言,知谷除了最初的知己相聚之外,如今还多了第二层含义,那就是让更多志同道合的民宿主聚合起来,在农村这个谷地,让更多的品牌与产业冒出来,打造出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

  

  刘庆(左一)与他的知己们

  当大家各自手中精雕细琢的作品合力串成一条珍珠项链,这聚合“知谷”之力的温润色泽才是这片土地最美的珍宝。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