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交通】昆阳路越江大桥受锤击35万次 刷新上海内河航道桥梁桩基深度纪录

【交通】昆阳路越江大桥受锤击35万次 刷新上海内河航道桥梁桩基深度纪录

2018/12/4 16:15:49 来源:上海奉贤 选稿:费扬

  11月29日,隧道股份路桥集团建设者在昆阳路越江大桥进行主塔下横梁施工作业。

  隧道股份路桥集团现场工程介绍:昆阳路越江及配套道路工程位于上海市闵行区、奉贤区交界处,北连闵行区昆阳路,可达中心城区、虹桥枢纽和浦东机场;南接奉贤区浦卫公路,可达南桥新城、金山区及浙江省。

  工程全长约3.49km,建成后是上海市公路网规划中一条连接闵行、奉贤、金山三区的南北向重要干线公路之一。

  昆阳路越江大桥全长1939.33m,主桥长540m,北岸引桥长719.326m,南岸引桥长680m,北岸接线道路长1142.96m,南岸接线道路长405m。

  昆阳路越江大桥主桥为独塔单索面四跨连续钢-混凝土叠合梁斜拉桥,斜拉索采用单丝涂敷环氧涂层钢绞线,共84根。

鸟瞰昆阳路越江大桥施工现场

  昆阳路越江大桥外观是一座独塔斜拉桥。整座大桥造型新颖美观,犹如一座小山俯卧在水系之上,搭配大桥的双索面,又像一面竖琴。

施工人员在现场测量

施工中

  据了解,黄浦江上13座桥,超过一半采用斜拉形式,比如杨浦大桥、南浦大桥、徐浦大桥、闵浦大桥等。

  上海城建设计总院副总工程师彭俊介绍,斜拉桥是大跨度桥梁的最主要桥型,而且成本造价相对经济。卢浦大桥更是把斜拉桥、拱桥和悬索桥三种形式融入一体,桥身呈优美的弧型,如长虹卧波,飞架于浦江之上,建成时是世界上单座桥梁建造中施工工艺最复杂、用钢量最多的大桥。

  与杨浦大桥、南浦大桥、徐浦大桥、闵浦大桥、卢浦大桥不同,昆阳路越江大桥并没有采用“一跨过江”的形式。从水面正中央“破水而立”的桥墩,视觉上把黄浦江水面“切”成了两截。

  承建方隧道股份路桥集团顾问总工程师张洪光,曾参与过南浦大桥、杨浦大桥、徐浦大桥等重大工程建设,他表示,在黄浦江上,有桥墩的越江大桥并不少见,奉浦大桥就有四个桥墩。“一跨过江”的设计方式主要是兼顾通航需求及景观需求。

  上海城建设计总院道桥院院长助理马军伟解释道,从闵浦大桥下游开始,大桥基本都是“一跨过江”,这些大桥位于中心城区,要兼顾观赏功能。更重要的是,中心城区的杨浦大桥、徐浦大桥等,考虑要服务外海航道,通航要求较高。而昆阳路越江大桥处于上游的内河航道,通行要求较低,过往轮船为3000吨以下。减小大桥跨度,也能降低不必要的成本。

  减小大桥跨度,并不意味着造桥难度下降。“我们不能照搬30年前的造桥技术,因为现在建造的要求以及人们的诉求更多、更难。”彭俊说。“昆阳路越江大桥是浦江上‘扎根’最深的大桥。”张洪光说,由于现在的标准规范有所提高,昆阳路越江大桥桩基非常深。

  去年10月,70根70米长的主墩钢管桩沉桩完成施工,打下扎实根基,总锤击数竟达35万次,同时刷新了上海市内河航道桥梁桩基深度和难度的纪录。

  隧道股份路桥集团昆阳路越江工程项目经理吴骏介绍说,为了避免对施工对航运产生影响,大桥的引桥将全部采用近年来在上海重点推广使用的全预制装配式的桥梁结构,大桥部件在工厂内进行拼装后运至现场。

  这项技术首次在跨江大桥中使用,有效减少了现场支架现浇的工作量,施工中部件出现问题也容易替换,理论上缩短了1/3的施工时间。主塔承台作为136米高“钻石型”主塔基础,分成两次进行浇筑,从而降低连续作业对水上交通带来的不利影响。

  为了方便人和非机动车的通行,昆阳路越江大桥特别设计了可以上下的电梯设备,位置在桥头的南北两侧,预计要安装16部电梯,专门给行人和非机动车乘坐至大桥的慢行通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