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闵行区校外教育搭上信息化快车管理平台

闵行区校外教育搭上信息化快车管理平台

2018/12/29 9:27:14 来源:解放网 选稿:蒋昕婕

  在闵行区教育局的直接领导下,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由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以下简称“中心”)自2012年起自主开发了包括“活动中心课程管理”、“活动(竞赛)管理”、“学校少年宫活动管理”、“社会场馆聚享”等四个子平台在内的“闵行区学生校外实践活动管理平台”的信息化管理系统(以下简称“平台”)。经过六年的探索实践,“平台”集聚了校外教育大部分的服务功能,成为闵行区校外教育转型变革的有力“助推器”,并促进闵行区形成校内外、社会化的“大校外”的教育生态圈,使校外实践活动更丰富、更优质。

  提升服务,进步的不仅仅是秒杀

  门前占座的小板凳一字排开几十米,领头的是一顶支起的帐篷,六月的酷热和一月的寒风中,这里总是人头攒动……如果这是春运火车抢票或者商场大减价排队,大概不会引起人们的好奇。然而,这却是曾经每年都会在中心门口上演的真实场景。为了让孩子报到心仪的校外兴趣课程,家长实实在在做到了“挤破头”。

  两个授课校区,每年暑期八个大类十几个项目的校外兴趣课程,可容纳两万人次的接待能力,在地大学生多的闵行区,却依然是“僧多粥少”。“中心课程设置毕竟有限,短期内无法满足家长的需求。不过,通过网络的办法提升对家长的服务,这一点已经实现了。”中心教务员徐文锋介绍说。管理平台上线后,率先推出的功能就是课程网上报名。每年寒暑假前,平台会提前发布兴趣课程报名通知,通过网站和手机终端向全区学生家长发布。家长再也不用亲自来排队抢课,中心门口再也不见焦急等候的长队。

  门口“冷清”了,网上“沸腾”了。平台数据统计显示,中心最热门的艺术类课程,如舞蹈、绘画,报名启动不到十分钟,基本就被“秒杀一空”,充分显示了家长对校外活动课程的热情。

  课程网上报名方便了家长,但在中心看来,仅提供“秒杀”,远远不是平台服务功能的终点。目前,中心推出的校外兴趣课程根据学习者需求分为三个层次,包括初级的体验型课程,进阶的发展型课程,高阶的深度学习课程。徐文锋说,对于校外兴趣课程,不少家长存在一定的盲目性,觉得让孩子多接触一些,甚至难度上加大一些,可能会带来更好的效果,然而孩子实际的兴趣所在和能力所及,往往是最先被家长忽视的。对此,平台考虑增加与家长互动方面的功能。如帮助家长分析孩子的兴趣点所在,解读孩子的个性需求;设置报名“后悔期”和家长间的交流群,提供课程名额退出和交换服务等。

  更多的服务来自于对数据的收集和分析。平台建成后,校外兴趣课程的类别选择倾向和年龄层次分布等数据一目了然。例如,中心发现,小学生的校外课程参与度呈现年级越高人数越少的情况,特别是小学高年级学段。此外,家长和学生对艺术类课程的参与热情明显高于科技类课程。对此,在区教育局的肯定与支持下,中心与各学校合作开展引导,如在小学五年级的快乐活动日中加入中心主办的校外活动项目,增加学生走出校门实践体验的机会。

  记录评价,一张特殊的“琅琊榜”

  一说到教育,评价是绕不过去的坎。学校内的学科教育,绿色评价如火如荼。那校外教育的评价途径又该如何?

  学生小杨今年暑假报名参加了中心的兴趣课程班,从第一天报道刷卡上课开始,她的各种表现就全部记录在管理平台的网上评价之中——听课和课后作业完成情况如何?课上是否积极参与发言讨论?与班级其他学生的团队合作情况怎样?学习期间呈现出怎样的自信心?逻辑思维能力有哪些表现?创造性思维有否展现?各维度的评价考量,均需要教师在日常授课中就予以关注,并在授课后予以打分。

  小杨在中心所经历的各种评价过程,是每一名在这里上课的孩子的必修课。在中心,按照“校外活动更关注其过程习得、激发兴趣和培养素养”的理念,给每个孩子都设计了伴随课程行进的一整套评价体系,即为学生开启一段自我探究、自我评价、自我发现之旅。课程等级越高,评价方式就越多元。

  例如,在体验型课程中,学生经过刷卡学习、在线学习和“星空间”分享后,就会自然而然得到系统的赋分。在发展型课程阶段,则有学生自评、生生互评、师生互评等多种评价方式激发学生学习的动力,通过多主体评价提高学生的元认知水平,促进学生在其所学课程领域的学习素养提升。

  不仅是三大类课程,学生通过中心参加的各类展示活动(竞赛),刷学籍卡参加的社会场馆活动,以及在区内各个学校少年宫参加的所有活动,同样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个人积分构成所形成的枝状分叉图,中心起了个通俗而形象的名称——“积分琅琊榜”。

  值得关注的是,中心探索信息化时代背景下的校外教育评价,有着上海市对于中小学校外教育记录与评价改革大背景。2014年3月,上海市教委发布“中小学生利用电子学生证在社会场馆开展综合实践学习活动”的通知,指出“利用信息技术记录学生综合实践学习活动经历,是利用信息技术探索多元综合评价的手段之一”。此后,闵行区成为上海市电子学生证的首个应用试点区,十余万闵行中小学生开始带上电子学生证参加各类校外实践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讲,闵行区的校外教育评价正是未来上海市大规模推广的雏形。

  “星空间”,炫出自己的成长

  “快来看,这是今天我做的点心!”

  “这是我们艺术团演出后的全家福哦!”

  点进闵行区学生校外实践活动管理平台的“星空间”栏目,一张张来自学生的自拍、合影、场景记录立即跃入眼中。孩子们在这里可以记录下所参加的中心校外活动的过程,而这种记录,逐渐积累成孩子的评价数据,并可以转化为一定的积分,核心却是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足迹。“星空间”正是“个性技能与成长体验的数据”这两类数据的具体、真实体现。

  “实现学生校外活动成长过程全记录,促进全区中小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这句话概括了“星空间”平台的建设目的,也隐约提出了成长足迹记录对孩子的意义——个性发展,就是任何一个人的成长都不可复制,需要自己去体会和经历。

  例如,有的孩子记录下自己参加兴趣课程的各个环节,从对课程项目茫然无知,到产生兴趣,再到熟能生巧,展现了个人在兴趣方面逐渐成熟的过程;有的孩子喜欢记录校外活动时的各种花絮,体现出独特的角度和细致的观察力;有的孩子则善于点评他人的分享,也喜欢给别人出点子,许多奇特有趣的创意便隐藏在其中……

  在今年母亲节来临之际,中心策划了一次“母亲节·饰真爱”的活动。活动结束后,参加此次活动的孩子纷纷把自己DIY的作品上传至“星空间”中,教师则及时评价,拓宽孩子们的创作视野。学校也开始在“星空间”这个平台来发现创意,如学生们在平台上交流分享活动经验,教师就可以从中找到活动的价值,加以应用推广。

  积分功能是“星空间”吸引学生持续分享的重要手段。无论是发布分享,还是点评他人,学生都可以获得积分。中心分管教科研工作的杨慧玲老师说,平台经常会分析一个学生积分构成,是参加的活动多,还是分享点评的多。中心注意到,获得积分靠前的学生,既是各种校外活动参加的积极者,在“星空间”分享也比较领先,而且在校表现同样可圈可点。“这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校外活动对学生成长的重要意义。”

  杨慧玲表示,目前平台上的相关数据丰富了闵行区在教育信息化建设中设立的“学生电子档案平台”,让教师和家长准确了解学生参与的校外活动情况,并能通过网络对其电子档案有所跟踪,了解学生的兴趣点在哪里。这对于学校和家长加深对孩子的全面了解益处良多。

  在线学习,让“微课”真正入心

  中心的舞蹈兴趣班下课后,艺教部主任史晖老师都会布置一项特殊的作业——家长录制一小段孩子跳舞的小视频,上传到校外实践管理平台中。史晖会对着视频在线写出点评,告诉孩子动作要领。同时,史晖也会上传一些舞蹈小视频,让孩子照着在家练习。舞蹈班每周的课时或许只有几节,但通过视频来往,只要有空余时间,师生间的教学沟通几乎没有阻碍。

  借助平台的这种在线教学沟通有个时髦的名字“微课”。在当下这个“短、平、快”为特点的“微时代”,不占用太多的时间,简短、直观、实效的短视频教学“微课”,让不少家长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校外实践管理平台对“微课”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时间须严格控制在五分钟左右,内容需要非常精炼,言简意赅,不泛泛而谈;内容、文字、图片、语言等上须正确无误。

  短短五分钟的“微课”应该很容易做吧?恰恰相反,对于习惯连篇讲解的老师,五分钟可能连开场白都没有说完。史晖最初也遇到这个难题,一段舞蹈音乐都会超过五分钟,加上讲解,怎么在“微课”里挤下?

  时间限制“逼迫”着老师们分秒必争。开场白一少再少,需要讲解的全是“干货”;太长的音乐进行拆分,把动作要领更加集聚;内容较多的课程,制作成系列微课。更重要的是,“微课”把不少教师中的“信息技术门外汉”硬是拽进了门,中心网络学习资源一下子丰富起来,响应着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的教育需求。

  资源的丰富促成了“翻转课堂”实现。以器乐课程为例,教师利用微课的直观性和真实感,很好地将学生的指法、手型与乐器结合到一起,弥补了学生的“演奏空白”,从而激发起学生内心的真实感受和演奏的欲望。通过“微课”,教师可以更有针对性的开展指导。

  史晖说,学生在微课的辅助教学下自主完成新课的学习任务,在学习空间和时间上都是由学生自己做主,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自主学习有益提升学生能力。此外,教师在“微课”视频制作中,每一个视频都是针对一个特定的问题,有较强的针对性,视频的长度控制在学生注意力比较集中的时间范围内,学生学习时可以暂停、回放,教学有效性得以提高。更重要的是,教师根据学生在观看微视频的学习过程中提出的个人问题,为在面授课课堂中给予一对一的个性化有效辅导留出更充足的时间。

  少科院,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作为发现和培养青少年科创苗子的平台,青少年科学院是中心深度学习系列课程的典型代表。校外活动管理平台建立后,线上方式为少科院活动的开展提供了极大便利,学员报名、开题报告提交、研究过程上传、导师评价、参与展示活动等环节均可在管理平台进行。就读于上海市七宝实验小学四年级的刘子涵同学,假期里对市面上销售的TDS水质检测笔产生了兴趣。他并不相信商家在广告上的各种宣传,而是自己通过实验验证,并将其做成了课题《TDS能反应水质好坏吗》,通过报名后上传到管理平台的少科院栏目中。很快,少科院专家就对刘子涵的报告提出了指导意见——为什么要选择这几类水进行测试?测试值最好通过图表分析法让人一目了然;不要使用主观的指标来给结果下定义,一定要有客观数据等。在刘子涵进行调整后,专家继续在网上予以指导,希望刘子涵多进行试验测出平均值,对水的取样要更加严格等。这样一来一回的指导与修改,科学研究严密性的种子,开始在刘子涵心中埋下并萌芽。

  闵行区校外管理平台技术负责人刘民荣介绍说,闵行区地域狭长、学校众多,入选少科院的学员分布也比较零散,集中式、面对面的辅导和培训,对导师和学生而言,所花费的时间成本巨大,沟通很不方便,影响和制约了导师对学员的辅导效果。管理平台建立后,每一位推荐或报名的学生经过选拔后都会录入其中,平台会为每个闵行区少科院学员建立信息登记表,记录他们所有基本信息,便于老师追溯学员在校内的基本情况,从各种角度去认识和了解所要辅导的对象,全面、全局地把握学生的心理动态,形成校内、校外的教育管理的有效对接。

  依托管理平台,少科院分学科建立“导师制”的班主任管理,根据学生的创意方案分成工程创新、数理信息、生化环境、社会科学四大组别,进行持续的课题孵化和培养。少科院通过专家讲座、通识培训、课题孵化指导、撰写开题报告和参观科研机构实验室等活动,帮助学员们形成思路并确立课题。

  管理平台可以让学员和导师之间实现跨时间、跨地域的个性化指导。指导过程不仅可以全痕迹保留,也便于学生通过导师的评价进行自主地学习和研究。同时,平台对学员整个学习的过程形成有效记录,也方便导师对自己的评价做出改进,以优化他们对学生的个性化指导策略。更重要的是,平台可以科学分析闵行区少科院管理工作状况,也为每个学员进行过程性评价提供了良好的依据。

  借助管理平台,少科院学员所有的活动,包括考勤、接收辅导交流的时间、参加活动的具体情况等都将留下记录。同时,通过记录课题变迁、培训感想等描绘学生的成长轨迹,对于学员自己,也可以经常回顾学习的过程,及时鞭策和督促自己完成研究。

  小吴是一名酷爱工程科技的初中女生,成为少科院学员后,管理平台几乎成了她的“乐园”。她不仅把研究过程记录下来,还把各种平时搜集到的素材保存其中,甚至将研究时的心得用日记的方式写在平台上,与老师、同学分享。小吴说,进入高中后自己会继续使用这个平台,继续参加闵行少科院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