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陪老人喝茶聊天 300元可“租住”松江老人村

陪老人喝茶聊天 300元可“租住”松江老人村

2019/1/11 9:43:01 来源:解放网 选稿:蒋昕婕

  松江区叶榭镇,堰泾村田垄边。一幢幢粉墙黛瓦的农家小楼内,空巢老人们围坐在一起,等待着前来探望、陪伴他们的人。这些老人大多来自堰泾村,为了求得照顾和排解孤独,选择搬到这个地方长住。

  有没有人愿意拿出些许时间,前来守护和陪伴老人呢?不久前,一封招募信通过网络从这里发出,表示愿意腾出这里的一张床、一间房,邀请年轻人来这里入住,以志愿者的身份陪伴老人喝茶、聊天,换老人的一份笑容。

  首个年轻志愿者是研究生

  从招募信上的照片来看,这里有田野、石桥、鱼塘、树林,还有江南风格的农家小院。一幢幢小楼里,宿舍窗明几净,床铺、被褥干净整洁,空调、电视一应俱全,房间里还有装了淋浴设备的独立卫生间,条件挺不错。招募信上说,如果有年轻人愿意来住,将提供免费餐食,仅收取300元/月的低价床位租金。而这些租金,将用于给这一带的农村老人提供免费早餐。

  来到这里入住的第一名年轻志愿者,是24岁的华东政法大学研究生陈玉生。老人们一见这后生就笑了,拉着他问长问短。88岁的陈纪尧老爷子最是开心,拉住小伙子,让他陪自己下中国象棋。

  陈纪尧没什么特别的爱好,独好象棋这一口。能和年轻的棋搭子对弈,显然更有意思。为了让老爷子高兴,陈玉生悄悄地让了几局棋。老爷子赢了几局,便嫌小伙子水平不够。陈玉生只好认认真真下起来,这下,老爷子连输两盘,脸色一沉:“不下了不下了,没劲!”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他好像忘了说过的话,照样兴冲冲去找小伙子,在宿舍里、活动室杀上几盘。

  还有一些老人喜欢和陈玉生聊天,但小陈听不懂当地方言。有的老人普通话说不好,就拉上护工阿姨做翻译。85岁的陈召千普通话不错,和陈玉生最聊得来。两人常常在院子里边走边谈,陈召千走得慢,陈玉生就把步伐调到和老人一样的速度。

  到了吃饭时间,陈玉生还有一项任务,帮助那些坐轮椅的老人出门用餐。食堂在另一栋房子里,陈玉生推着轮椅,把老人送到食堂,等老人吃完饭,再把轮椅推回去。平时,这些老人想出来透口气,或者要参加院子里举办的活动,也会找陈玉生帮忙。院子的边上有一片广场式的活动区,是前段时间新开辟出来的。老人们喜欢那片开阔的场地,喜欢到那里的柿子树下聊天,陈玉生就陪着他们过去。

  陈玉生在这里住了近一个月,回去了。可是到了饭点,或者下棋、散步的时间,老人们还是会想起这个小伙子来。尤其是陈纪尧,时常打听小伙子什么时候再来,把他当成了忘年交。

  老人盼望有人陪陪他们

  陈玉生的出现,给这座名为“幸福老人村”的农家小院带来了好一阵活力。而这个招募活动,是幸福老人村的负责人和公益人士一起想到的。这里远离喧杂的闹市和街区,可以呼吸到清新的空气,听到鸟鸣与蛙声。在这样的环境中享受乡间慢生活,被不少都市人向往。

  老人村有需要陪伴、期盼交流的空巢老人,也有基本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的房间。只要腾出一两个房间,留给志愿者住,就可以换来他们生活中的些许光阴,让他们守护和陪伴老人。

  志愿者住在这里的时间可长可短,由他们自己决定。他们也不需要像工作人员那样24小时围着老人转,可以享有不被打扰的时间,做自己的事,只要每周能有7个小时与老人们共度就好。和老人在一起时,是聊天、喝茶,还是一起吃饭、参加活动,全由他们自己选择。

  老人们愿意住在这里,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一个人在家孤独。幸福老人村有机会诞生,也是因为有人把村里空巢老人的孤独生活看在了眼里。这个人叫蒋秋艳,从小在堰泾村长大,离开这里之后也常常回来探亲。村里的老人不愿意去外面养老,只爱在自家附近熟悉的环境中待着。热心公益的她就和伙伴一起租下家附近的农宅,改造成农村互助养老社区,吸引了30多位老人在此居住。

  蒋秋艳发现,老人们最盼望的,就是有人能来探望他们,和他们说说话。但是他们的子女大多在城区工作,往往只能在周末进行短暂探视。如果这封招募信能为老人们换来来自年轻人的陪伴、问候与关怀,那就再好不过。

  交通不便成最大瓶颈

  在招募活动的发起人看来,那些向往自然、充满梦想、有爱的年轻人,应该会对这片都市里的世外桃源感兴趣。那些自由职业者和背包客,只要日常从事的活动不受地点所限,都可以来这里小住一阵。事实上,也不是没有人同幸福老人村的工作人员联系,打听居住事宜。可是,大多数人都被一个问题难住了:交通不便。

  幸福老人村位于黄浦江南岸的开阔村落中,没有可以直达的公交线路。陈玉生来这里当志愿者之前,先来探过路。从他所在的华东政法大学松江校区到这里,有近30公里。从学校坐松江33路转松卫专线到离这里最近的公交站“浦南批发市场招呼站”,就要近2个小时。而从公交站步行到幸福老人村,还有2.6公里,步行需要半个多小时。为了缩短路上时间,陈玉生有时会从公交站找一辆共享单车,一路骑过来,有时干脆全程骑电瓶车。对于住得比陈玉生更远、对这一带路况不熟的人来说,要找到这里恐怕更为困难。

  缺乏大面积的活动场地,也是幸福老人村面临的另一个难题。这里虽然有活动室,但都比较小,一旦老人都坐下了,就显得拥挤,没有转身的空间。遇上举办联欢会或者文艺表演,只能到户外广场上举行,或者把食堂的桌子椅子搬开,腾出场地,比较折腾。

  吸引更多人关注老人村

  幸福老人村不易抵达,但陈玉生觉得,这里的生活还是不错的。他跟着老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变得规律起来,也享受着与老人们交流的快乐。这里的老人很淳朴,不怕生,看到人来都愿意说上几句,要和他们熟悉起来并不难。不过,陈玉生来做志愿者的时候,招募信还没有发出。他是经人介绍来的,成了目前唯一在此住过的年轻志愿者。

  老人村的工作人员认为,如果交通方便,也许会有更多人愿意加入志愿者的行列。他们期盼交通情况能得到改善,好让更多的人找到这个地方。好在,老人村里有一片停车场地,如果有人自驾前来,停车不是问题。

  另外,这封在网络上不断传播的招募信,也吸引了更多人关注老人村的现状和需求。有的学校包下大巴,组织学生来这里开展活动,陪爷爷奶奶们唱歌、做游戏,逗得老人乐开怀。也有家长自驾带孩子来参加亲子活动,在这里感受田园生活,并帮助老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老人村的负责人也常在节假日组织一些开放式的公益活动,比如陪老人品尝家宴、给老人赠送礼物,并在公众号上发布活动预告,欢迎社会人士参与。

  这样的活动多了,老人村对场地的需求就更为迫切,但在院子里自行加建房屋并不可行,会违反相关管理规定。老人村负责人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忙在附近寻找更大的室内活动场所,比如多功能大厅、礼堂等,让老人拥有宽大舒畅的集体活动空间和观赏节目的舞台,同时免受风吹雨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