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宝山罗泾“挑花”:纵横交错间挑出玲珑画卷

宝山罗泾“挑花”:纵横交错间挑出玲珑画卷

2019/3/20 17:16:11 来源:东方网 选稿:张丹洋

  据宝山区消息:"十字挑花"是一种随布纹的经纬结构进行刺绣的手工艺。在宝山罗泾镇,"挑花"曾经是农村妇女出嫁必备的女红技能,曾在当地盛行三百余年。农耕时代,当地妇女下田劳作习惯用头巾兜头,夏天可以遮阳,冬天可以挡风。而在头巾上挑出自己喜欢的花样,则是她们独有的巧心思。2007年,十字挑花这一手工技艺,被列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玲珑心思深藏一针一线之中

  在那个物资并不富足的岁月,在田间地头辛苦劳作的罗泾妇女并没有放弃对美的追求,兜头手巾、系身勾、肚兜、布裙,花一些心思,在土布制品上挑上自己构思的花纹样式,这些平常物件瞬间就靓丽起来。尤其是兜头巾,布色图案都有讲究,头巾布通常有三种颜色,白色布多用于年轻女性,蓝色用于中老年女性,绿色则仅用于新婚头两年。花样多为八角花、鸟花、荷花这些具有农耕特色的图案。头巾也是务农时最醒目的装饰,挑工优劣决定了旁人对佩戴者的第一印象。

  十字挑花没有事先画好的图样,也不在布上标记、绷架,全靠妇女们的一双巧手和玲珑的心思来"作画",下第一针时,整幅图案就已经勾画在心。巧手的姑娘总是格外受欢迎,姐妹间需要借助她的作品来模仿打样,嫁人时如果十字挑花技艺好也会成为婆家引以为傲的谈资。

  "我们那个年代,姑娘出嫁前一年就要开始做手工活,筹备自己的嫁妆。头巾、系身勾、肚兜这些日常用品是需要放在抽屉里供姐妹邻居翻看的,不仅要挑上吉祥的花色图案,还要展现出自己的手工实力。大系身作为结婚当天给婆婆的还疼礼,在功夫上更是马虎不得。"陈育娥今年已73岁,在回忆起自己当年准备的手工嫁妆仍记忆犹新。

  陈育娥是罗泾十字挑花的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年轻时她的挑花技艺已十分出众。"那时候,学十字挑花就像是小姑娘的一门功课,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一定要学会的。"这门功课的老师通常是女孩的母亲,而陈育娥的母亲因为不是罗泾当地人,没有学过挑花,她就拿了别人的作品自己琢磨,一点点拆开来,模仿对方的走线,在布上练习,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向自己的嫂子请教。虽说17岁才开始学挑花,但凭着刻苦钻研,陈育娥很快就掌握了十字挑花的要领。

  陈育娥告诉记者,挑花不仅是那个年代评判一个媳妇是否合格的标准,也是少女心意的寄托。年轻姑娘如果有意中人,是不敢开口的,唯有通过送对方自己挑了花的物件来传情。可以是一块方巾也可以是一个香囊,心思全在里面。男孩有意自然会很珍惜,随身佩戴或是拿给家人看。"这个手工好不好,未来婆婆也都看在眼里。她认可你,说一句这个姑娘挑花不错,旁人也就没话说了。"

  耐得住寂寞才能出作品

  陈育娥虽然已年过七旬,但只需一副老花镜,拿起针线和土布,就能挑出各种图案。几十年的功夫已然让她的这双手与挑花工具合二为一,几十种图案也早已熟烂于心。她是真心欢喜这门手艺,即便是这些旧时土布制品随着岁月退出了历史舞台,闲暇时,也依然喜欢在土布上"复习"这些年轻时喜爱的挑花图案。十字挑花不同于十字绣只看正面,真正懂行的人,看一幅十字挑花作品是会将画布翻转看背面走线的。一幅优秀的十字挑花作品应该是正面图案由无数个十字构成,反面图案呈均匀点状,正面与反面都需要清爽可看。

  要做到这些需要留意很多细节:挑花的线和土布上的纱不能重迭在一起,挑花时需要保证每一针始终向前,每一针的距离也必须一致,就连下针用多少力都有讲究,线绷得太松图案松松垮垮,太紧则会让布变得不平整。十字挑花还有专门的针法,45度斜向前行是为"行针"、横向前行则为"绞针",纵向前行有一种很形象的叫法"蛇脱壳"。只有把这三种基础针法都练熟了才能正式开始挑花。

  十字挑花虽是旧时妇女的必修课,但因其费时费力,随着时代发展,这一融入几代罗泾人生活的经典元素正悄无声息地淡去,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困境。为了让这一独具罗泾特色的手工技艺传承下去,罗泾镇政府不断在乡村寻找熟练十字挑花技艺的老手工艺人,并在2006年成立了十字挑花社团;2013年起,依托镇社会组织服务中心为平台成立十字挑花工作室,吸收了一批年轻女性在那里学习和实践,并在每一年都举办十字挑花赛;同时,在罗泾中学也开设了十字挑花兴趣小组,从小培养孩子们对这一手艺的兴趣。

  经过这些年的传承推广,这一技艺获得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喜爱,郑晓蓉和杨海燕作为陈育娥的得意门生,已成为了新一代的传承人。

  "十字挑花的针法并不难,熟练这三种针法大概也就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吧。但想要挑出一幅让自己满意的作品,从设计到完成,花几个月时间是常事,这就需要你耐得住寂寞,不能急功近利。"郑晓蓉耗时最久的作品是一幅融合了多种传统挑花图案的经典作品,花了她大半年的时间才完成。因为指导十字挑花团队打中国结而爱上这一技艺的郑晓蓉,在刚开始学时也完全找不到门路。"十字挑花不难,就是铺出去后再回来。"学过十字挑花的婆婆随口说的一句话让她琢磨了两个多月。也是把别人的作品拿来,拆了挑挑了拆,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研究,竟让她在之后的十字挑花比赛中收获了二等奖。

  另一位传承人杨海燕接触十字挑花时间较早。在2013年十字挑花社第一次到村委会开展培训时,她就已报名学习并在之后的十字挑花比赛中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脱颖而出。"十字挑花线条纤细,留白的地方很多,富有独特的审美趣味,很雅致。"

  传承中迸发新思路

  在罗泾镇社区文化活动分中心的十字挑花陈列室内,旧时妇女使用的头巾、系身勾,小孩肚兜、围兜、鞋子,新婚使用的枕头套、床幔等被细细收藏陈列着,这些物件虽已淡出人们的生活,却是十字挑花最传统的载体。

  除了免费传授挑花技艺,两位传承人思考更多的是如何将这一古老的技艺带入现代人的生活中,让更多人发现、欣赏十字挑花的美。

  近年来,郑晓蓉与杨海燕携手将十字挑花元素不断融入到符合当代审美的时尚载体中,开发了不少文创产品以弥补时代变迁带来的技艺断层。金属、皮具成为了新的载体,衍生出书签、钥匙扣、手镯、耳环、零钱包、杯垫、靠枕等文创作品,并多次在海内外文化交流舞台上展演。

  2017年,"一带一路"先锋论坛成功举办,杨海燕在工作之余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以白色土布为画卷,在上面挑出了一幅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十字挑花作品:古丝绸之路,骆驼运送着货物在戈壁间穿梭;新时代下,外滩标志性建筑脱颖而出,不同时代的繁荣景象在这幅作品中联合展现,该作品在宝山区名俗文化艺术展上一经亮相就收获好评无数。

  2018年,非遗跨界音乐剧《白蛇惊变》在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亮相,其中许仙造型所使用的腰带,上面的图案以罗泾十字挑花技艺完成。说到这幅作品,作者郑晓蓉把它戏称为"不堪回首的往事"。不同于过去挑花多在硬质的土布上,许仙的腰带为半透明的丝绸质地,材质软,透明度高都大大增加了挑花的难度,为了让十字挑花以最好的状态呈现在观众面前,仅仅85厘米长的图案,郑晓蓉每天花10小时,用了整整10天才完工。

  罗泾十字挑花被评为"2018年宝山区优秀民间社团自主发展基地"、"2018宝山终身学习品牌项目"。罗泾十字挑花社团则被评为2017-2018年度宝山区三八红旗集体。今年年初,郑晓蓉还带着罗泾十字挑花来到中国台湾参展,头戴兜头巾的她成为了展会上的亮点,吸引了大量观众。

  在记者采访时,郑晓蓉正在挑制一幅新的作品。这幅作品不论是配色还是材质都与传统的十字挑花有所不同,在线的使用上,改变了传统一至二股线的标准,首次选用了六股粗线,让十字挑花图案更鲜明、突出;挑花的载体也不是传统的素色土布,而是采用格子编织的螺丝土布,以加快挑花速度;在后期制作中,还将融入更多现代设计手法。这幅作品完成后将于3月29日在宝山民间艺术博物馆首次展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