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从学校到企业 李蔚用实干精神助力中国“芯”

从学校到企业 李蔚用实干精神助力中国“芯”

2019/4/22 9:20:17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洁敏 选稿:孟繁嘉



  从国家启动北斗系统建设伊始,李蔚就带领团队完成承接的北斗芯片研制任务,包括北斗一号、北斗二号基带芯片、北斗专用高精度RTC芯片及北斗模块系列产品等。多年来,他们承接并完成原国家主管部委组织的北斗多模多频基带芯片项目工作,并进行产业化。在国家北斗重点项目采购中,李蔚带领开发的北斗芯片应用在北斗手持双模型、车载双模型、指挥型、授时型等多款设备中,应用规模和出货量均保持在行业的第一位。

  第一次转型 开发出首款IC卡芯片

  1996年李蔚毕业的时候,选择了留校工作,投入了自己一直热爱的芯片领域。芯片技术的源头在西方,当时中国本土人才加起来不超过2000人,李蔚的同学和周边的同事,很多人选择出国,国外不仅有更好的生活条件,更重要的是可以接触最先进的技术,有更好的个人发展前景。李蔚回忆说:那个时候国产芯片是完完全全的不行,根本没法和外国人竞争,中国必须老老实实做研发,来不得半点虚假。

  在当了两年的老师以后,李蔚感觉学校的科研理论性的东西居多,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终身从事的职业,李蔚说:那时候我最喜欢《我看intel》这本书,我也想像intel一样,让周边的人都能用上我设计的芯片,那才是最有成就感的。于是李蔚完成了第一次身份的转换,从老师变成了一名工程师——1998年李蔚作为创始团队之一加入复旦微电子集团。1999年,李蔚成功地开发出了复旦微电子集团第一个IC卡芯片产品,经过近10年的持续开发及规划,该条IC卡产品线已经成长为复旦微电子最重要的产品线,该项目的核心技术荣获2001年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与两项发明专利。从开始的项目经理到市场总监、技术规划总监、技术总监,他主导开发的数条产品线,每年销售规模超过了10亿颗芯片,到现在还广泛应用在上海的交通卡等智能卡领域。

图片说明:2018年,李蔚在生产线指导工作。

  李蔚说:实业和科研不一样,很多东西说不出来,大量的工作是在背后繁复枯燥的测试、工艺选型,看起来没什么了不起,但正是这些工作,让中国芯片一点点强大起来。这真的很有成就感。

  李蔚的关注点总是对准着芯片行业的需要,他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最能帮助中国芯片行业发展的地方。他说:国产芯片这个时候已经开始逐渐占据低端的市场,但中高端市场上,大量产品还是外国货,芯片的竞争不仅是产品竞争,还是标准竞争,这个时期我的二三十项专利都和行业标准有关。

  心怀北斗 努力实现中国芯的目标

  2008年,中国的北斗导航系统正式上马,李蔚作为复旦微电子集团旗下子公司上海复控华龙微系统技术有限公司任CEO,领导华龙团队聚焦于北斗产业,结合片上系统集成电路设计技术,面向卫星导航、无线通讯及安全监控等应用领域提供完整解决方案。李蔚说:北斗系统是完全自主的一套系统,里边的所有产品设计,标准都需要配套,非常的复杂。对于国家的召唤,中国民族企业当仁不让。

  2011年,李蔚带领的开发团队发布了北斗二代RNSS基带芯片及北斗专用高精度守时芯片,成为我国国家主管部门通装北斗用户机系列中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产品,凭借出色的产品表现,2013年获得两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李蔚说:北斗系统除了民用以外,很重要的功能是担负着我们国防重要的任务,我们深知自己的责任。在李蔚的带领下,复控华龙公司荣获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并积累了十余项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及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

图片说明:2018年李蔚带领北斗总师杨长风参观生产线。

  在最开始北斗系统的研发阶段,企业需要大量的投入,但能够支撑企业生存的收入却很少,李蔚和他的团队不得不依靠一些副业来养活自己。李蔚回忆说:“作为创业团队的领头人,我不仅要解决技术问题,还要解决生存问题。在北斗第一代和第二代系统芯片测试中,我们都是第一名,但第三代测试的时候,我们的方案居然没跑起来,归根结底是那一段时间里,我们太分散精力了,于是我们开了个会,停掉了所有副业项目。”

  那是公司最困难的时期:收缩产品线、停掉所有副业项目,全力投入北斗系统芯片的研发。在母公司的支持下,团队为了节省开支,直接搬回复旦微电子“蹭”办公场所。

  经过了两年的努力,2014年,李蔚带领研发团队再次推出北斗双模基带处理芯片,并于2015年初通过了北斗办组织的北斗专用基带芯片的评测,成为新一代国产卫星导航定位芯片市场的领航员。

  独具前瞻眼光 以市场需求引导技术研发

  李蔚带领团队,打破了国际垄断,为国产化芯片做出了巨大贡献。在经过了北斗基带处理芯片开发的这十年后,李蔚又将目光投向了辽阔的海洋。

  海洋自古以来就与人类的生产、生活及军事活动密切相关。海洋监测技术在维护海洋权益、开发海洋资源、预警海洋灾害、保护海洋环境、加强国防建设、谋求新的发展空间等方面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也是展示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我国的海洋科学研究起步较晚,海洋观测能力建设与国际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仅从民用方面来讲,中国的渔船出海,都是接受日本的气象预报,国内目前还没有观测手段。

  李蔚说:中国要发展成海洋强国,需要有海洋观测网络。目前,世界上有名的海洋观测项目都是由美国主导,他们布放很多的浮标(观测点)等设备,采集到的信息通过美国的卫星到服务器,其他国家需要提出申请才能使用这些数据。我们国家敏感领域的信息被采集走了,我们自己还不知道。需要用的话还要到美国去申请,而且还是有限开放的。我们的理想就是由中国自己主导,来做海洋观测网络。目前公司与复旦大学大气与海洋科学系合作,想利用我们的技术,建一个中国的海(洋)气(象)观测网。

图片说明:“海龙王”海气界面仪

  在介绍公司历时两年开发的“海龙王”海气界面观测仪时,李蔚一脸兴奋:我们的核心还是北斗技术,通过卫星把观测仪上传感器监测到的水温、温度、盐度等数据都传输回来,并向设备提供位置、时间、通讯等支撑。春节前,我们把设备投到南海,结果出了点小故障。于是,我们就根据卫星定位指挥渔船去把设备捞回来。作为第一个捕捞回来的故障设备,经过了研究分析,目前已解决了故障,这两天在长江口进行布放测试,预计5、6月将重新到南海投放使用。

  正是在千万个如李蔚一般的中国工程师的实干下,中国芯片正在成为世界芯片市场重要的力量。李蔚说:我的心愿其实很朴实,就是希望我做的产品,有朝一日走在路上,看到大家都在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