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四爷来了!故宫雍正文物展将登陆奉贤博物馆

四爷来了!故宫雍正文物展将登陆奉贤博物馆

2019/5/10 9:01:46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杜晨薇 选稿:袁颖

  5月16日,上海奉贤博物馆新馆将正式投入营运,为期3个月的“雍正故宫文物大展”也将同步登陆,并免费对外开放。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大展是故宫历史上,第二次将雍正文物带到国内其他地方博物馆进行展览展示,上一回还要追溯到十年前,台北故宫和北京故宫合办的清世宗(雍正)文物联展。

  在那次联展上,台北故宫拿出了“压箱底”的宝贝,北京故宫也带去39件雍正展品。而一周后的上海奉贤博物馆新馆里,人们将看到的,是足足120余件国宝,涵盖雍正皇帝励精图治13年里,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更了不起的是,其中诸多展品在故宫博物院里也仅仅是“馆藏”,从未对外展示过。

  于是,一个摆在全国“故宫迷”“清史迷”面前的“终极”问题出现:奉贤是谁?为何偏偏是它被故宫选中,成了全国数不胜数的地方博物馆里,那个“幸运的孩子”。

  (一)“幸运儿”奉贤

  一个月前,故宫第六代院长单霁翔退休了。退休后的第六天,他现身上海奉贤做了一场题为“坚定文化自信,做中华文化的忠实守望者”的专题报告。两个小时里,他把故宫博物院的历史沿革、古建筑群、馆藏文物一一做了详细介绍。现场许多观众说,这恐怕是奉贤离故宫最近的一次。

  可人们并不知道,早在单霁翔退休前,就已经把奉贤和故宫的故事,安排地“明明白白”。

  2018年春,一次偶然机会,奉贤区主要领导和当时的故宫博物院“网红”院长单霁翔碰面了。奉贤方面试探地伸出橄榄枝,介绍了博物馆新馆即将落成的情况,表达了对接故宫资源的迫切愿望。当时,奉贤区博物馆馆长张雪松亦在场,时至今天,他依然不大明白——为啥当时的单霁翔答应得那么爽快。

  紧接着,奉贤和故宫方面的人开始了频繁的交流和互动。他们反复来往上海、北京两地,磋商资源对接的形式,讨论内容从“能不能展”,到“展什么”,再到“怎么展”,思路越来越清晰,合作板上钉钉。

  故宫为什么要把这么重量级的临时展览放在奉贤?如果从传统思路出发,恐怕找不到答案。张雪松坦言,占地2万平米、功能先进的奉贤博物馆新馆固然有办展实力,可全国那么多设施完备、底蕴深厚的博物院,故宫怎会瞧上一个地厅级城市的“小”博物馆?“我的主观感觉是,单霁翔本人思维开阔,不拘泥传统,可能认为文化传承工作不一定非要放在那些规模庞大、地位高远的场馆里。”

  张雪松的感觉八成是准确的。近期有网友扒出单霁翔退休后一个月内的行动轨迹:离开故宫后的第三天,他在安徽滁州做了专题报告;第四天,他被2019中国(宁波)特色文博会聘为创意顾问;第六天,他来到了奉贤;第七天,他去山东烟台倡导文物保护事业;第九天,他去了北京林业大学……这些城市和地点,大约都会成为故宫的“朋友”,成为未来国宝走进全国百姓身边重要的载体。文化传承,本就不关乎时间与地点。

  故宫来了,奉贤博物馆新馆的春天,也早早来了。

  (二)“奉贤x故宫”,合作不简单

  2017年,奉贤博物馆新馆正式启动建设。项目位于上海之鱼——金海湖畔,由日本新生代建筑师藤本壮介设计。历时两年修造,这座由三个独立的“椭圆”造型巧妙连接而成的建筑群新鲜出炉,美轮美奂,硬件条件在当前上海各区级博物馆里,排在前列。

  但故宫要的,不完全是这个。

  

  

奉贤博物馆新馆方国政摄

  作为国家一级博物馆,与故宫合作的展览展示单位,也必须要达到同级别的展览水平,换言之,不管在安防方面,还是配套方面,都要有承接国宝的能力。在上海,按照国家文物局出台《博物馆评估暂行标准》所评选出的国家一级博物馆,截至目前有5家,包括上海博物馆、上海鲁迅纪念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上海科技馆、陈云纪念馆在内。尚且没有一家区级博物馆能在综合管理与基础设施、藏品管理与科学研究、陈列展览与社会服务等方面达到“一级”水平。

  可这并不影响新落成的奉贤区博物馆里,藏着一个“一级标准”的展厅。张雪松告诉记者,在博物馆建设期间,奉贤已经考虑到未来的功能设计,对标最高水准,预留了一个数百平米的展厅。其中,不论技防、消防能力,还是人防策略,哪怕是展览柜内的温湿度等细化指标,也符合国家乃至国际要求,“这是奉贤和故宫合作的基础,要是没有今天‘硬核’的新馆,一切都是空谈。”

  离正式开馆已不足一周,可奉贤区博物馆新馆的临时展厅依旧空荡荡,只有那颇具象征意义的红黄二色背景板预告着即将到来的故宫盛景。记者从多方打听到,故宫国宝亮相前的踪迹往往是秘而不宣的,目前这批国宝是否到达上海,也未可知。但许许多多博物馆人为此付出的心血却可见。据悉,为了挑选这120余件展品,故宫器物部、宫廷部、书画部等不同的部门专家反复甄选良久;为确保安全,国宝到达地方后所有的布置、上柜全由故宫方面专家现场负责,奉贤方面则着重于展厅和展柜的设计。

  

  

场馆最终和观众见面,大概会是这个样子。(效果图)

  “但我们依然从中收获颇多。”张雪松说,故宫人对待文物和史料近乎苛求的态度和敬畏心,值得每个博物馆人尊敬。而面对这样大批量的国宝到来,奉贤区博物馆新馆实质上也顶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我们在短时间内,被推着向极致水平的硬件、软件靠拢。”张雪松顺势开了句玩笑:“假使成功办完这次临时展览,我们的心就更大了,以后也敢去跟卢浮宫、大英博物馆合作一下。”

  (三)四爷,你终于来了

  临展的主题经过多番探讨,最终,双方将目光聚焦在了“四爷”雍正身上。

  雍正与奉贤有着深厚的渊源。史料记载,1724年(雍正2年),为加强对江南地区赋税管理,雍正下旨在松江府范围内新设奉贤县、金山县、南汇县和福泉县。这是奉贤建县的开端。为了进一步明确这段历史,奉贤博物馆人先后跑了上海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希望寻到当年中央与地方探讨建县问题的来往奏章。功夫不负有心人,张雪松等人最终在台北故宫看到了那批史料。此次奉贤区博物馆新馆开馆,这些奏章的复制品也将在常设馆内展出。

  当然,雍正与奉贤的缘分不止于此。1725年(雍正3年),雍正下令花大力气在奉贤沿海一带修建石塘,不计成本地解决水患问题。“其实当时国库并不充裕,修建石塘每100丈就需花费白银19万两。”张雪松说。整条10公里的沿海石塘建成,花了足足10年时间,在今天的奉贤区柘林镇境内,仍有4.5公里的石塘留存。奉贤区博物馆新馆地下一层,1320平方米的海塘厅也将完整展示这段历史。

  雍正执政期间,没有一刻离开过北京城,自然也就没有踏上奉贤土地的机会。如今,四爷终于来了,还带来了他的一生——

  120余件故宫展品,包含了他生命中许多重要的东西。做帝王期间,他用过的印玺、弓、望远镜、眼镜,他贴身的夏季朝服,他心爱的一杆火枪,都将原汁原味地呈现在观众眼前。

  此次即将展出的雍正印。

  此外,还有一大批雍正年间的器物,包含瓷器、珐琅器、漆器、珐琅器、书画等。其中有几方砚台、铜炉,是他心爱的日常把玩之物,从那些精致的器型、典雅的花纹图案中,基本可以窥见这个威严帝王的审美意趣。张雪松说,雍正对器物的细节要求极高,因此在位期间留下的明确可考、有落款的各类物件,相较他的父与子,实在少得可怜。“这为故宫专家的展品遴选工作增加了非常大的难度,却也让整个雍正展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在本次展览中,故宫和奉贤方面还共同首度复原了当年的“军机处”,这是雍正历史上值得书写的一笔。1729年,雍正借用兵西北之机,在乾清门外西偏小平房内设立军机处,一些军国大事由军机处秘密决策,君权至上从此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展厅内将重现当年雍正和大臣们用过的炕桌、烛台等设施。

  (四)定义“一个好的博物馆”

  单霁翔说:“什么是一个好的博物馆?只有人们生活中离不开的,有时间就想来、来了不想走、走了还想来的博物馆,才是好的博物馆。”

  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即将为奉贤博物馆新馆打响第一炮,可作为一个地方博物馆,如何把握好这样来之不易的“流量”,真正成长为一个让人必去的“打卡”地标?这值得深入思考和探究。

  记者获悉,新馆目前已筹备陆续推出中国工艺艺术品展、国际纸艺双年展、中国古代铜镜学术研究会及展览,希望通过严控展览的品质水准、引入多元艺术文化形式,让博物馆“活”起来、“火”起来。

  当然,除了一个个重磅的临时展览外,常设的奉贤历史展也依然有必要不断提升观览体验,这一方面仰赖于声光电等各种新型技术手段的使用,增强人与史料、实物的互动性;另一方面离不开博物馆人及考古学家们孜孜不倦的史学探求,持续发现鲜活的地上、地下新史料。

  此次现身新馆的馆藏文物达到3000余件,“其主要来源是奉贤当地的考古发现。”张雪松透露,上世纪70年代,奉贤四团镇出土了1000余件有稻草捆扎痕迹、保存完好的宋瓷,专家从器形和纹样中基本判断,这是一批产自龙泉窑、有外销倾向的出口瓷器。而今,它们中品相姣好的一部分,将集体与观众见面。此外,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两次发现的奉贤境内良渚文化遗址中,也出土了一批陶器、石器等,它们是史前人类活动的明证,也是展览展示的重点。

  “接下来,我们还会进一步加强研究工作,特别针对奉贤历史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文献空白进行深入挖掘。毕竟科研能力是定义一个博物馆好坏的重要指标之一。”张雪松说。

  让我们拭目以待,这个当下看来自身条件够硬,又逢天降“锦鲤”的奉贤博物馆,会成为“一个好的博物馆”吧。

  最后,附上一个小小的观展建议:“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展出时间将从5月16日持续到8月16日,周二至周日的上午9点至下午16时30分,周一全天闭馆,为期3个月,展出免费开放。为了避免大客流影响观展体验,有意前往参观的市民请提前在奉贤博物馆官网和官微上预约,并尽量错峰观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