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宝山罗店之子用独腿迈出了大写人生

宝山罗店之子用独腿迈出了大写人生

2019/8/13 20:28:09 来源:上海宝山 选稿:潘子慧

潘光旦

  潘光旦,1899年8月13日生于江苏省宝山县罗店镇(今属上海市),字仲昂,原名光亶,又名保同。著名社会学家、优生学家、民族学家,著有《优生学》《人文生物学论丛》《中国之家庭问题》,译著《性心理学》等。与叶企孙、陈寅恪、梅贻琦一同被誉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同时,潘先生也是具有影响力的思想家、活动家、民盟早期领导人之一,毕生致力于爱国民主事业,倡导民主自由思想。

  潘光旦性格活跃,喜好运动。早年在清华学校念书时,他迷上了跳高。一次跳高时,由于右脚用力过猛,着地后挫伤了膝盖。但他却全然没有放在心上,结果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伤处感染了结核杆菌,最后只好截肢。虽是独腿,但潘光旦不自卑、不气馁。相反,他坚持不懈地练习架拐走路,到后来行动敏捷如常人一般,用独腿迈出了大写人生。

  潘光旦生平

  1913-1922 就读于北京清华学校

  1922-1926 赴美留学,获学士、硕士学位

  1926-1934 在上海光华、复旦等大学任教

  1926-1934 在上海光华、复旦等大学任教

  1934-1952 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教授,兼任及教务长、社会系主任以及清华大学图书馆馆长等职

  1941年 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历任民盟第一、二届中央常委,第三届中央委员

  1952年 调中央民族学院任教授,主要从事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

  1954-1965 历任全国政协第二、三、四届委员,并先后担任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政务院文化委员会名词统一委员会委员。

  1967年6月10日 在学生费孝通的怀中与世长辞

  潘光旦的教育思想

  潘光旦一生治学范围极为广阔,中西贯通,文理融会,在优生学、社会学、民族学、性心理学、民族学、翻译等众多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不少著述已成为我国现代学术的经典,在中国现代学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他是中国现代教育史上最早发现专业化教育弊端,并提出通才教育思想的教育家之一。他推崇传统文化中“士”的精神,曾说:“大学的宗旨不仅在教人做人、做专家,而且要做士,即承担社会教化和转移风气的责任的知识分子。”

  “中和位育”是潘光旦在教育上的最具特色的贡献。他引《中庸》里“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之义,解释说:“位”的注解是安其所,“育”的注解是遂其生。他以此衡量教育得失,认为教育如不能使人安其所、遂其生,那叫办学,不叫教育。他的这些思想是留给后人的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

  费孝通忆述潘光旦

潘光旦(左)与费孝通夫妇

  要讲潘先生,关键问题在哪里?我觉得,关键是要看到两代人的差距。在我和潘先生之间,中国知识分子两代人之间的差距可以看得很清楚,我同下一代的差距也很清楚。最关键的差距是在怎么做人。做法不同,看法不同。潘先生这一代人的一个特点,是懂得孔子讲的一个字:己,推己及人的己。己这个字,要讲清楚很难,但这是同人打交道、做事情的基础。在社会上,人同别人之间的关系里边,有一个“己”字。怎么对待自己,推己及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首先是个“吾”,是“己”。这是个最基本的问题,可是现在的人大概想不到这个问题了。很多人倒是天天都在那里为自己想办法,为自己做事情,但是他并不认识自己,不知道应当把自己放在什么地方。

  潘先生这一代知识分子,对这个问题很清楚。他们对于怎么做人才对得起自己很清楚,对于推己及人立身处世也很清楚。他们首先是从己做起,要对得起自己。怎么才算对得起呢?不是去争一个好的名誉,不是去追求一个好看的面子。这是不难做到的。可是要真正对得起自己,不是对付别人,这一点很难做到。考虑一个事情,首先想的是怎么对得起自己,而不是做给别人看,这可以说是从“己”里边推出来的一种做人的境界。

左起:施嘉炀、潘光旦、陈岱孙、梅贻琦、吴有训、冯友兰、叶企孙

  孔子的社会思想的关键,我认为是推己及人。自己觉得对的才去做,自己感觉到不对的、不舒服的,就不要那样去对待人家。这是很基本的一点。可是在现在的社会上,还不能说大家都是在这么做了。潘先生一直是在这么做的。不管上下左右,朋友也好、保姆也好,都说他好,是个好人。为什么呢?因为他知道怎么对人,知道推己及人。现在的社会上缺乏的就是这样一种做人的风气。年轻的一代人好像找不到自己,自己不知道应当怎么去做。

  潘先生这一代人不为名、不为利,觉得一心为社会做事情才对得起自己。他们有名气,是人家给他们的,不是自己争取的。他们写文章也不是为了面子,不是做给人家看的,而是要解决实际问题。这是他们自己的“己”之所需。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受些启发,多用点脑筋,多懂得一点“己”字,也许就可以多懂得一点中国文化。中国文化有一种超越自己的力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