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上海书展丨“教化嘉定”群贤毕集 新时期嘉定作家群文学丛书首发

上海书展丨“教化嘉定”群贤毕集 新时期嘉定作家群文学丛书首发

2019/8/16 9:54: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佳燕 选稿:陈绎帆

  东方网记者王佳燕8月16日报道:由上海文汇出版社隆重推出的新时期嘉定作家群文学丛书,在2019上海书展亮相。这套丛书共收入了十五位当代嘉定作家的优秀作品,本次亮相书展的丛书第一辑有殷慧芬、张旻、龚静、楼耀福、戴达、戴臻、许佳、赵春华、葛秋栋等九位作家的文学单行本,第二辑另六位作家的作品计划于年底推出。

图片说明:新时期嘉定作家群文学丛书签售活动

  群贤毕集,展现地域文化特色

  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嘉定先后涌现了十几位有地域影响乃至全国影响的作家,如殷慧芬、张旻、须兰等,他们的作品涉及了小说、散文、诗歌、儿童文学、文学批评等文学的诸多门类,在近三十年的上海乃至全国的文坛上留下了嘉定本土作家的身影。

  事实上,在一个偏居一隅、户籍人口五十来万的区县(嘉定于1993年撤县建区),一个时期内集中涌现出一批各以引人瞩目的创作实绩在文坛上占据一定位置的作家,在全国范围内也不多见。在2010年上海市作家协会和嘉定区政协联合召开的“新时期嘉定作家群现象座谈会”上,对于这一现象,著名文艺理论家王纪人表示,“乾嘉学派的领军人物钱大昕是嘉定人,现代国画大师陆俨少也是嘉定人,还有一些著名的外交家、政治家、教育家、科学家和医学家也出在嘉定,使你不得不用‘人文荟萃’来形容嘉定这块风水宝地。”

  进入新时期,嘉定作家群也在描摹时代侧影、勾画生活百态中体现了独有的审美价值和思想内涵。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孙甘露在为丛书撰写的序言中写道:“(丛书的出版)也令我们深思嘉定这一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的古城如何在今日延续文脉,养育了风格如此多样的作家,他们的作品透露出对时代和生活的细致观察,叙事沉着从容,不为喧嚣的潮流所动,而角度和笔触又是迥异多姿……对这些作家、作品的研读和品鉴,应该更多的着眼于上海文学乃至中国当代文学的视野中,更应该仔细地探寻滋养他们的嘉定的历史、文化、地理的特质和氛围。在某种意义上,特殊的地理位置,也使他们获得了有效的距离和冷静的观察,这种文学上的大城小镇正是孕育史上无数重要作家、催生重要作品的得天独厚的土壤。”

  “嘉定的很多作家,他们的影响力、创作的视野都已经超出了本地区的范围,其中有很多甚至是在上海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作家。”上海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在采访中表示,嘉定作家群创作的作品既有地域特色,又有时代影子,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在上海文学创作方面,嘉定作家群通过发掘地域文化特点,对上海发扬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进行有特点的文学“书写”,提供了很多有益启示。

图片说明:“新时期嘉定作家群文学丛书”首发式

  传承文脉,打响上海文化品牌

  今年,作为落实“全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加快建成国际文化大都市”的行动之一,嘉定有关方面大力促成了这套新时期嘉定作家群文学丛书的立项,并由上海文汇出版社精心打造出版。这套文丛的出版,堪称向爱书的读者提供了一场颇具本土特色的海派文学盛宴。文丛中的每一本书,都由作家本人选定,代表了作家们的最好状态,同时又各具特色。

  以第一辑的九本书为例,它们在题材、体裁上都各不相同:有“五个一工程奖”、上海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等大奖获得者殷慧芬“抒写城市深处的人性”的中篇小说集《欢乐》,有内地文坛“新状态”代表作家张旻以令人感同身受的“个人私密记忆折射时代更替变迁”的非虚构作品《中国父子》,有“上海文化新人”荣誉称号获得者龚静感悟“盛开和凋零都是生命的自在自为”的唯美散文集《花半》,有嘉定作家群中最早以小说创作成名、近年来以旺盛的文化随笔写作颇得读者青睐的‘40后’作家楼耀福抒写“老建筑老物件老传统”的随笔集《土布上的乡愁》,有十六岁花季即已长篇小说《我爱阳光》入选当年走俏书市的“布老虎丛书”而成名的‘80后’作家许佳表现“一段青春的旅程一个无法重回的江南水乡”的游记《随波逐流》,有冰心儿童文学奖等大奖获得者、学者型作家戴达以奇思妙想捕捉“孩子生活印痕”的儿童诗集《我用一朵花敲钟》,有陈伯吹儿童文学奖获得者戴臻异质另类的“城市阳台上的童话”《穿靴子的小竹子》,有在上海文坛以散文诗写作独树一帜、被誉为大城市里的“田园作家”的赵春华描绘“着色的日子”的散文诗集《桑葚忆》,有地方志专家、曾任嘉定博物馆馆长的葛秋栋领悟“无论古今人性相通”的历史小说《石榴红》……

图片说明:新时期嘉定作家群文学丛书

  据悉,第一辑的九本书也将在有着“最美图书馆”之称的嘉定图书馆、30家24小时免费开放的“我嘉书房”以及大众书局等一系列书店内进行展示和发售。“对于90后、00后的读者,会有一些影响。”嘉定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周迎妍表示,文丛将在描摹时代特征、为时代立传的同时,旨在培养出一批热爱读书的年轻读者,更希望有年轻新生代能延续和传承嘉定文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