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崇明这所小学里 孩子们把“土味”山歌唱出新意

崇明这所小学里 孩子们把“土味”山歌唱出新意

2019/9/6 9:28:32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郭杨如熠 选稿:丁怡隽

  “金鳌山,在崇明,山上有座镇海塔;镇海塔,真稀奇,稀奇稀奇真稀奇……”穿着土布旗袍,用响板打着节奏,一群孩子用清脆的童声唱着崇明童谣《稀奇歌》——这是不久前《歌起瀛洲》新书的首发式现场。这本书是崇明陈家镇裕安小学的崇明山歌校本拓展课程,目前已由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

  山歌,一定是上了年纪的人,用“土味”方言唱的歌吗?不一定。在裕安小学,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每个学生都会唱崇明山歌。

  市区来了“领唱人”

  《歌起瀛洲》新书首发式上,一位长发女子的发言引得现场掌声雷动。她是徐汇建襄小学的音乐特级教师邰方,是《歌起瀛洲》能够出版的关键人物。

  一年多以前,邰方接受支教任务来到崇明,支教裕安小学。这位新来的“空降兵”,第一件工作就是去了解崇明山歌。作为上海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崇明山歌拥有1300多年历史。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崇明劳动人民通过口头创作,形成了风格独特的崇明山歌。

  崇明山歌是裕安小学的特色教学项目,这个项目从2012年开始至今已历经7个年头。6年前,学校把崇明山歌纳入校本课程进行开发,并形成了校本化教材《乡土音乐》。“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做好,但现有的教材比较落后,得升级。 ”邰方说。

  正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邰方发现,全校近九百个孩子,却只有一个专职音乐老师。谁来执掌山歌队?升级教材需要大量的音乐师资力量,谁来编写?邰方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她不放弃,下决心要当好这个“领唱人”。

  邰方从浩瀚的崇明山歌题材中,选取具有代表性的曲调,对原有的课程内容进行了优化,并决定采用二维码即扫即听的方式,让原本落后陈旧的1.0版教材,升级成生动鲜活的2.0版。用一年的时间,她编出了一个全新的崇明山歌固定文本,形成了今日《歌起瀛洲》课程的雏形。

  兼职老师们的坚持

  邰方没到崇明之前,裕安小学的山歌课程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没什么大的进展。亏得各科老师的出手相助,山歌项目总算平安保留下来。

  在教科室主任沈俭眼里,这种坚持充满艰辛。“音乐老师不够用,全靠我们这些兼职老师齐心合力。大家都是崇明人,哪怕只会唱几句,也能教啊,如果不会唱曲调,那就先教孩子们读词,再让音乐老师教曲调。很多时候,教会学生一首山歌,要好几个老师合作。”

  沈俭是土生土长的崇明人,从小听着张小末(崇明山歌非遗传承人)的山歌长大。她说,这项崇明非遗不能断,这些耳熟能详的山歌得传下去。几年前,张小末成了裕安小学山歌项目的校外辅导员。在邰方开始着手改编山歌课程后,张小末和哥哥张顺法也加入其中,负责删掉不适合新时代、不够积极向上的内容。

  文本编制,插图绘制,文献考证,采访收集,筛选留存……其他学科的老师,也为新书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学校唯一的音乐教师秦国君则担负起了山歌的男声录制工作。山歌的音视频转换工作由学校的数学老师陈菊负责,学校还请来“外援”专业音乐教师负责打谱。

  一首首崇明童谣,一支支崇明山歌,就这样变成了固化的文字和图谱,一本“会唱歌”的山歌教本“出炉”了。“这简直是奇迹,一个音乐课程的编写主力军居然不是音乐老师。”邰方说。

  负责山歌女声部分录制的是张小末,录制完没多久,她就因患恶性肉瘤离开人世,没能等到《歌起瀛洲》首发的这一天。《歌起瀛洲》出版后,张顺法将新书用红丝带捆好,带到张小末的坟前。“这是妹妹生前未完的心愿,也是山歌传人们最大的希望。”

  开发出了“山歌娃娃”

  《歌起瀛洲》新书首发后反响很好。今年年初,裕安小学的学生开始组队出岛,送课到市区学校,还多次受邀参加“非遗联盟学校送课进校园”活动,并在各类比赛中连连获奖。

  “现在好了,我们拿奖多了,得到的各方支持也越来越多,我们看到了崇明山歌的新希望!”沈俭激动地说。如今走进裕安小学,处处可见崇明山歌的元素,让人耳目一新。课间休息、午间时刻,广播中就会飘出好听的崇明山歌。

  学校还建设了山歌馆,馆内有一棵“山歌树”,接送孩子的家长在山歌树下等待时,掏出手机、扫一扫树叶上的二维码,就能听到学校山歌队孩子们的歌声。孩子们爱唱,家长们也爱听。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参加山歌表演队,成为山歌小演员。

  值得一提的是,崇明山歌还渗入到其他学科中。劳技课上,老师带领学生开发出一款“山歌娃娃”。“山歌娃娃”的服装和发型,源自孩子们表演山歌时的造型,圆嘟嘟的脸蛋、俏皮的发型、土布衣服,孩子们喜欢这个新伙伴,并给娃娃取名为“裕娃安宝”。五年级的山歌小演员黄文珺,手中举着自己制作的山歌娃娃对记者高兴地说:“北京有故宫娃娃,我们崇明有山歌娃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