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宝山沪剧《挑山女人》“闯”得了国际“挑”得出金鸡

宝山沪剧《挑山女人》“闯”得了国际“挑”得出金鸡

2019/11/29 15:22:0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慧 选稿:孟妹

  据宝山区消息:“《挑山女人》是戏曲心灵美学与电影写实美学结缘的一次成功之作。”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看完电影后如是评价。日前,沪剧电影《挑山女人》荣获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戏曲片奖,实现了上海地方戏在金鸡奖“零的突破”。《挑山女人》作为中国第一部彩色沪剧电影,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上海首部现实题材戏曲影片。

image.png

  小小剧团梅花香自苦寒来

  回首2012年10月26日,原创大型沪剧《挑山女人》首次与观众见面,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只有17个在编人员、加上临时借用总共不超过23人的地方小剧团会创造出这么一出直面人生、直通人情、直抵人心的好作品;谁也没有想到,在7年的时间里《挑山女人》获得了包括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优秀剧目奖”、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在内的18个重要文艺奖项,主演华雯凭借“王美英”一角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和文华表演奖;谁也没有想到,《挑山女人》不仅被列为中国戏剧梅花奖数字电影工程影片,还得到了中国剧协、市委宣传部、市文广局等专项资金资助与大力支持,被拍摄成改革开放以来上海首部现实题材戏曲电影并受到众多观众的热爱。2018年10月,沪剧电影《挑山女人》“闯”入国际,亮相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第14届“中美电影节”,并获得第14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年度最佳戏曲电影奖。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荣广润看完电影跟华雯讲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下功德圆满了”。原来,影片拍摄过程中,顶着40多摄氏度的棚内高温,在各种照明灯光的灼烤下,华雯几度累瘫却依然咬牙坚持。为赶拍摄进度,华雯70个小时不眠不休,光换妆就达七八次,周旋在不同的场景中连续拍摄。最后一组镜头是雪景,为了让雪花不被飘散,棚里关了所有空调和通风设备。在滞闷的空间,华雯穿上影片中最厚的一套棉袄,在极度疲惫情况下完成高难度的唱腔和表演,直到导演汪灏一声“咔”,她才松懈下来,直直地倒在地上,昏厥过去。华雯说:“很多时候,要成功、要走出一片新天地,就是要经历死过去再活过来的过程,就像凤凰涅槃,苦透苦透熬过来才能熬出好东西。”

  “戏曲电影导演需要既熟悉戏曲语言的审美特征,又要通晓电影语言规则。”在仲呈祥看来,电影《挑山女人》将生活原型人物与舞台艺术形象有机交融,“他们的关系是互补,而不是相互抵抗。戏曲优势和电影优势都保留了。”《中国戏剧》主编赓续华看完《挑山女人》后表示:“拍得朴实又有新意,让人惊喜。”沪剧表演艺术家马莉莉也赞扬:“手法特别好、特别现代,也特别适合这个戏。”戏曲理论家龚和德坦言《挑山女人》让他意外,“我以为只是一个沪剧的电影化,没想到片中有演员与生活原型的接触,还有银幕形象和舞台观众的反应转接。电影有探索创新,很舒服,一路感动。”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点评说:“《挑山女人》不是为电影而电影,不是为形式而形式,而是找到了朴素的电影语言,表达了原剧催人泪下、波澜起伏的故事。”

  不忘初心善于挖掘生活之美

  宝山沪剧团原创沪剧《挑山女人》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安徽省休宁县的挑山女汪美红,一位3个孩子的母亲,每天要爬3700多级台阶的陡峭山路,17年来风雨无阻,艰难攀爬近20万公里,往返6000多个来回,磨破140多双解放鞋,挑断70多根扁担,独自把一双龙凤胎儿女“挑”进两所省重点大学。这是一个曾经在报纸上发表的真实故事。透过故事中一连串简单的数字,《挑山女人》剧组主创人员发现了其间蕴涵的意义。这不正是中国社会底层草根女子生命中迸发的光亮吗?这不正是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普通劳动者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精神的生动再现吗?

image.png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深入生活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沪剧《挑山女人》的整个创作过程倾注了真情实感。最朴实的坚韧和顽强最能打动观众。华雯真诚地说:“这样一个普通百姓的故事,一位平凡的母亲,身上透出的美之真谛把我深深打动了。”善于发现生活之美,勇于将这种生活之美提炼成艺术之美,是《挑山女人》创作团队的文化自觉和责任担当。正如文艺评论家毛时安所说:“《挑山女人》的故事简单却不单薄,它蕴含着丰厚的人生底蕴,是一部走情、走心、走人物的戏。它摒弃了当下流行时尚戏曲剧中附加的苍白的浮光掠影式的好看元素,让戏剧回归艺术本真。”

  主创团队曾两度驱车760公里,深入齐云山创作采风,与生活原型汪美红共同“挑山”,以心换心,以情融情,华雯更是与汪美红多次促膝谈心。华雯说,有一次跟汪美红去挑山,一开始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但当担子一压到肩上,两条腿就颤抖得走不动了,顿时感到眼前这个女人所承受的压力。我问她,你真的觉得生活得还可以吗?平常难受的时候怎么发泄?她笑笑说,实在难受的时候就上山大声地喊几声。这平实简单的话语,立刻在华雯脑海中幻化成一位鲜活的中国母亲的形象。孙虹江说:“这位母亲包含了中国农村底层劳动妇女的全部信息,那种贫而不贱、微而不卑的朴实且高贵的精神实在感天动地。”

  传播大美市区宣传大力支持

  “凄而不苦,苦而向上”,剧中女主人公身上传递出的这种伟大人格力量,通过创作团队的全身心投入和传递,深深感染了观众。沪剧《挑山女人》自2012年首演以来,已演出数百场,通过前后三轮全国巡演,跑遍大江南北,打破沪剧不出沪的“魔咒”,足迹遍布上海、江苏、浙江、宁夏、陕西、山西、山东、北京、安徽、广东、香港等地,观众达23万多人次。

  《挑山女人》创作之初,宝山区委、区政府给予高度重视和大力扶持。上海市委宣传部、市文广局、市文联和剧协等方方面面共同关心,合力推动《挑山女人》的创作演出。

image.png

  得奖不是初衷,更不是最终目的。“我们要想尽办法让这部作品的影响力留在舞台上,而不仅仅是留在观众的记忆中。”华雯说。于是,在一个人口不足12万的浦江镇,原定计划演3场,后来响应观众呼声,一场一场地加演,有时一口气连演8场观众还是欲罢不能;就全市性的“《挑山女人》大家唱”活动中,百姓争相演唱《挑山女人》唱段;毗邻上海的江苏太仓沪剧爱好者自发排演《挑山女人》,并传出趣闻。伴随着《挑山女人》的热演,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和精神得到了很好的传播。

  《挑山女人》之所以能够跨越南北语言障碍的局限,甚至走入粤语占主导地位的广东观众心里,关键在于“真情实感”。没有千万资金撑腰、没有奢华布景装衬,《挑山女人》凭借那份真、那份诚,一点一点地征服观众、一步一步地走遍中国。戏曲大家郭汉城用“真”“深”“美”三个字评价《挑山女人》。

  一场戏曲演出最多面对千名观众,电影则不同,受众群更多更广。华雯丝毫不担心沪剧电影会遭遇地域隔阂,她说:“或许沪剧因语言有其局限性,但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好故事自己会说话。”都说南方剧种“过江难”,宝山沪剧团不这样认为。拿《挑山女人》北上进京,南下赴粤巡演来说,在北京演出时,好多观众激动得眼泪止也止不住;南下到广东的时候,只听得懂粤语的观众,照样热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