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杨浦首创的居民区“三微治理”到底妙在哪儿?

杨浦首创的居民区“三微治理”到底妙在哪儿?

2019/11/29 19:02: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朱贝尔 选稿:潘馨仪

  东方网记者朱贝尔11月29日报道:老旧家园,百废待兴。近年来,杨浦一直在探索用低成本的方式改造公共空间,既要让居民参与进来,又能让公共空间被合理利用、持续美化。11月29日,“新时代上海社区工作法研讨会”在杨浦召开,领导干部、专家学者、社区工作者齐聚一堂,以案例“复盘”的方式,交流社区工作的好经验、好方法,杨浦首创的居民区“三微治理”(楼栋微整治、空间微改造、景观微更新)也以工作导则的形式固化下来。

  三幢14层居民楼终于“更上一层楼”

  延吉四村居民区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末,该居民区大部分是6层住宅楼,有三幢14层带电梯的高层楼栋存在“先天不足”,电梯只通到13层,顶楼居民要通过楼梯走上去。同时,这三幢高层楼栋的电梯已连续投入使用31年,近年来电梯停运、夹人事故频发,物业多次修理仍无法根治,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更换新电梯的呼声很高。

  对此,业委会开展了关于更新电梯的意见征询,大部分居民表示愿意更换新的电梯。住在14楼的居民姜金保向业委会主任提出了一个请求:“我们这里一层十几户居民,每家都有老人,有的甚至90多岁了,到这一层楼就爬不动,轮椅也上不来,这次更换新电梯,能不能顺便把电梯也升上来。我们愿意出这部分加装电梯的钱。”在现场勘察后,专家表示,其中两个楼更换电梯并升上一层,难度不大,不过要增加数万元的费用。另一栋楼因房屋结构不同,需要改造才能让电梯升上一层,费用自然更高。

  三幢楼共有居民500多户,要使这么多人意见达成一致并不容易,自治工作小组成员多次上门和这些居民做思想工作,经过耐心地解释沟通,这些居民最终点头同意。

  评价一个自治项目是否具有“含金量”的关键指标,就是居民的参与度。在延吉四村更新和加装电梯的项目中,居民不仅参与到加装电梯方案的制定、征询等过程中,还自发筹集了30多万元项目资金,实现了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其中经验值得借鉴。

  智能车库“建”“管”都交给市场

  殷行街道市光四村第三居民区有一间运行了二十几年的老式非机动车库。该车库不仅设备陈旧、灯光昏暗,还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虽然物业公司聘用了专人管理车库,但车库脏乱差的现象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不仅如此,管理员还“鸠占鹊巢”,将车库变成自己的临时住所,居民们对此抱怨不断,经常到居委会、物业公司投诉。

  2017年初,殷行街道市光四村第三居民区的居民在街道的支持下开展了智能非机动车库改造自治项目。在项目开展过程中,街道一改过去“保姆型政府”大包大揽的做法,采用“政府引导、居民自治、市场运作”的社区治理模式,在充分发挥居民自治能动性的同时,引入第三方企业共同改造小区车库,形成了只能非机动车库改造BOT(建设——经营——转让)工作法。

  有居民在社区议事会上提出建设智能车库的想法,希望通过安装电子门、智能充电桩以及电子摄像头等设备,将车库从传统的专人看管变为“电子人”值守。这一想法一经提出,就得到不少居民认可和支持,但建设无人管理的智能化车棚在杨浦区是头一次,居民没有先例可循,不知道具体该怎么落实,于是又来到居委会寻求帮助。在居民区党组织的牵线搭桥下,街道组织部分业委会成员、居民代表参关了示范车库,引入第三方企业,经过协商,车库主要有企业负责建设和运营,前5年企业通过收取停车费和充电费收回成本,后5年,企业和业委会按照合同约定分配利润,业委会将分获的利润委托物业公司管理,用于车库的日常维护。10年后,车库内的智能充电设备所有权归全体业主所有。

  市光四村第三居民区将智能车库的“建”“管”都交由市场运作,不仅解决了车库建设前期的资金问题,而且消除了维护和修缮的后顾之忧。这不仅使居民享受到了优质服务,有效解决了政府和社会共建共治活力不足等问题。

  “三微治理”切口虽小但影响深远

  五角场街道创智坊居民区设置的“一米菜园”、长白新村街道安图新村居民区“先易后难”的防盗门更换、四平路街道打造的“睦邻家园”治理体系……社区“三微治理”看似切口小,但因与居民利益最直接、最密切、最能动员居民参与,也最能体现居民自治活力。最近几年来,杨浦区以“三微治理”为抓手,自治项目含金量不断提升,居民自治工作每年都有比较大的进步,取得了明显实效,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逐渐形成了一些颇具特色的社区工作法。

  杨浦在成功创建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的基础上,深化“睦邻家园”治理体系,回应人民群众的关切,从居民身边的小事做起,开展“三微治理”,从居民有体验度的项目做起,畅通居民诉求表达渠道,建设睦邻中心、睦邻议事厅等公共空间为自治搭建协商平台,形成了多元主体助力居民自治的格局。

  “从睦邻中心到睦邻家园,从街居结构到层圈结构,从政府托底到良性互动。”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刘建军教授用三句话概括了杨浦探索“三微治理”后社区的变化。低成本、小而美的社区空间“三微治理”破解了老小区在环境改造中面临的公共空间无序、经费资源有限、长效维持不易等难题,激发了居民的积极主动性,对提升居民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促进领里和谐、建设睦邻家园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