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蒲汇塘变清、滨江新规划 徐汇的未来拥有无限可能

蒲汇塘变清、滨江新规划 徐汇的未来拥有无限可能

2019/12/3 19:35:08 来源:上海徐汇 选稿:孟繁嘉

  你心中的徐汇是什么样子?是一条条有情调的小马路,还是那些有历史底蕴的老房子?是繁华的商业气息,还是美丽的滨江岸线?

  上海发布和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联合制作的“从心出发——2019对话区委书记”特别节目,12月2日迎来第1期,访谈嘉宾是徐汇区委书记鲍炳章。

  1 蒲汇塘是怎么变清澈的?

    徐汇区内蒲汇塘段流经虹梅、田林及漕河泾街道,跨虹梅路、桂林路、宜山路、田林东路、漕宝路等主要道路。

  鲍炳章:蒲汇塘的问题在河里,根源在岸上。具体原因,一个是以前很多人都会把洗衣机放在阳台上,污水就直接排到雨水管里。所以,雨水管里都是污水,这个需要改。

  我们算了一下,徐汇区今年做了160个小区,就是小区的雨水和污水要分离开,要把污水尽可能拉到污水厂去。第二是现在城市的发展速度太快了,污水厂的数量和我们的需求匹配度还是有问题,不够用了。

图片说明:改造后的蒲汇塘

  鲍炳章:我们就提出两点,第一把徐汇的事情做好,我们今年是160个小区,800多个排污点整治,新增的问题只要发现一个就处理一个。

  第二是强化应急机制。万一人家乱排放,我们不能习以为常、视而不见,而是要快速反应、尽快把负面因素消除掉。

  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把水环境做好,生态处理跟上,必要的植物生态要弄好,平时的垃圾处理工作要做好。

  2 做强政府服务:2/3事项当场办结

    “一网通办”是打造最优营商环境的金字招牌,徐汇要坚持以用户为本位的理念,以刀刃向内、自我革命的勇气魄力,在打响“一网通办”政务服务品牌中争当领跑者。

  鲍炳章:我们必须要打造最好的营商环境。2015年第一阶段,我们把散在外面的各类政府办事窗口集中到一个楼宇里,叫“一门受理”,但是这些窗口还是有不同的后台和前台。

  2018年到2019年,我们做的是“一网通办”“一窗综办””一次办成”,并且推动“一窗综办”向“一窗办成”升级,努力实现“进一网、能通办,来一窗、能办成”,为上海全面打响高效政务服务金字招牌继续贡献徐汇力量。

  现在大家到徐汇行政服务中心来看,我们只有18个综合窗口。除了个别的婚姻登记、签证办理、办理护照等和一些特定的劳动诉讼,其他所有近400个事项全部是18个工作人员办理。

  鲍炳章:这样会达到什么效果?80%的事项不用到后台去,前台就处理掉了。有三分之二的事项是当场办结,整整一年下来满意度99.6%,所有不满意的我们都有跟踪机制,就这么坚持做。

  而且做了以后还感觉不够,能否让政府服务更加便捷、便民?所以,我们现在把大数据中心、行政服务中心、网格中心,三中心一体化运作,数据完全集成在整个平台里面。用户如果有一个关联数据改了,所有进来的数据同步帮你更改,一次输入(只要这个人的单位还是原来的),永远有效。

图片说明:徐汇区首家获批的“区行政服务中心延伸办理点”

  鲍炳章:另外,对经常办的人来说,他对流程比较熟悉的话,我们开发了自助办理机制。自助办理跟园区、银行、服务点等挂钩。我们现在在服务点自助办理的法人事项已经达到370多项,个人事项290多项。3风貌区保护&老旧住房加装电梯

  衡复历史文化风貌区是上海保护规模最大的地区,总面积7.66平方公里,其中徐汇区域4.3平方公里,有950幢优秀历史建筑,1774幢保留历史建筑,2259幢一般历史建筑。

  鲍炳章:上海在风貌保护区的优秀历史建筑有2000幢左右,徐汇有1000幢左右。

  但是,风貌保护区里的人口居住密度跟原来设计比起来,已经大大过剩了,商业设施也已经过剩了,公共配套和人口的匹配程度也已经失调了。

  鲍炳章:所以我们提出要三减三增:减建筑容量、减人口总量、减过度商业;增公共空间、增绿化面积、增文化空间。

  现在,成片旧改没有了,但零星的低端房子还是有的。我们去年开始做征询。如果一幢房子我们要改,房子里的人需要同意才行。如果征询下来是愿意改的,我们全力以赴抓推进。

图片说明:居民在新装电梯前合影

  鲍炳章:比如说,加装电梯就可能遇到这样的问题:一楼反对,六楼说我需要,五楼说应该可以,二楼说我不出钱……

  现在几乎每个街道都有加装电梯的班子加强对接,我们也希望对居住困难的、因住房问题需要改善的,在今明两年完成一轮征询。只要征询过关,我们保证两到三年全部完成。实在征询不过关,我们有专门的班子一户一户沟通,把方案说清楚。所以还是要一点点来沟通,我们觉得安全是底线,沟通很重要,只有真正形成了共识,我们才能去做。

  4 将风貌区的更多空间留给市民

  鲍炳章:我们把体育局搬回区政府,把那里做成了天平街道最好的邻里汇社区服务中心,并向老百姓开放。

  我们还把复兴西路62号的湖南街道办事处恢复成一个徐汇区风貌展示馆,将徐汇区的历史风貌、建筑和人文集中在这里做集中展示。

  我们把乌鲁木齐南路上的区政协原址恢复为夏衍故居和草婴书房。我们设想,跟徐汇有关的作家是一个点,跟徐汇有关的名人故居是一个点,跟徐汇有关的电影又是一个点。

  鲍炳章:我们正好有武康路的黄兴故居,旁边就是一个电影剧团,我们争取和电影剧团互动,把这个原来作为风貌保护的展示点,改为与电影有关的展示点。

  比如住在湖南路淮海中路口的赵丹,他是中国电影绝对有影响力的人,但不可能把一幢楼恢复出来。我们就做一个电影的集体记忆,有电影的,有作家的,有名人故居的,国外也是这么做的。

  鲍炳章:有些地方适合政府做的政府做,但还是有一个度,政府的刚性预算也要控制。比如,大家都觉得武康路非常好,武康路的100弄现在变成一个特色精品酒店,不是很大,但是恢复出来非常好。旁边的40弄,唐绍仪的故居是40弄的一号,那个地方还有好多的名人故居。能够腾挪,能够归并的,我们尽可能做一些归并;能够开放让市场配置的,我们尽量让市场配置,公共服务只能政府去做的,我们也义不容辞,以达到一个平衡点。

    5 徐汇未来如何变?

  鲍炳章:我们要把徐汇滨江做成新的外滩,其中一块的特点就是高端金融,原来的产业逐步在调整。

  生命健康、新药研发、新药制造这类工厂我们可能没有,但是医药临床、临床研发、临床转化是不是能在徐汇做?我们是不是能够在脑科学、基础生命科学领域参与其中?中科院上海分院在我们这里,他们的生化所、细胞所是不是能有更多的参与度……我们都在积极探索,为他们服务。

  另外,徐家汇中心建成后,作为高端的商业地标和总部经济地标,还会带来无限的想象。

图片说明:徐家汇中心效果图

  想对徐汇居民说些什么?

  鲍炳章:我们最近在徐汇的生态和民生问题上花了特别多的心思。

  一方面是环境生态,包括水质、噪音、绿化等。另一方面就是跟市民生活有关的问题,例如旧小区改造、老小区安装电梯、小区综合治理、交通拥堵治理、贫困家庭扶助、水表分离等。

  我们应该自我加压,尽最大的努力解决好社会的发展问题,更多依靠大家的智慧和合力,一起把徐汇的工作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