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从老人到幼儿 听倪耀明书记在“考试”中如何作答

从老人到幼儿 听倪耀明书记在“考试”中如何作答

2019/12/3 18:11:42 来源:今日闵行 选稿:孟繁嘉

  一边是自称“新闵行人”的区委书记、区长倪耀明一边是全区50多位资深“考官”这场围绕民生话题展开的“考试”“考生”倪耀明将怎样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面对小朋友石破天惊的三字评语——“听不懂”,倪耀明立即喊话:向我开炮!

  面对青年人半调侃语气的“闵大荒”评价,倪耀明迅速回复:说明我们政府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到位!面对老年人严苛地指出“老年人就餐点太少”,倪耀明肯定答复:你放心,我们会努力!

  11月30日,一场充满“硝烟味”的对话,让闵行的未来图景逐一显现。托班问题、老街改造问题、积水问题、吴泾铁路问题、老年人助餐问题、物业管理问题……每一个问题都引发全场热议,而自称“新闵行人”的倪耀明则一一如数家珍。

  这场原定1个小时的访谈最终延长了半个多小时,依旧让在场的每个人意犹未尽。对于百姓们来说,还有更多问题想问,而对于倪耀明来说,他也有更多的美好规划想要说给大家听。

  如果有人问,倪耀明的这场“大考”算是合格吗?两位在闵行居住多年的小朋友的一句话——“我们不想搬家”——就已给出了最明确的答案。

  五大问题“测试”

  书记百姓考虑问题有何不同

  1

  说到闵行立刻会联想到什么?

  百姓:大、远、桶蒸糕、闵大荒……书记:责任

  2

  在闵行你的操心事是什么?

  百姓:停车难、垃圾分类、教育、食品安全……

  书记:交通

  3

  在闵行,最难啃的骨头是?

  百姓:老街动迁、停车、乡村治理……

  书记:发展

  4

  最近几年特别有收获感的事?

  百姓:红色物业、进博会、垃圾分类、地铁……

  书记:环境

  5

  最期待看到闵行怎样的变化?

  百姓:积水点、南虹桥、市容、南北交通……

  书记:群众满意度

  六大问题“考验”

  书记畅谈民生话题

  作为一个人口导入大区,闵行0—3岁的小朋友将近6万,托班资源日益紧缺。随着二孩政策的推进,未来,年轻的爸妈到底该把孩子送到哪里去?要求每个镇到今年底必须至少有一个专业的托育机构。在现有的幼儿园中腾出相应的教室作为托班,截至目前已经有81个幼儿园、147个班级。鼓励社会资源开办非营利性托育机构。动员大的企业兴办内部托儿所。依托闵行捷医平台打通家庭托育渠道。对于“社会最柔软的群体”——小朋友的问题,在公共资源投入方面我们一定有所“偏爱”。

  为什么要对大家看起来“有历史底蕴”的老街做改造?改造过程中,居民诉求不统一怎么破?闵行看上去高大上的地方很多,但在局部地区还有老旧住房的问题。根据我们的调查统计,老旧住房还有72万平方米,住在里面的百姓是12000多户,马桶还有3300多个,城中村原来是93个,经过几年撤村还有20个。尽管看起来花大力气来做的这些事受益面不大,但我们要知道,这些百姓恰恰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因为但凡有钱了,都会到外面去买房子的,谁还会继续住在这里。颛桥老街从20年之前就开始改造了,当时改造了很小的一部分。但留下来的大部分就带来很多问题,暴雨积水、群租等。同样的,七宝老街开发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现在正在二次改造,同样面临很多问题,包括房屋结构安全、消防、排污卫生等。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也面临住在里面的百姓不愿意搬出来等问题,但有更多的百姓是支持的,比如颛桥老街的签约率已达到97.77%。所以尽管越往后推进越难,但我们不怕。

  遭遇台风利奇马正面冲击的闵行一小时雨量超过100毫米。“下雨到闵行来看海”成真实写照。经历了“最强压力测试”的排水系统,今后将有怎样的改善?当天受淹小区44个,受淹地下通道41个。这次台风把我们的短板,把我们的薄弱环节彻底暴露出来。事后我们第一时间做了4方面的工作。第一,把所有的积水点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第二,到每个点去分析积水原因。第三,对排水有问题的迅速通过工程给予彻底解决,41个受淹地下通道目前已解决34个,还有几个正在施工,受淹小区的排水问题也基本解决。第四,对应急预案做了重新调整和修正,尽管百年一遇的大雨无法一下子排完所有积水,但预案务必要到位,确保百姓安全。

  吴泾化工区大部分企业已停产,配套铁路大概有十年没有用了,百姓出行遇到铁路时留有安全隐患,为何不能拆除?

    这些铁路不能拆。首先,铁路沿线还有仓储和化工厂还在使用。包括粮库,国家战略储备库等,而那个化工厂按照市政府的统一规划和要求,要到2022年左右关闭。因此,铁路十年未用未必代表以后也不会用。其次,铁轨的产权是企业的,拆建则要企业向上级国资部门报备,报备同意了再向铁路部门打报告,由铁路部门决定留还是拆。再者,那块地方按照市政府的规划,属于留白区,留白区不能进行开发。不过,对于这一地区,我们目前也已经形成了长效机制,以后只要是影响到交通、有安全隐患的,区里交通部门会统一牵头协调解决这个问题。

    尽管闵行区有规定,每个镇每个街道一定要有助餐点,但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这些助餐点仍然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老年人的需求。

    养老问题在上海越来越突出,尤其是老年人助餐问题,也是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这一块最近几年从市政府到区政府都是作为一项实事项目在推进。今年,闵行区在全市率先推进敬老院“围墙打开”工作。因为敬老院里面有食堂、有活动室,还有专业的护理人员。假如把里面的食堂做大一点,活动室做大一点,周边社区的老人就可以到里面去就餐,而且敬老院食堂做的饭菜是适合老年人口味的。到目前为止,已有20个敬老院“围墙打开”。此外,增加助餐点问题我们也在继续努力。

    业主与物业的矛盾似乎是全中国都有的问题,闵行又是如何破局的?

    闵行有1068个小区,类型很多,有动迁房、有早期商品房、有现在的商品房、有别墅区、有大居。收费的标准也各种各样。针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利用两年的时间,把2001年之前的旧小区,借美丽家园建设这个机会都重新改造过,在改造过程当中,一些小区的业委会也建立起来了,长期不交物业费的小区也减少。但我们依然觉得还不够,所以在基层党建的探索过程中,我们引入了“红色物业”的概念,让业委会、居委会、物业公司这“三架马车”拧成一股绳。现在,百姓有权对物业打分,目前一些小区也已经尝到了这样做的“甜头”。明年,全区所有小区都将参加创建红色物业。通过创建,让更多的居民、物业公司、业委会、居委会、党支部参与进来,让闵行的整体物业水平有所提高。

    在当天的《市民与社会》的录制现场,闵行的小伙伴获悉前一天是主持人秦畅的生日,特意给她带来蛋糕和鲜花,而秦畅则将现场年龄最大的和最小的观众请上台来,一同庆祝闵行即将起航的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