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这条路与99%的闵行人有关 但99.99的人没听说过

这条路与99%的闵行人有关 但99.99的人没听说过

2020/1/13 14:39:17 来源:今日闵行 选稿:张丹洋

  这几天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在下,小伙伴们的每日出行还好么?每天路过沪闵路的请举个手。话说每天你被它堵得还好吗?今天小编就跟大家聊聊爱恨交加的沪闵路。

  千姿百态沪闵路

  这条路,是上海西南地区最重要的干道之一;

  这条路,是国人在上海境域内修筑的第一批市郊公路,也是中国第一条商办长途汽车运输线;

  这条路,不仅缩短了郊区到市区的时空距离,更改变了当年闵行镇有船无车的交通状况;

  这条路,对沿线地区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最初修建的出发点之一是为阻止英租界越界筑路,所以在当年无论是对闵行,还是整个上海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

  这条路,历经百年沧桑,岁月洗礼,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城市化快速推进,无论是名字、形态、走向都在不断演变。

  要了解这条路的前世今生,先来看看路名的演变,它最早可不叫沪闵路哦!

  沪闵南柘路

  民国九年(1920)8月,闵行当地人士李英石、黄申锡等发起倡议,集资修筑沪闵南柘汽车路,以黄浦江为分界线,分沪闵段和南柘段,以期连接上海、闵行、南桥、柘林,亦称沪闵南柘路。

沪闵南柘路修筑期间

  初建的沪闵南柘路,严格意义上属沪杭公路上海段,民国十一年(1922)5-12月,沪闵段建成通车,长29公里,运营的公交线路取名“沪闵线”。民国二十一年(1932)建成闵南、南柘和柘金等路段,共长47公里,并与浙江省公路连通,是当时一条沟通省际交通的重要公路。

行驶在沪闵南柘路上的长途汽车,今沪闵线的前身

位于老沪闵路路口的沪闵南柘路汽车模型

  老沪闵路

  1958年,上海市因建设闵行工业卫星城的需要,作出了沪闵南柘路改建规划,沪闵段徐家汇至漕河泾及颛桥至闵行首尾两段老路拓宽,中间路段截弯取直,改经莘庄镇往南直抵老闵行,原龙华、华泾、颛桥段的部分老公路自此改称为老沪闵路。

老沪闵路与沪闵路在此交汇

  数十年来,因老沪闵路沿线规划不断调整,目前被分割成十几段,有的路段甚至成为断头路。老沪闵路的北端与桂林路沪闵路交汇,南端与颛兴路沪闵路交汇。

  沪闵路

  1959年9月,沪闵路改道竣工,沿途经现在的徐汇漕河泾街道、康健街道、闵行梅陇、莘庄、颛桥等镇(漕河泾和康健街道在1984年9月由上海县划归徐汇区管辖),最后抵达江川路街道(俗称老闵行)。公交沪闵线改行新线,称徐闵线。

二十世纪60、70年代徐闵线车票,回忆就像困进眼里的沙(陈寒松提供)

1985年,徐闵线位于徐家汇的起点站

  二十世纪80年代SK670铰接式公共汽车样式,也被称为巨龙车。乘过吗?你暴露年龄了。

  现今的沪闵路依旧是上海西南重要的干道之一,北起沪闵路一号桥(徐汇区内康健路与沪闵路交会处,跨龙华港),与漕溪路相接,南讫闵行西闵线轮渡口,与沪杭公路相接。

二十世纪90年代位于肇嘉浜路“六百”对面的徐闵线终点站

  沪闵路目前主要公交线路还是为徐闵线,从徐家汇肇嘉浜路高安路到老闵行的闵行汽车站(近西闵线渡口)。

如今的徐闵线终点站——闵行汽车站

  沪闵公路

  从莘庄立交到北松公路的沪闵路段属于国道G320的一部分,故被称为“公路”。莘庄立交东侧有一处标志,为闵行区区管市政道路和上海市管公路分界牌,即沪闵公路和沪闵路的分界点。

莘庄立交

  沪闵高架路

  沪闵高架路为城市快速路,是陆路出入上海市区的南大门,亦是上海市总体路网的骨干射线路网之一。沪闵高架路北起内环线漕溪路立交,南至外环线莘庄立交北端。工程实施分两期进行。一期工程为柳州南路至漕溪路立交,于1997年7月竣工通车。二期工程为莘庄立交北端至柳州南路,于2003年12月竣工通车。

沪闵路莘庄段(徐俊杰 摄)

  无论是沪闵路,还是老沪闵路,都深深地烙上了沪闵南柘路的印记,了解其间的来龙去脉,才会深刻感受到上海城乡百年间的变迁。一条路,一座城,百年穿越。沪闵路是上海西南地区最重要的干道之一;是国人在上海境域内修筑的第一批市郊公路,也是中国第一条商办长途汽车运输线。它的建成不仅缩短了郊区到市区的时空距离,更改变了当年闵行镇有船无车的交通状况,对沿线地区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最初修建的出发点之一是为阻止英租界越界筑路,所以在当年无论是对闵行,还是整个上海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这条路,历经百年沧桑,岁月洗礼,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城市化快速推进,无论是名字、形态、走向都在不断演变。

  想知道它的更多故事?翻开《百年沪闵路》,它会告诉你~

  《百年沪闵路》是闵行区政协文史丛书“发现闵行之美”“百舸争流”辑其中的一本,最近刚刚出版。无论名字怎么变化,沪闵路在闵行人心中都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结,丛书作者、区政协委员吴玉林同样对自己小时候乃至青年时期“去上海”的唯一之路刻骨铭心,以下来自他的分享——

  写《百年沪闵路》是自讨来的“苦”。虽说写作过程还算顺利,但前期资料收集和整理却是劳心劳力。作为“发现闵行之美”系列文史丛书“百舸争流”辑其中的一本,《百年沪闵路》的创作首先要做到史料上的真实和严谨,包括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过程都得有据可考可查。一百年的时间在历史长河中不长但也不算短,何况这一百年是激荡和澎湃的一百年。

敏园情景画。敏园是闵行地区第一家为营利为目的的私家园林。现在这块是滨江生活广场。

路长故事多。旧时颛桥书场

  经历清朝灭亡到民国建立,随之便陷入军阀混战,而后就是北伐战争、抗日战争,直到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并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到迈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迎来改革开放新阶段……由于历史条件所限,关于沪闵路的史料很匮乏,就算有也很散乱。要完整系统全面地把这条路建设的历史背景、发展过程和产生的影响写出来并非易事。但既然定了这个目标,就得做好吃苦的心理准备。

1984年9月30日,沪上各大报纸第一次出现了沪闵路上的重点节点——锦江乐园的广告。

原竖立在莘庄镇沪闵路弯角处的黄道婆像

  作为一个老闵行人,我对沪闵路自然是再熟悉不过,因为这条路几乎是我小时候乃至青年时期“去上海”的唯一之路。这份亲近感是刻骨铭心的,所以才有要写写它的冲动和热情。

  一波回忆杀来了~

20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沪闵路

1980 年代沪闵路(华坪路以南段)唐世杰摄

20世纪80年代的梅陇镇老街

20世纪80年代的南北大街

  事实上,沪闵路是值得一写的。百年前,发出倡议并主持修筑沪闵路的是闵行人李英石将军,这个人本身具有一定的传奇性。他是辛亥革命的功臣,为推翻满清封建帝制,光复上海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他为地方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建设起我国第一条由企业自建并私营长途客运的公路。李英石将军身处非常年代,命运多舛,继而因郁郁不得志英年早逝,但沪闵路犹在,让后人能够记住他。对于沪闵路为地方发展所带来的积极作用和巨大贡献,无需赘言。

  如今的李园有些萧条。

  这条路,改变了当时老闵行到市区只能坐船的交通窘境,更促使上海近郊西南乡镇联成一片,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1958年,上海市因建设闵行工业卫星城之需,对沪闵路进行截弯取直改经莘庄镇,次年9月竣工。至此,沪闵路对闵行尤其是南部地区的影响力越来越深远。

原上海县人民政府旧址,现为解放军部队驻地

  沪闵路是公路,公路字面含义当然是指公用之路,公众交通之路。所以它攸关民生,是与车的亲近,更是与人的亲近。李英石修筑沪闵南柘路(沪闵段一部分为如今的老沪闵路),开通沪闵南柘长途汽车,这条公交线历史较早,我只能通过当年的照片和史料有所了解;但后来沪闵路上的徐闵线却是十分熟悉,这么多年来从老闵行出发,去莘庄、去上海市区,不知乘过多少次。这条线路相依相伴几代人,累积的情感并非三言两语能说清。

20世纪80年代的闵行汽车站

  无论是老沪闵路还是沪闵路,我对车辙所经之处的城镇还算是比较了解,且不说长期生活的老闵行地区,北桥、颛桥、莘庄、梅陇、漕河泾等等,都有深刻的印象。走过路过,更驻足过。近几年因一直在从事本土文化的发掘和宣传,尤其是接受了闵行区政协编撰系列文史丛书的工作,更让我对这些地方的人文历史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

1995年拍摄的刚通车不久的沪闵路高架北段(陆杰 摄)

  所以在决定撰写《百年沪闵路》一书时,我就考虑,一方面要写沪闵路建设和发展历史;另一方面更要写沿路周边地区的巨大变化和人文风物之美。这样才能做到有骨有筋,有血有肉。沿着沪闵路寻归觅往,抹不去旧日印痕;璀璨灯火,道不尽乡愁悠情;根叶相系,扯不断彼此连结;停不下的行走,只因心在路上。

1997年的沪闵路梅陇段拥堵场景

  为撰写《百年沪闵路》,我查阅了大量与之有关的史料、地方志、道路志,还去上海档案馆复印了相关的历史文件;今年春节前专门沿路实地考察、探访,来来回回走了几次,同时走访了李英石将军的后人。越深入了解,对这条路的感受就越加深厚。

沪闵路上的光华创意街区入口处(徐俊杰 摄)

  这本书我是以点带面或点面结合写的,可独立成篇,但结集在一起,沪闵路的百年历史也基本明了,而闵行从田野阡陌落后乡村到生态宜居新兴都市的魅力画卷也一一铺陈展开。在写这本书的同时,我担纲策划和编导的同名纪录片也正在积极筹拍中,这又是一种形式的立时呈现。还是那句话——因为,沪闵路值得一书。

春申塘 王荣涛 摄

百联南方购物中心的夜景

友谊商城

  沪闵路,对很多闵行人来说,仿佛一本厚书,读它千遍也不厌倦。今年闵行两会期间拿到“发现闵行之美”这套丛书的政协委员们对此表示出极大兴趣,并盛赞丛书对发掘整理和保护传播闵行文化所作的贡献。区政协委员、华东师大教授罗争鸣如此评价:

  “这几本《发现闵行之美》具有很重要的史料价值,内容厚重,装帧典雅,把闵行的民俗、发展历史作了较为系统的梳理,尤其是《百年沪闵路》,像条串珠的项链,以民众熟悉的空间点位为线索、将沪闵路上百年间发生的精彩华章娓娓道来……”;

  “发现闵行之美”系列丛书2017年区六届政协着手筹划,学习和文史委员会负责编制文史资料编撰出版规划,秉承“以人存书”“以书存史”“以史为鉴”的原则,每年编撰出版一辑5册,共五辑25册,5年完成。截至目前已有15本出版。2019年度丛书除了《百年沪闵路》外,还有《小辰光,那些故事》《轻舟已过万重山》《寻乡记》《不能忘却的纪念》。喜欢本土文化的市民可在丛书上架后通过各种途径购买。

  另外4本先睹为快~

《寻乡记》

  生活在城里久了便会有乡土情结,时间愈久,这份情结变得愈加浓烈。随着城市化建设的快速推进,乡村正渐渐成为一种遥远的记忆。

  曾经野游过的小河浜,钻过的稻草堆,同小伙伴们避过暑玩过“躲猫猫”的小树林,还有用小瓶子挖过蜂蜜的破墙洞,端过鸟窝的老槐树……逐渐成为过往。所谓的乡愁,停留在了回忆和叙述之中,尤其是夜深人静,故土情结弥漫全身。

  书中收录了闵行原住民们深情写成的一篇篇关于乡村的文章,寻觅的是家乡故土的风土人情,让人历历在目,或许能为渐行渐远的乡村生活留下一份温情的记忆,也能让后人记得故土的原本面貌。

《小辰光,那些故事——闵行民间文学汇编》

  闵行经历千年的历史积淀和文化传承,有丰富的民间文学基础。它们是民间智慧和经验的结晶,更是时光在闵行这方土地上驻足并留下的印记。它们是本土的文化基因,是塑造当地人文精神的重要力量。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民间文学面临着新的冲击,抢救保护这些散落的文化遗产,是每个本土文化工作者的共同心声。

  这本书在现有资料的基础上,紧扣本土特色和风情,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再次进行了整理和加工。翻开这本书,能感受到民间流传的故事中蕴含的浓郁民艺乡俗生活气息,感受到普通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向往,和英雄人物英勇无畏、惩恶扬善的正义力量。

《轻舟已过万重山——闵行:从制造到智造之路》

  1983年,闵行区西南角正经历着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在原来空旷的田野上建起了上海市最早的两个国家级开发区之一——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那里随即矗立起了一幢幢现代化的厂房,吹响了闵行区向现代化进军的号角。

  时至今日,闵行区在现代制造业方面更是突飞猛进,取得重大成就。莘庄工业区、紫竹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临港浦江国际科技城等国家级和市级经济园区相继建成,虹桥商务区的开发建设蓄势待发。

  这是一条从“制造”到“智造”的发展之路,是一条产业升级和转型之路,科技创新驱动、集聚高端资源、摒弃传统思维、注重融合发展,为闵行新一轮崛起和腾飞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能忘却的纪念》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抚今追昔,岁月峥嵘。在民族存亡的关头,多少仁人志士上下求索,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冲锋陷阵、抛洒热血,奋力让黑暗的中国走向黎明。在这之中,也有着无数闵行儿女的身影。

  新中国70华诞之际,《不能忘却的纪念》一书作为“发现闵行之美”文史丛书“岁月有痕”辑中的一册隆重推出,以纪念闵行地区和共和国同命运共呼吸,为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以及社会的繁荣稳定,做出特殊贡献的集体和个人。

  翻开这本书,仿佛走近一个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他们的奋斗经历,记录着闵行历史波澜起伏的命运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