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来看虹口“逆行者”的“战疫”日记

来看虹口“逆行者”的“战疫”日记

2020/2/3 10:53:08 来源:虹口报 选稿:唐?

  

  图片说明:图为奋战在一线的部分医疗队成员。

  编者按:连日来,上海援鄂医疗队启程,奋战抗战第一线,这群“逆行者”中就有来自虹口区属医院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们也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了这几天“奋战”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1月23日—25日

  上海第四人民医院副护士长蒋金花

  记得报名加入医疗队那天,雨很大,医院各个科室的同事都积极踊跃报名参加援鄂医疗队,作为一名党员的我当时也没有考虑太多,填了一些个人信息,就这样成了医疗队中的一员。除夕的下午,我接到通知收拾行李,随时准备出发。收拾完行李和爸爸妈妈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件事。妈妈说:“一切以你们工作需要为主,不要担心我们。”

  大年初一,我们医疗队员在医院集结,很多同事的家人前来送行,医院和护理部的领导也是帮助处理各项事宜,忙着为我们做保障工作。有两位同事当时剪去留了多年的长发,为的是穿脱防护服更方便。领导们不断叮嘱——“我们是去支援的,如果自己被感染就是去添麻烦。”细想,这句话其实很温暖,都希望我们能平安归来。

  1月26日

  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护士长严晓晴

  武汉夜晚的天空没看见一颗星星,天气又湿又冷,空气中似乎笼罩着一丝阴霾。我们从下榻酒店赶往金银潭医院的路上空荡荡的,除了我们几个裹紧衣服低头赶路上班的以外,没有一个行人和车辆。远处医院的标志在夜幕下发出醒目的光芒,仿佛在给我们指明方向。

  听了交班,病人总数29人,危重症26个,重症3个,无创呼吸机17台,每个病人或多或少都有基础疾病,心中不由自主地有了些忐忑,不过听到了病房中呼吸机、心电监护仪等仪器发出各种熟悉的鸣叫声,让我们立刻平复了心情,马上投入了战斗。

  一整晚下来,脱下厚厚的防护服,里面的工作衣早已湿透,穿上防护服让我们的工作效率有所下降,因为保护面屏频频起雾,给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所有挑战和困难都是值得的,当看到患者带着呼吸面罩,虚弱的对我说谢谢的时候,我忘了现在身处的环境,忘了工作的危险,回归到了本质——我们是医护人员,为了患者的健康而战斗。

  这一夜开启了我们的援鄂之行,从一开始的些许紧张到立马投入工作,既辛苦又让人感动,我为自己是名医护人员而感动骄傲,武汉加油!

  1月28日

  上海中西医结合医院护士张明洁

  今天是大年初四,十点三十分接到通知:上海市第二批援鄂医疗队于13:30分到虹桥机场T2集合整队,作为危重组成员之一的我即将奔赴武汉支援疫区第一线。时间紧迫,我匆匆和家人告别,拿起早已打包好的行李直奔医院。此次援鄂,我还有一位志同道合的战友——内分泌科护士张骞。

  到了医院,院领导、护理部主任已在医院大厅等候我们,护士姐妹们则已经把所有物资封箱、打包、装车。由于武汉当地防护用具紧缺,医院想尽办法为医疗队队员准备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防护物资,还事无巨细地帮我们准备了许多生活物资,所有的牵挂和不舍都被打包进了鼓鼓的行李中。

  院领导一路护送我们俩到机场。临行前,领导们不厌其烦地再三叮嘱:你们一定要做好防护工作,有任何需要都要告诉医院,我们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平安归来!

  所有第二批队员列队集结完毕后,次序井然地排队安检,准备出发。没想到戏剧性的一幕来了。出发前航空公司发现我们这批医疗队的“行李”严重超重,不得不延迟出发时间,所以要更换更大的飞机。我们第二批医疗队总共148人,一共携带了803件行李,总重近11.7吨,人均携带行李超过79公斤。天啊,这些数据真是令人瞠目结舌,那超重的行李中到底都装了些什么?大部分都是防护物资。此次第二批医疗队的领队——瑞金医院的陈尔真院长说过,我们是去灾区救援,不是去麻烦灾区,所以物资必须带足。为了保障医疗队快速、顺利出行,航空公司只用了1个多小时就完成换机工作,我们预计在晚上七点多就到达目的地——武汉。

  到达武汉,整个机场只有我们一架飞机降落,以往人来人往的大厅现空无一人,异常冷清。乘上大巴开往酒店的一路上,整个武汉好似睡着了,悄无声息,唯有家家户户窗户里隐约透出来的灯光告诉大家他们的存在,远处的高楼大厦上霓虹灯璀璨夺目,“武汉加油”四个字振奋人心。

  到达酒店,各项事宜安顿好以后已是深夜。武汉,我们来了,一起加油,共度难关,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