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方笑一:学习古诗词不能急功近利

方笑一:学习古诗词不能急功近利

2020/3/25 10:11:58 来源:深港书评 作者:段凤英 选稿:吴怡闻

  寒风凛冽的冬日我们吟诵“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面对俊美的山水我们忍不住道一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取得成功时我们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千百年来,凝结吸收了一代代中华传统文化悠久历史底蕴的古诗词,作为一种极具东方意境美、语言美、强抒情性等特点的文学表达,从来不曾远离我们的日常生活。

  近年来,不管是如《中国诗词大会》《中华好诗词》等这样的以诗词为主要传播内容的电视节目,还是如《清平调》《知否知否》等此类根据古诗改编的古风歌曲的流行,在拓宽古诗词传播路径的同时,也让古诗词在年轻人中愈加受追捧。

  每年都会掀起一股诗词热的央视文化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即将在春节期间迎来第五季,近日,《晶报·深港书评》记者专访了该节目的命题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文系副系主任兼古籍研究所所长、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方笑一。因为父亲是研究词学的古典文学学者,且是我国词学名家万云骏先生指导的第一届研究生,受父亲的影响,方笑一也走上了研究文学的道路,但他主要研究宋代诗文,词学领域涉猎较少。

  访谈中,方笑一不仅谈到《中国诗词大会》出题的一些情况,讲述了新书《古典诗词品读录:人间》与《古典诗词品读录:烟火》在诗词内容选择上的背景,也提到了古诗词在文学史上占据的核心地位以及当下在学习传承诗词时不能有急功近利心态的问题。

  著名学者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话》中说:“大家之作,其言情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娇柔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诗词源于生活,歌咏生活,表达人最本真的喜怒哀乐。在方笑一看来,“古诗词就是人间烟火、寻常巷陌,那里有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对周遭世界的敏锐感知,对宇宙人生的深刻解悟。读古诗词,就是体察世间百态,品尝人生百味”。多年浸淫在宋代文学的研究中,方笑一对古诗词情有独钟,日常研究之余,他也积极探索着新的传播方式,以让“中国文化里头最纯净、最优美的”诗词抚慰更多现代人躁动的心灵。

  2017年,他录制的72集节目《人间烟火:方笑一品锦绣诗词》在某音频平台上线,2019年,他又将这72集音频节目的解读,修订编为《古典诗词品读录:人间》与《古典诗词品读录:烟火》两本书。

  方笑一

  《中国诗词大会》命题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文系副系主任兼古籍研究所所长,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副院长。

  谈古诗词的文学地位

  诗词的重要作用过去被严重低估

  Q

  《古典诗词品读录》这两本书在诗词选择上有哪些考量因素?

  方笑一:《古典诗词品读录》的两本书共选了从汉末曹操到宋末蒋捷的72首经典古诗词作品来详细品读。书名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其中,《人间》侧重于家国情怀与个人命运,《烟火》侧重于日常生活与世俗欲念。我从来不认为古诗词是纯粹的古典文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东西,也不把古诗词简单地看作传统文化中的一个知识领域。我认为古诗词之所以能流传至今,关键在于它能激起每一代读者内心强烈的情感共鸣,在今天同样如此。对我而言,古诗词就是人间烟火,寻常巷陌,因此在本书中,我选择的都是最能打动当代读者的古诗词,比如从宋末词人蒋捷《虞美人·听雨》中一句“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看到词人为前途、为生计而辛苦奔波,漂泊江湖,无法与家人团聚的窘境,正与西风中失群的孤雁相似。你就能够体会到“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

  书中选讲的唐诗最多,宋词也不少,汉魏六朝诗相对少些。这些作品都是中国古诗词中的精华所在。

  Q

  书中你不仅解读古诗词,还讲解诗词背后的历史,你认为诗词在研究、传承中国文化方面承担着哪些角色?

  方笑一:诗词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重要作用,过去被严重低估了。一说起传统文化,人们首先想到经书、史籍。其实,诗词在中国古代的地位十分重要,赋诗填词,几乎是文人士大夫日常生活中必备的文化技能。诗词是了解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的一把钥匙,一首诗词虽然通常篇幅不大,但都包含着丰富的情感表达、精致的语言形式、深厚的人文内涵、多样的文人意趣,这四个元素几乎涵盖了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相对于深奥难读的经学、史学著作,人们更容易亲近诗词。

  我解读古诗词并不单纯从审美的层面着眼,而是竭力发掘诗词创作的历史背景。比如,讲孟郊的《登科后》、柳永的《鹤冲天》(黄金榜上),就要联系到唐宋科举考试的制度和应试者的心态,讲苏轼的《永遇乐》(明月如霜),自然也要涉及苏轼在王安石变法中的处境和心境……所以说,诗词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具有其他古典文本不可替代的作用。

  Q

  在漫长的中华文化历史长河中,这些千锤百炼的古诗文记载了历朝历代的“人间·烟火”。古诗词在文学史中占据何种特殊地位?

  方笑一:诗词是中国古代文学中的两种文体,广义来说,词也是诗的一种,被称为“诗馀”或“长短句”。诗在古代有着极高的地位,《尚书》说:“诗言志,歌永言。”《诗大序》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经》是儒家六经之一,王国维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举出唐诗、宋词分别作为唐宋文学的代表,这些都说明诗词在文学史上的核心地位。

  Q

  在学习与研究过程中,你更喜欢哪个时期或哪个诗人/词人的作品?

  方笑一:平时我研究的主要是宋代文学,诗文都涉及。但其实我更喜欢唐诗。鲁迅说:“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作完。”话虽然说得有点绝对,但唐诗的确是无与伦比的。唐诗,尤其是盛唐时代的诗,读起来感觉纯粹出乎自然。南宋诗论家严羽在《沧浪诗话》里说:“盛唐诸人惟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道出了盛唐诗的无穷妙处。唐诗当然有诸多好处,它的清新自然是后世无法超越的,虽然宋诗和清诗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地位,但终究无法胜过唐诗。宋词也别有韵味,王国维说:“诗之境阔,词之言长。”概括了诗词的不同。宋词抒情更加细腻,尤其是书写爱情题材,更胜一筹。

  唐代诗人中我最喜欢杜甫,喜欢他的沉郁之美。读晚年七律,比如此次新书中所选的《登高》《阁夜》《秋兴八首》(其一),那种苍凉之感确实动人心魄。宋代词人中我最喜欢苏轼,苏轼的词其实要比诗写得更好,新书中所选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表达了时年39岁的苏轼的满怀豪情,《临江仙·夜归临皋》又有一种独特的旷达意味,我非常喜欢。

  谈古诗词的新传播

  学术是立身之本,电视是传播之道

  Q

  《中国诗词大会》中,从个人追逐赛到攻擂资格赛的飞花令以及擂主争霸赛等各个环节,作为命题专家,你的出题标准与方向有哪些?一般出题方式是怎样的?

  方笑一:作为《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到第五季的命题者之一,我还承担了比赛录制现场的学术把关工作,需要做不少判断。一般来说,命题组的专家们一年会集中开好几次会议。从已经播出的节目看,题目都是“熟悉的陌生题”,在常见的、著名的诗词中寻找选手和观众相对“陌生”的出题点。当然这毕竟是一档电视节目,也要考虑观众的兴趣。《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还将会有很多创新,作为命题者,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请观众朋友们到时候关注节目。

  Q

  将诗词搬到电视、音频节目中,与你以往在纸上研究诗词有何不同?

  方笑一:古诗词的电视和音频节目是古诗词普及的一种方式,它和古诗词的学术研究是两个领域。电视和音频节目旨在引导和吸引大众走近古诗词,尤其是吸引那些原先与古诗词接触不多,或者兴趣不大的人接近古诗词,所以制作时必然会考虑观众和听众的兴趣和接受的程度。电视和音频节目的内容来源于诗词研究的成果,没有对诗词的学术研究,就不可能产生普及诗词的节目。电视和音频的诗词节目主要在呈现方式上进行创新和探索,关于诗词的知识还是来自书本和学术界的研究。有一位前辈曾说:“学术是立身之本,电视是传播之道。”我非常赞同这句话。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播普及而言,大众传媒有其优势,也有其局限性,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古典诗词品读录:人间》

  方笑一著

  商务印书馆

  2019年8月

  《古典诗词品读录:烟火》

  方笑一著

  商务印书馆

  2019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