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这张明信片上是100年前宝山的一条街 你能猜出是哪里吗?

这张明信片上是100年前宝山的一条街 你能猜出是哪里吗?

2020/6/1 16:55:19 来源:上海宝山 选稿:潘馨仪

  这是一张100年前宝山石皮街的明信片。这张明信片定格了历史,封印了记忆。今天,我们请宝山区作家协会的唐吉慧老师为我们娓娓道来关于一条街的前世今生……

图片说明:100年前的宝山石皮街 唐吉慧

  很偶然,我在艺术品市场买下了这张明信片,没有人知道明信片上的牌楼、街道和房子出自哪里,可是我清楚,这里是宝山,这里是100年前的宝山石皮街。

  石皮街是一条东西向的小街,靠近长江口,在今天友谊路与盘古路之间,东临东林路,西接西门街。我从小生活在宝山,虽经两次搬迁,竟总在石皮街附近,所以我对石皮街太过熟悉,这里留下我许多美好的记忆。有几位童年的玩伴曾经住在这条街上,他们的房子是一层或两层的小平房,一户紧挨着一户,显得拥挤、显得简陋,可我喜欢这里,每当晚上做完作业,我便跑到街上,大喊一声:“出来玩啊!”几个小脑袋纷纷从小窗探了出来,有的屋里传来声音:“敢出去,打断你的腿!”有的屋里传来声音:“别太晚回来。”就这样,哭声笑声在晚风中低徊婉转。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城厢的建设,石皮街的老房子拆了,两边连在一起建成了新的居民小区,宝城一村和宝城二村,小伙伴们有的搬走了,有的依然住在这里。每当夜来月下、家家掌灯,抬望曾经沉旧的院落变身璀璨的楼台,大家无不透着喜悦的神采。

图片说明:石皮街现貌

  然而这张明信片上所呈现的景象却如此破败、如此萧条,与我的记忆如此格格不入。

  明信片上,街道的左侧有一座三间四柱的木牌楼,孤零零竖在一片空荡的泥地里,与两旁低矮的平房相比,虽显出些雄伟,更多的仍然是沉郁和没落。牌楼正中央悬着“报功祠”三个字,报功祠是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利用参将废署建造的,为了纪念造福宝山人民、修建石塘的县官胡仁济。穿过牌楼,再向北走一小段路,就是报功祠。不过仅仅三年,1903年宝山著名教育家袁希涛与潘鸿鼎创办了宝山县学堂(即宝山区实验小学),牌楼上的字便换为了“宝山县学堂”。

  街道的尽头有一座极为气派的建筑,是建于明朝的镇海楼,又叫鼓楼,倒为这破败萧条的画面添上不少生气。镇海楼所在的位置是宝山县城的最中央,与它相接的东南西北四条街分别延向县城“望江门”“交泰门”“通运门”“镜海门”四扇城门。镇海楼供奉着南宋名将韩世忠和他的妻子梁红玉,在它的第三层,却是宝山当年的图书馆——通俗教育图书部,藏有图书数万册,可惜这数万册图书相继毁在了“一二八”、“八一三”两次淞沪抗战,镇海楼也在“八一三”时被炸为了断壁残垣,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拆除了。

  宝山自古吃足了兵灾和潮灾的苦头,农业不足,商业欠缺,当地人生活无比艰难,“石皮”两字合在一起是个“破”字,其实过去人们叫它“破街”。宝山旧属江苏,不少做官的认为宝山是江苏最苦的地方,所以少有人愿意来做县官,胡仁济从扬州江都调来宝山的时候,巡视县城十地九荒,破旧的衙门,公案上还爬着小螃蟹,直到新中国成立,宝山的面貌才渐渐改变,大家才渐渐过上了好日子。

  这张明信片印制在100年前,出版商是库恩与柯默尔艺术珍玩公司(Kuhn & Komor Art Curios),1897年成立在日本横滨,在香港、新加坡和上海都设有分店,上海的分店位于上海汇中饭店(Palace Hotel)。汇中饭店是旧上海时期最豪华的旅馆之一,1952年歇业,1956年改为了和平饭店南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