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老房拆除重建 杨浦区153户居民迎来新生活

老房拆除重建 杨浦区153户居民迎来新生活

2020/6/29 9:32:4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黄尖尖 选稿:袁颖

  “请进,这是我的新家。”朱红光转动钥匙,带记者走进他位于武川路222弄4号201-202的新房。“这是独立的卫生间,独立的厨房,前面是阳台,光线很好的!”因为拥有了这些普通人家里最基本的配置,朱红光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两年前,朱红光和武川路222弄的153户居民一起搬离小区。两年间,他们的房子经过拆除重建,从厨卫合用、配套设施落后的砖混老房变成独门独户、阳光充沛的小高层。6月28日,居民重返家园正式入住,开启梦寐以求的新生活。

  排队洗澡要排到凌晨

  朱红光今年58岁,在武川路222弄生活了50年。“父亲原在黄浦纸箱厂工作,我8岁那年分到这里5号101和102的房子,我们兄弟姐妹三人就在这里长大。25.7平方米面积,最多时住着9口人。”

  两年前居民搬离时,记者曾走进他们的家。这是一种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砖木结构房屋,里面是木板包心,外面裹着石灰。人走在木地板和楼梯上吱呀作响,楼上人走路说话,楼下人清晰可闻。这种结构的房子时间一长,木头开始进水,又由于这里房子地势低洼容易积水,夏季白蚁满天飞。同一个门洞进去有6户,狭窄的过道两旁,每个房门就是一户人家,过道里堆满杂物。老居民生活最苦的是厨卫合用。朱红光曾带记者看过一个楼梯间改造的浴室。“每天晚上,6户人家等着洗澡,排队都要排到凌晨。”

  武川路222弄共有14幢房屋,其中7幢为成套售后公房,另外7幢是不成套房。50多年来,房子产权人虽几经易手,但不成套和厨卫合用的状况一直没有改善。“大家做梦都盼着旧改。”

  抢在地铁施工前签约

  老房为什么等不来旧改?“222弄的不成套房虽是厨卫合用,但因为仍具备厨卫设施,房屋类型被定为职工住宅,没有被纳入旧改范围。”杨浦区房管局城市更新和房屋安全科负责人陈颖说。目前在杨浦,像这样的不成套房子还有21万平方米,零星分布在控江、江浦、殷行、五角场等街道,约6600户面临着生活条件恶劣但又不符合旧改条件的尴尬处境。

  居民改造家园的梦想,得益于杨浦首创的旧房拆除重建政策。上海推行“留改拆”城市更新,拆除重建属于“改”的一种方式。2007年首个拆除重建项目落地杨浦佳木斯路163弄,近年来又相继在控江路650弄、广远新村等老社区得到实践。而此次武川路222弄拆除重建,是杨浦历年来改造规模最大、涉及居民户数最多、签约速度最快的项目。

  武川路222弄房子下方正在建设地铁18号线,一旦地铁盾构施工开始,对房屋结构安全会造成很大影响,房屋改造再也不能实施。窗口期稍纵即逝,杨浦区房管部门与产权人上海财经大学紧密合作,简化审批流程,缩短审批时间,按《上海市应急抢险救灾工作管理办法》对项目进行实施。2018年1月3日居民征询启动,到1月21日便完成全部153户居民的选房签约工作,刷新同类项目最快纪录。

  2018年2月28日,十几辆黄色的搬家车搭载着153户居民的生活细软搬离222弄,朱红光心情复杂,不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怎样的新生活。一个月后,施工队进驻,首先对地铁盾构计划路线正上方的房屋进行拆除,赶在地铁盾构施工前完成上部房屋的结构封顶。老小区里拆除重建犹如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施工和设计难度很大。比如其中一座房紧挨财大校园的7层新房,按层高和间距的比例要求,房屋边缘正好在财大围墙红线内。为保证房屋间距,让底层居民有充足的日照,建设单位与财大协商,学校“让”出一堵围墙的距离,最终完成建设。

  今年4月,新房竣工。158套成套独用一室户住宅中,还包含5套房屋作为未来的居委会和睦邻中心。7幢变5幢,两层变七层,房屋间距加大,室内光线充足。房管部门还将对剩余7幢成套房屋推行美丽家园改造。

  离开是为了重新回来

  在搬离222弄的两年间,朱红光一家三口在江湾镇租了间小公寓,房租每月4200元,政府补偿的过渡费为4500元,交了房租后还有剩余。去年,222弄物业公司聘请朱红光当物业管理员,从那时起,他每天都来小区上班,看着新房一点一点地变化,心里充满期待。

  重建的房子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独立厨房、卫生间和阳台,平均每间增加面积10—15平方米。增加的面积,按8平方米以下每平方米1295元,8平方米以上每平方米2364元出售给居民。朱红光两套房子共增加40平方米。“我调查过这个区域的房价是每平方米6万元。”居住环境大大改善,七层的新楼房里还加装了电梯。原来的房子是公房,不能进行交易,如今居民办理入户后,可按成套改造后公有住房出售政策办理手续,取得产权证。新房虽还是毛坯房,但朱红光早已找好家装公司进行了设计。“我准备把两个房子打通,一室户变两室一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