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长宁这个小区建设智能安防系统 运行至今零发案

长宁这个小区建设智能安防系统 运行至今零发案

2019/9/3 9:24:49 来源:解放网 作者:吴艺璇 选稿:孟繁嘉

图片说明:钱海鸥(中)向居民宣传建设智能安防系统必要性

图片说明:钱海鸥查看小区智能安防系统(图片/采访对象提供)

  今年8月,台风“利奇马”登陆前夕,长宁区元丰天山花园小区的群防群治力量通过微信警务室给长宁公安分局北新泾派出所社区民警钱海鸥发来几张照片:有几户高层居民家中阳台上的花盆未收,存在安全隐患。钱海鸥与居委干部上门劝说后,很快排除了这一险情。随后,他们又通过防高空抛物抓拍设备对高层住户外墙可能存在的空调外机松脱等隐患进行“扫描”。

  “过去我们需要爬到对面一幢楼,一层一层用肉眼排查外墙险情,现在不一样了。”钱海鸥口中的“过去”,是这个小区技防物防设施老化、越来越受小偷“欢迎”的“老样子”;而现在,则是该小区入室盗窃、盗“三车”案件零发案,高空抛物等不文明现象得到充分约束的“新模样”。

  这样的变化仅发生在一年之间,智能安防系统在元丰花园小区从酝酿到诞生,从八成居民不赞同到最终拥有97.33%的通过率,离不开钱海鸥对智能安防建设的探索和推动。

  小区连发4起入室盗窃案

  长宁区元丰天山花园小区,有居民1500多户,常住人口4000多人。2004年建成后,这个小区也一直不负“花园”的美名,但在2016年底,这个曾经的花园小区,却爆发了“重疾”。

  短短一个月,小区连发4起入室盗窃案、3起偷盗电动自行车案,小区居民人心惶惶,社区民警钱海鸥的心也被揪了起来。

  由于流动人员增多、技防物防设施老化等多重原因,小区渐渐受到小偷“欢迎”,而在调查取证时,更多的问题也浮现了出来,“小区原本的技防设施都已经老化,地下车库等公共区域的探头数量也不足,连小区主干道都覆盖不全”。

  眼看着小区日渐受到小偷“青睐”,钱海鸥和小区业委会都意识到,升级小区技防设施的迫切性。

  2017年下半年,在与业委会沟通后,钱海鸥建议为小区建设一套智能安防系统。

  “当时说好,要做就要做好,不然过一两年又不灵了。”为了让小区居委会、业委会对智能安防有系统的认识,生怕自己这个“二传手”表达不清的钱海鸥特意请来了科技公司的安防专家,一番讲解后,业委会最终认同了该方案。

  可是,当小区开展民意调查时,却让钱海鸥傻了眼:1523户居民中,近八成对自筹资金持反对意见,大部分的居民对建设智能安防并“不买账”。

  因为元丰天山花园小区属于商品房小区,所有的公共设施改造、维修,都依托于小区的公共维修资金与公共收益。一听说要动公共资金更新小区的安防设施,不少居民明确反对。

  “什么系统不系统、智能不智能的,智能安防凭什么要我们自己出钱做?”有居民直接说出了问题的要害。

  除了钱的问题,更让钱海鸥担忧的是居民对于小区安防水平的误解。“很多居民根本不知道当时小区的技防设施差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小区之前发生了多少案子,除非有居民自家被偷了,才意识到探头覆盖率低等问题。但是,大部分居民还沉浸在‘小区安防还不错’的错觉里。”钱海鸥深知,要想在业主大会上通过建设智能安防系统的项目,首先便要从这两个居民的“痛点”中找突破口。

  “三年利息保十年平安”

  2018年初,一份长达4页A 4纸的技防改造项目方案,陆续交到了小区每一位居民手中。

  宣传单上的内容主要分三部分:痛点、目标和方案。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家丑不可外扬,但在这张宣传单上,元丰天山花园小区的“家丑”却被来了个全方位的剖析,“没有任何遮掩,把小区技防问题完全展示给居民”:平安志愿者再认真巡逻,也总有倦怠的时候;小区保安即便再认真盯着监控屏幕,也只能望着损坏的摄像头和模糊的画面叹气;一旦发生案件,连取证都存在困难。

  “你家里装修,这里墙破了,水管裂了,你难道不修吗?小区安防也是一样,大家装修钱哪里来,还不是要你自己来支出。”钱海鸥和业委会对居民们的坦诚,渐渐赢得了大家的认可,看到自己居住的小区竟存在这么多隐患,甚至已经发生了多起盗窃案,不少居民的态度有了180度的大转变。

  据了解,这个改造工程涉及资金高达193万元,关于如何使用公共资金的问题,许多居民担心资金在使用过程中不合法、不透明,更重要的是不划算。

  为此,钱海鸥向居民举例解释,修建智能安防系统的花销其实就是公共维修资金的三年利息,“通俗来讲就是用三年利息保十年平安,这样一说之后,很多小区居民感情上就变得比较容易接受了”。

  她还向业委会提出,后续一系列公示流程必须合法合规,不能有任何瑕疵。在之后的业主大会唱票环节,小区在街道的指导下全程录音录像,用钱海鸥的话说,整个决策过程完全“不怕被查”。

  程序上有街道把关,技术上有分局科技部门和专业科技公司把关,在“双保险”之下,该小区在做了半年的居民工作后,终于等来了“时机成熟”的日子。

  “不是简单装几个探头”

  除了做通居民的思想工作外,钱海鸥更注重小区居民的实际需求,“而不是简单地装几个探头,设一个系统这么简单。既然是为居民服务的智能安防设备,就要从居民的实际需求出发”。

  钱海鸥在做居民工作同时,也搜集了许多居民提出的碎片化信息,融入到小区智能安防的建设中。

  在一次宣传走访时,居民蒋阿姨就对智能安防建设持质疑态度。当时,她向钱海鸥抱怨,自己晒在阳台上的被子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烟头烧坏了,却苦于一直找不到扔烟头的人,居委会也没法上门开展教育。

  了解这一情况后,钱海鸥想到科技公司提起过防“高空抛物”的探头,于是请教科技公司技术人员,并带蒋阿姨等居民前往参观抓拍“高空抛物”的设备,“当时他们就心动了”。

  钱海鸥以此为出发点,继续收集居民的想法和建议。期间,居民反映较多的还有电梯里的不文明现象,诸如狗撒尿、遛狗不牵绳等不文明养犬乱象,以及乱扔垃圾和电瓶车违规上楼停放、充电等安全隐患。

  钱海鸥与科技公司、小区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等部门多次开会研讨,逐一采纳居民提出的问题和需求,从发现问题到“对症下药”,在这套“量身定做”的智能安防系统越来越成熟的同时,居民的支持率也越来越高。

  按照规定,动用小区公共维修资金需超过三分之二的居民同意,在2018年7月份的最终投票中,同意建设智慧安防设备的居民比例达到了97.33%,元丰天山花园小区至此终于开始正式启动“变身”。

  智能安防运行至今零发案

  居民们几乎“全票通过”让小区的智能安防系统建设计划没有了后顾之忧,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施工。正式动工前,钱海鸥把所有竞标为小区建设智能安防系统的公司召集到一起开会,讨论建设细节。然而,一上午聊完,超过一半的公司却直接放弃了竞标。

  “以前很多公司就是装个摄像头,但我们小区需要很多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设备,很多家公司就知难而退了。”确定合作公司后,对技术一窍不通的钱海鸥还主动联系了分局科技部门的同事,进一步与合作公司敲定每项设备的安装细节。

  “小区监控的某些公共区域,比如儿童乐园、小区大门、小区广场等这些场所的视频,居民可以通过手机查看。这样一来,保姆带孩子去广场,即便家长在公司上班也可以看到。”钱海鸥说,元丰小区通过一系列智能安防的改造,除在小区增加监控、泛感知设备外,还通过信息平台向业主提供某些公共区域的视频监控共享,让广大居民对智能安防更有感受度。

  有人曾半开玩笑地问钱海鸥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找事”,在他们看来,身为社区民警,她最多只需要负责联系公司,无需全程跟进建设过程。但钱海鸥却说,自己盯得越紧,事情的推进就越有把握:“我们也是从头摸索这个模式的,这条路没有人走过,经历了大半年时间,一旦最后的投票结果是反对的,想要再要去做居民的工作就更难了。”

  2018年夏天,小区智能安防系统建设工程动工。小区的主要出入口安装了具有精准识别功能的探头,还有防高空抛物探头、电梯监控探头、地磁感应、门磁感应等各类泛感知智能设备逐一安装、调试到位。经过一年的改造建设,今年6月,元丰小区的“智能安防”圆满完工。

  自智能安防系统运行至今,元丰天山花园小区再未发生过一起入室盗窃和盗窃电瓶车案件。“有了这套设备后,我们的工作从事后处理更多地转化为事前的风险防控。”如今,钱海鸥会定期与科技公司碰头检测、调整设备,让“元丰模式”真正做到“三年利息保十年平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