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亲历者说

难忘从事浦东开发开放的激情澎湃岁月

2020/4/13 10:22:24 来源:东方网

  浦东的开发开放是上海贯彻邓小平同志“机会要抓住”重要指示,打造一个全新上海的重要途径。现在回想起那激情澎湃、奋力拼搏的岁月,仍然让人情不能已,热血沸腾。

  开发开放浦东:改造振兴上海的必由之路

  开发开放浦东是 20 世纪 90 年代正式开始的,但其实在 80 年代,关于开发开放浦东的建议和规划就已经开始了。那么,改革开放后,上海为什么要开发开放浦东呢?这是因为,在改革开放初期,上海存在着发展滞后的困境,诸如经济发展与经济结构不合理的矛盾、城市发展与城市基础设施落后述的矛盾、加快发展与传统观念以及传统管理体制之间的矛盾等,使上海在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曾经的独领风骚几十年的地位趋于下降,急需新的发展空间来引领上海改造振兴。我记得当时担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的老领导陈国栋为了实现上海的全新发展,组织了“上海向何处去”的大讨论,改造振兴上海的迫切心情由此可见一斑。我还记得他在一个会上明确提出:“我们上海是不是要沉沦了,上海是要振兴还是沉沦?”他逢人就呼吁,这是非常发人深省的一个警告,也是一个呼声,一个思索。上海新的发展空间在哪里?上海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在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全国改革开放的形势已经到了势不可挡的程度,所以对改造振兴上海的研究,对浦东开发开放的研究就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进一步由浅入深地向前推开了。

  大约从 1983 年、1984 年开始,上海市委、市政府就开始提出要开发浦东,这是从整个上海的浦东来考虑的。陈国栋、汪道涵同志很早就把开发开放浦东提升到战略思想层面。当时上海各界普遍认为,开发浦东至少有两方面意义:一是可为上海城市建设探索新路,以老区带动新区开发,以新区带动老区改造,这其实就是后来所说的“开发浦东,东西联动”;二是可作为上海经济向外向型转变的重要窗口,加快上海与世界经济“接轨”,也就是要“服务全国,面向世界”。其实,开发浦东也是历史的选择、时代的需要。 20 世纪 80 年代世界已经形成了全球化的大趋势,中国要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占一席之地,就需要建立像上海这样的经济中心来参与世界的经济竞争。而要建设上海经济中心,就必须通过开发开放浦东,通过“依托浦西、开发浦东、以东带西、东西联动、滚动开放”,最终实现振兴上海、面向世界的目的。而且东进也符合国际大都市发展的规律,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大都市都是沿河两岸发展的,而且陆家嘴比较能够解决外滩原来金融贸易等方面的一些功能欠缺。特别是向世界宣示继续推进改革开放,打什么牌?打浦东开发的牌最合适。就像邓小平同志所讲的那样,上海要做点事情,向世界表明我国改革开放是放不是收,浦东开发开放就是抓住了这件事情。把浦东开发开放事业推出来,进一步彰显了中国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的决心。

  1988 年朱镕基同志当选上海市市长后,继续筹划开发开放浦东,并对如何开发浦东提出了自己的设想。他在《对浦东开发的几点具体意见》讲话中指出,关于浦东开发的组织领导问题,政企要分开。目前,不要成立单独的政权机构。当然,要有一个统一的规划协调领导机构,可以称作“浦东开发委员会”或者“浦东开发领导小组”,可以考虑成立一个筹备机构,专人专职来抓这项工作。开发机构要政企分开,要采用经营的方式来开发,可以组织若干个开发公司或咨询公司,还可采取中外合作的方式。为加快浦东开发开放的步伐,朱镕基同志还积极向党中央、国务院争取支持。

  1990 年 3 月底,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姚依林受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的委托,带了许多部委办的负责同志,包括国务院特区办、国家计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对外经贸部、商业部、中国银行等负责同志,来上海协调浦东开发开放的相关问题,朱镕基同志还作了几次陈述、讲话和汇报。后来向中央上报了关于上海浦东开发情况的几个汇报,包括允许开办外资银行,保税区从事转口贸易等优惠政策,后来上海宣布的浦东开发十大政策实际上是上海和中央前期商量的结果。4 月 18 日,在上海大众汽车成立五周年大会上,李鹏同志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正式宣布中央同意上海加快浦东开发,他说:“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东地区的开发,在浦东实行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某些经济特区的政策。”浦东开发的帷幕就此拉开了。4 月 20 日至30 日,市九届人大三次会议举行,市长朱镕基作政府工作报告,副市长黄菊作计划工作报告,还对浦东开发问题作了专题报告。

  由于规划的浦东包括了上海市三区两县的部分地域,浦东一时还不能成为一个整体的行政区。为此,在李鹏总理宣布浦东开发后,市委、市政府决定成立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统筹协调浦东开发的工作。4 月30日上午,朱镕基市长找时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夏克强和市委组织部领导布置任务,要求组织部三天之内组建好浦东开发办的领导班子,要求夏克强三天落实浦东开发办的办公地点,保证开发办正式挂牌开张。

  筹建浦东开发办:浦东开发开放的大船由此奋力扬帆起航

  于担任浦东开发办负责人工作,开始我并没有思想准备。1990 年 4 月30 日中午,我在新锦江宾馆会见外宾后,正准备回机关。这时,新锦江大堂经理匆匆走来说:“沙麟主任,市委有个电话找您。”我马上到大堂接听电话,电话是市委办公厅打来的,请我下午 1:30 在市委副书记黄菊办公室见面。接完电话后,我抬起手腕看看表,时针已经转过了下午 1:40,于是我立即赶往康平路。到了黄菊办公室刚坐定,黄菊同志就开门见山对我说:“镕基同志要我转达,市委决定派你去搞浦东开放。”虽然当时我毫无准备,但我一听是关于浦东开发开放的事情,还是很兴奋,因为李鹏总理刚刚宣布浦东开发开放不久。我对浦东开发开放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于是就问有没有关于浦东开发开放的材料,黄菊同志顺手把他桌上的一叠资料交给了我,并要我第二天就和倪天增同志碰个头。

  4 月 30 日下午,上海市政府新闻处在锦江小礼堂举行新闻发布会,我和李佳能一起参加了。会上黄菊副市长代表上海市政府向国内外宣布了浦东新区对外开放的十条优惠政策,包括区内生产性的“三资”企业,其所得税减免按 15%的税率计征,经营期在十年以上的,自获利年度起,两年内免征,三年内减半征收;允许外商在区内投资兴建机场、港口、电站等能源交通项目,允许外商在区内兴办第三产业、增设外资银行,允许外商贸易机构在保税区内从事转口贸易,以及在区内实行土地使用权有偿转让等政策。朱镕基市长宣布上海市浦东开发领导小组成立,同时成立上海市浦东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作为领导小组的办事机构,负责浦东开发的统筹、规划和协调工作。同时还宣布上海市浦东开发办公室定于 5 月 3 日正式对外办公。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我拿着黄菊同志给我的一叠材料回家,一头钻进了材料的研究中,边看、边摘,心潮澎湃、夜不能寐,一直看到 5 月 1 日凌晨两点多钟,并随手写下了自己对开发开放浦东的感想:从事浦东开发要“奉献、开拓、廉洁、高效、求实”;浦东开发“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人生能有难忘从事浦东开发开放的激情澎湃岁月几回搏,这辈子交给它也值得”;“艰苦、创业、奋斗,浦东要大家奋斗,大家奉献”;“浦东的改革开放,是邓小平同志的伟大战略决策,一定要办好!浦东开发,上海的特殊性,一种新的模式,大的框架、大的政策定了,要在创新中开拓、创造”;“要新事新作用,要快速向前,有头有尾,要有纪律,手段要现代化,要精心组织;工程大,时间跨度大,要协同作战,形成合力”……我想,上述想法,不仅是我的心声,它也是众多浦东开发创业者的心声,是我们开发浦东、干事创业的力量之源。我爱人当时并不太理解,她说,你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差事?浦东开发之初是一片空白、一片荒凉,但我接受任务时确实是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下决心把浦东开发开放的事情办好。

  5 月 1 日上午 10:10,我就到了外滩 12 号市政府办公大楼,与具体分管浦东开发的倪天增副市长碰头,他先交给我一份他手写的关于浦东开发办公室组织领导机构及领导人员名单,具体内容如下:浦东开发领导小组组长为黄菊,副组长为顾传训、倪天增,成员单位包括市计委、建委、科委、外资委、人民银行、规划局、土地局等委办局以及“三区两县”等。浦东开发办公室领导班子成员建议人选为我和李佳能等,浦东开发办公室和浦东开发规划研究设计院目前先两块牌子、一套班子,随着工作的开展再逐步分开。机构组建工作要先挂牌、先工作,后完善。浦东开发办公室下设办公室、综合规划处、工程规划处、政策研究处,还有信息处(包括信息资料处、宣传接待处)等,领导小组设立顾问组。紧接着,我们商量的第一件事就是浦东开发办公室指路牌的制作,决定在延安东路隧道出口处离浦东开发办公室 700 米、200 米处各竖一块绿底白字的指路牌——“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上海市浦东开发规划研究设计院”,中英文对照,以方便投资者。指示牌连夜就做好挂出,第二天就醒目地出现在浦东开发办公室附近。这个指示牌不是一般的指示牌,而是像现在的交通指路牌一样,很大,具有广告效应。这是浦东开发开放要启动的第一个信号,浦东人都奔走相告,兴奋得不得了。

  为了让从事浦东开发的同志们有个办公场所,急需解决办公用房问题。这件事由夏克强同志负责,他在陆家嘴地区选址,当时还在黄浦区工作的胡炜陪同他找房子。他们转了一圈,黄浦区给的房子都不满意,后来偶然发现了浦东大道 141 号浦东文化馆沿马路的一幢墙壁斑驳的两层小黄楼,觉得很好。其实,说到“141”还是蛮有意义的,其谐音就是“一是一,二是二”,要求实事求是的意思。我们搞浦东开发开放,就是要具有实事求是的精神。5 月2日上午,我、李佳能与第一批参加浦东开发办工作的共 13 个人见面,大家互报家门,心情激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大干一场。大家就像是一个突击队,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团结在一起。

  5 月 3 日,这是一个值得永远纪念的日子——浦东开发办公室挂牌了。虽然要到下午 4:30 左右才正式举行挂牌仪式,但是从当天清晨起,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就陆续不断赶到浦东大道 141 号,询问有关投资情况,争敲浦东的“大门”,表现出对浦东开发的极大兴趣。上午 8:30,浦东开发办公室迎来了第一个客商——香港宝丽安实业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姚伟权。他走进挂牌前的这幢坐落在绿树掩映中的办公楼,征询有关投资事宜。姚伟权看上去四十多岁,他的老家是浦东,他一听到开发开放浦东的消息,就特意乘飞机从香港赶来,想在家乡投资办厂。虽然浦东开发办公室还没有正式“开业”,但工作人员却破例给予他详细的解答。此后,前来咨询的外商络绎不绝。仅当天下午,就有日本古贺交易株式会社等五批外商上门咨询、洽谈。追踪的“热线”电话甚至跨洋越海,从国外打到了我的家中。

  上午 10:30,我作为市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的负责人,在一间朝南的办公室接受了新闻媒体的采访。有记者问我上任后有什么打算?我回答说,浦东开发开放是党中央、国务院扩大对外开放的一个大动作。不仅对上海,而且对整个长江流域的经济建设都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这是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任务艰巨,我深感责任重大。我们办公室的同志来自四面八方,但大家都怀着崇高的历史责任感。为了浦东美好的明天,我别无所求,但愿是一头拓荒的牛,做一颗铺路石子。人生能有几回搏?党教育我们这么多年,现在能为浦东建设做一点点工作,也算不虚此生。搞好浦东开发建设,决心要大,作风要实,所有工作都要做到高效率,要把过去工作和管理中拖沓的毛病扔到太平洋中去。其实,现在我们开发办的运转已经体现了这种作风。浦东开发办的人员来自各部、委、办、局及其他单位,但调令一下,三天内这批精兵强将都到齐了,工作班子就搭建起来了。浦东开发办用房原为浦东文化馆行政办公楼和仓库,然而从搬迁、清理、油漆、绿化到交付使用,只用了三天时间,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浦东速度”,搞开发建设就需要大力提倡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做到新区、新事、新章(规章制度)、新办,不能像以往那样墨守成规。关于浦东开发的大政方针,市委、市政府领导 4 月 30 日已向国内外明确宣布了,我们这个办事机构目前的主要职责,是把浦东开发的规划、政策具体化,并组织协调浦东开发的起步工作。最后,我强调,浦东开发这一跨世纪工程只有紧紧依靠党中央、国务院、市委、市政府领导,依靠各兄弟部门支持,依靠全市人民的支持,我们的工作才能有所作为。

  浦东开发得到全市的支持。在浦东开发办筹建过程中,方方面面都大开“绿灯”。办公楼选定的当天晚上,建筑工人就搭起了脚手架,把内外墙粉刷一新;园林工人“五一节”加班为办公楼栽花种树,美化四周环境;邮电工人在两天内为办公室装电话,接通了线路。在浦东开发办筹备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是普普通通的市民对浦东开发的真心拥护和无私支持。我举一个小例子,5 月 3 日清晨,家住在浦东六里乡的瓷砖厂工人王培德来到办公室,他不顾家中父母和妻子多病,拿出 500 元人民币,表示要为浦东的开发尽一份微薄之力。浦东开发真是牵动全市人民的心啊!还有农民表示要捐出自家的房子和地,我们真是得到了很多支持。

  凡是前来采访的记者都奋笔疾书,把最新的消息传递给广大读者。离挂牌还有一点时间,市领导就召集了个短会。由于办公楼是由浦东文化馆的一幢两层的旧式楼房改造的,下层是仓库,阴暗、潮湿,散发着阵阵霉味。为了“遮丑”,我们就把下层过道用一块门板挡住。市领导看到门板很奇怪,就问我里面是什么,我说是杂物,霉味太重,所以要挡一挡。市领导推开门板向里面看了一眼,指着黑洞洞的过道说:“不要用门板挡住过道,要让来开发办的人看一看,我们浦东开发是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开始的。”上海市委领导对“外”是从不遮“丑”的,其实这种实事求是、不刻意回避矛盾和问题的做法有助于树立上海良好的形象。

  下午4:30,浦东大道141号,一幢毫不起眼的两层小楼前,原本宽畅的马路,被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市民和一辆辆满载宾客的车辆挤得水泄不通。当浦东对岸海关大楼悠扬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上海市浦东开发规划研究设计院”正式挂牌。朱镕基、黄菊、倪天增都出席了挂牌仪式,夏克强主持挂牌仪式。浦东开发办公室就这样开始运转了,主要人员的分工如下:我负责分管对外宣传和接待,李佳能负责城市规划,黄奇帆负责政策研究。此后不久,经上海市委老领导胡立教推荐,杨昌基从河南调来担任浦东开发办主任。浦东开发开放的大船,从这里扬帆起航了!一个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梦鼓起了风帆,一个跨世纪的伟大工程敲上了第一枚铆钉。

  亲历者简介

    沙麟,1936年生。曾任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市外经贸委主任,市外资委主任,市外经贸工作党委副书记,市政府副秘书长、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1990年5月,任上海市浦东开发领导小组成员,上海市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副主任。

  (本文节选自《口述上海浦东开发开放》,政协上海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政协上海市浦东新区委员会编,上海教育出版社 2014 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