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亲历者说

浦东开发催生“头号工程” “我所亲历的杨高路改扩建工程”

2020/4/13 10:37:21 来源:东方网

  “当时有个形象的说法,叫‘金丝穿明珠’。杨高路就是‘金丝’,穿起来的‘明珠’就是几个开发区——外高桥、张江、金桥、陆家嘴、六里,一共5颗明珠。顾名思义,杨高路就是连接浦东四个国家级开发区的交通大动脉,对浦东开发开放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浦东开发催生“头号工程”

  杨高路工程的呼之欲出,是基于浦东开发开放的时代需求。根据中央对上海的定位,当时的上海正处于改革开放初的恢复期,整个城市的发展非常困难,被过江难、行路难、住房难等等严重的基础设施问题所困扰。

  1990年4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到上海来宣布,中央决定浦东开发开放。一时间,外高桥、金桥、陆家嘴等开发区都要上马,但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基础设施不行,这对浦东开发开放来说是严重制约的一个因素。浦东当时只有两条像样的路,一条是浦东大道,一条是浦东南路,两条路沿黄浦江而建,道路设施简陋,周边只有零星的居住区,其他都是农田。在上浦东开发开放起飞发展中,显得太狭窄和窘迫了。

  1991年12月8日,已经胜利在望的太浦河工程的工地上,正在参加劳动的市委书记吴邦国和市长黄菊在休息间歇时,与市建委主任吴祥明谈及要按照太浦河工程的这种建造方式,动员全市的力量再建造一条道路的设想。黄菊市长当即提出,浦东开发开放以后,基础设施跟不上,能否在浦东集中精力把杨高路建设起来,满足外高桥、金桥等几个开发区进一步发展的需要。当晚吴祥明打电话找到我,转述了白天市领导们的谈话,并告知我做好去管这个工程的准备,还希望市政工程管理局能在最短时间内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第二天,市政工程管理局王永良局长找到我,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光荣而且艰巨的任务,市委、市政府领导专门研究一条路的事情,并把一项工程列为上海市一号工程,在市政工程历史上是没有的,所以一定要团结协作把这个工程做好。市政局要出人出力出装备,全力支持,虽然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机械装备,也只有人员可以做到随时调配。而市政局的领导也希望通过杨高路工程的建设,可以带出一支善作善成的工程建设队伍来。

图片说明:建设中的杨高路

  随后,市政局紧锣密鼓地召开会议,对杨高路的具体情况专题研究,并迅速拿出了杨高路拓宽改建工程的具体方案。12月20日,工程方案得到了黄菊市长的认可。他指出,杨高路工程一定要在1992年年内开工、年内竣工通车,提出了四个“当年”——“当年动迁,当年施工、当年绿化,当年通车”。不久,在1992年市政府计划工作会议上,杨高路工程被确定为上海市当年的1号工程。

图片说明:建设中的杨高路

  杨高路工程量之巨大、时间之紧迫都是上海市政工程建设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工程南起杨思路上南镇,北至外高桥江海路,全长24.5公里。当时最早定的方案是34米,4个快车道,2个慢车道,加上中央绿化带和人行道。同时还包括要新建12座桥,那么相应的各类供应管线全部要铺设下去以适应未来浦东开发开放的需要,如通讯、电力、煤气、自来水、雨水管道、污水管道等等,此外还有80多道过路的涵管。再加上路面、桥,路面是水泥混凝土路面等等,工程量非常浩大繁杂,加上要实现当年通车,这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全市总动员勇担历史重荷

图片说明:杨高路改建工程,可以看到左侧较为狭窄的原道路(图片来源:人民网)

  浦东开发开放已箭在弦上,所以杨高路工程显得尤为重要。所有人都意识到时间紧、任务重,且关系到浦东开发开发乃至上海发展的大局,所以时不我待。市政局从各处调配相当一部分人员,作为指挥部的班底,于1992年1月17号正式进入杨高路工程现场。这条建筑于“大跃进”前夕的郊区公路,位于浦东腹地,整条路弯弯曲曲,没有一处是笔直的,路面的宽度大概也只有4-6米左右,并且相当部分还是由细煤屑作面层,属于等级非常低的4级公路。看完现场之后,指挥部的同事们都深感这个任务确实很艰巨,但势在必行,无论如何也要迎难而上。

  1992的1月,全部项目组进驻现场,工程指挥部就建在工地上,其实就是一个简陋的两层小楼,大概有6~7个房间,透过窗户就能看见工地,等于就是把指挥部放在了现场。工程指挥部所有部门的领导都在现场,指挥部有部分非常有经验的老工程师,而大部分是年轻的大学生,朝气蓬勃。那个时候条件很差,指挥部特地买了10辆自行车,到工地上去都是骑自行车去,工程其他项目部门都是在在搭建临时工棚内工作。

图片说明:杨高路改建工程,铺设路面(图片来源:人民网)

  1月底,在浦东的张桥影剧院召开了动员大会。倪天增副市长做动员,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兼浦东开发办主任夏克强任总指挥,我当时是市政工程管理局局长助理,任常务副总指挥。那时成立了7个分指挥部,包括川沙县的动迁分指挥部,包括电力、自来水、煤气、通信、动拆迁、工程建设等。7个分指挥部全部在现场,实行统一指挥、统一领导的机制,每周就在指挥部工程现场开工程例会,把施工一周的情况做总结,存在什么问题当场解决,工作效率非常高,大家一心一意想把这个工程按照市领导要求做好。这在当时的体制是前所未有的。

  那个时候全市上下齐动员来保障杨高路工程,全力保1号工程。领导当时提出用太浦河精神和太浦河建设的方式来做浦东的这个重要干道。比如说当时工程推进途中遇到7个碉堡要拆除,6个是国民党时期造的,1个是解放以后造的。碉堡当时都是战备需要,不可以随便拆掉,要到南京军区甚至中央军委去报批。解放以后造的碉堡是到南京军区报批,解放以前造的要到中央军委报批。后来上海警备司令部帮忙,搞审批手续,最终也是部队来爆破的。如果不是这么重大的一个工程,拆掉一个碉堡需要花很长时间。电话局两天内帮指挥部装好了10门电话,电力部门派出一个现场小组常驻工地,随时提供电力抢修,那时候就是急事急办、特事特办。

图片说明:驻沪海军参加杨高路工程建设(图片来源:人民网)

  此外,全市各单位还组织人员到工程现场进行义务劳动。当地的部门也非常支持。这个项目要征地2000多亩地,动迁了650多户人家,其中一部分是农民动迁,一部分是居民动迁,还有将近150家单位要动迁,限定在很短的时间内搬掉,给工程让地。川沙县成立了一个分指挥部,县长挂帅,进行动迁。不仅如此,当地的农村生产队、农民们也都非常支持这个项目。克服各种困难,为全线工程当年完成创造了条件。

  1992年3月,黄菊市长在北京开人代会期间打电话给杨高路工程总指挥夏克强,说现在看来浦东开发开放的进度要加快,而且必须要从战略性考虑浦东开发开放,从今后的一个规模和中央对上海这种要求来看,杨高路最初设定的34米宽度是不够的,要做成50米,6个快车道,3个慢车道。但是,“当年动迁,当年施工、当年绿化,当年通车”不能变,今年一定要完成。当时杨高路工程已经开工了,桥梁也开始打桩了,管道也都准备做了,我们接到任务后整个工程马上进行了调整。而此时离项目完成的最后时间只剩下9个月了,但是我们也深知浦东开发开放的重要性,无论如何、排除万难也要把这个项目做成功。

图片说明:1992年杨高路景观

  市领导对这个项目确实倾注了很多心血和关怀。1992年的大年初一上午,天寒地冻,时任市委书记吴邦国到工地上慰问建筑工人。工地上正在挖沟道,原本结冰的路面被太阳晒得化开了,变得泥泞不堪。当天上午还要参加新春团拜会的吴邦国,坚持要走过一段农田,去施工现场慰问坚持在一线的工人,他的皮鞋踩得一塌糊涂。之后,他就在施工现场旁边的指挥部,站在垫子上,一边擦鞋子一边跟我们聊天,真的是一种很温暖,很亲切的感觉。

  时任市长黄菊开完两会从北京回来以后,三月初就到项目施工现场来。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们还在施工,他撑了把伞坚持要走到施工现场。但是那时候一些桥梁都尚未建成,施工工地也是一段一段的,没有连接上。他看完一个工地后要再绕路到前面另一个工地,他一路从龙阳路开始一路看到了外高桥,就这样冒着雨在施工现场呆了整整半天。他一路都在向施工现场的工作者们致以亲切的慰问,并嘱托大家要千方百计把这个工程做好。他来了几次,都是大雨,但却坚持撑着伞看下水道施工、与一线工人握手;酷夏之时,他又是顶着烈日到工地上慰问一线建设者。领导的关怀和激励,对当时杨高路工程的建设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鼓舞。

  没有硝烟的技术强攻战场

杨高路改建工程,工人在铺设管道(图片来源:人民网)

  杨高路工程现场当时汇聚了11支施工队、4支桥梁队,近3000名建设者,配备了21台挖掘机,18台压缩机,14台推土机,16台打桩机,展开了集中优势兵力攻坚克难的阵势。除了前面提及的时间紧、任务重之外,当时还遇到了很多需要依靠技术提升来克服的难题。

  浦东地区土质情况比较复杂,它由泥沙冲击而成,由于靠海比较近,本身土质就比较松软,加上又全都被挖开后排铺上管道,土质就变得更加松软。同时地下水位又比较高,土质的含水量很大。这在工程上叫做软土地基,这种软土地基处理起来难度是非常大,加上杨高路工程本身工期紧、规模大,所以一定要采取科学的态度和工程技术措施,既要保证道路的质量、桥梁施工的质量,又要达到压实度的要求、以保证水泥混凝土路面的整体强度要求,那么基础就必须要做得很好。

图片说明:杨高路立交桥

  杨高路工程的沟槽挖好、管道排完以后,要回填土。管道的深度基本上在1到2米左右,回填土直接影响着工程质量。土路基施工、桥梁施工中有一个术语叫工后沉降。土壤在物理上由三部分组成,水,空气和颗粒。既要达到压实度,又要使它不沉降,关键就在于把水排干,把空气挤掉。如果剩下全是颗粒的话,压紧就不会沉降。那么,如何控制工后沉降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比如浦东机场做跑道,跑道面积很大,而且对沉降均匀度是以毫米来计算的,要求非常高,如果不采取自然沉降的话,工程代价非常大。我们最终采取的办法是,提前4~5年做堆载预案,就是在跑道的位置上堆起来很高的土,用压力让它自然沉降。沉降了几年,达到压实度的要求以后,再把上面堆起来的土全部卸掉。

  那么,道路沉降也是类似的情况,但杨高路工程这么短的工期上,没有时间留给我们等待它自然沉降,为此就必须采取科学的工程措施。比如沟槽、下水道挖下去一米多深,管道排好以后,在这个管道的中心线以下的部分用黄沙,或者石灰和土拌好以后填实,生石灰可以把周边的水分吸干,这个土就会压缩。然后分层夯实,当年是全靠人工夯的,4个人拎起来木夯一下一下压实。再比如大面积的对土的处理,用粉煤灰、干石灰和土进行搅拌后再铺在里面,把水分吸掉,再分层、再压实。压好后还要进行取样,打一个钻孔,把里面的这土样取出来,看压缩度达到了多少,如果达不到标准,就要继续做。我们还利用了很多工业废料,比如钢渣粉,把钢铁厂出来的钢渣磨成粉,用到现场做钢渣桩。还用造价比较低的石灰,降低成本的同时,保证了工程质量。沟槽施工的时候,雨水比较多,大家都是看着天气干着急,雨一停就急着去继续挖,就是强攻,因为担子太重了,这个工程是浦东开发开放的特别迫切的需要。

  杨高路到最后全是水泥路,投资全部控制住了,工程质量确保了,绿化也种起来了,工程也如期完成了,1992年的12月8号通车那天,市领导都来了。那天开始天很阴沉,我们很担心会下雨,等领导剪彩一刀剪下去,车子开动了,等人员都散去了,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黄菊市长提出的四个“当年”,全部实现了。通车后的杨高路,大大提升了链接几个开发区的能力,原来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缩短至仅20分钟。当时有个形象的说法,叫“金丝穿明珠”。杨高路就是“金丝”,穿起来的“明珠”就是几个开发区——外高桥、张江、金桥、陆家嘴、六里,一共5颗明珠。顾名思义,杨高路就是连接浦东四个国家级开发区的交通大动脉,对浦东开发开放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除了“金丝穿明珠”之外,杨高路的作用还有把南浦和杨浦大桥连接了起来。南浦大桥通车以后,做杨高路设计之初也同时规划了两座立交桥,一座是南浦大桥下来的龙阳立交,一座是杨浦大桥下来的罗山立交,立交桥的位置都事先预留了出来。在杨高路工程的建设后期,罗山立交和龙阳立交已经开始开工了。1992年杨高路通车以后,1993年市政府就把罗山立交和龙阳立交列为当年的重点工程,并要求罗山立交跟杨浦大桥于当年同步通车。罗山立交是当时上海最大的全互通式立交桥,也是第一座立交桥,龙阳是第二座大规模的全互通式立交桥。1993年罗山立交和龙阳立交就实现了全部贯通。同时,杨高路也是中国第一大保税区外高桥港区的主要疏港公路。

  亲历者简介

  吴念祖,1948年生。历任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局长助理、副局长、局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等职。1992年担任杨高路工程常务副总指挥。

  (本文节选自《奇迹:浦东早期开发亲历者说》,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标题为编者所加。)